一位农村老人对中共杀人历史的见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今年66岁,1951年出生在北京东一个农村家庭,现把我记事以来,在中共治下历次政治运动整人、杀人的部分见证写出来,这只是冰山一角,但足以说明,共产党这个西来幽灵对我们中华民族的祸害。

一、大跃进 大饥荒

在我记忆犹新的儿童时代,人体正需要丰富营养,茁壮生长的年代,1958–1961年,三年大饥荒,把我饿的皮包骨,真是三根筋挑着一个头。1958年,毛泽东指鹿为马,提出“大跃进,亩产万斤粮,大炼钢铁,十年超英,十五年赶美”。亩产虚报的越高,向国家交纳公粮就越多,农民辛辛苦苦种的粮食,都被政府抢走了,美其名曰:备战备荒为人民。

在农村,吃大锅饭,吃食堂,那时每人平均二两粮食,熬粥稀得能照见人影,锅底稠的部分还不够村干部、管理员、伙食员吃的呢。有高人发明了一种‘增粮法’,就是把麦秸用石灰水泡,然后堆放起来,磨碎,再蒸熟,吃这个。这可是连牛马都不爱吃的东西,因为没有任何营养,还上火。人们饿的没有办法只能吃野菜,吃草根,吃树皮充饥。我爷爷发现枕头里边装的秕子,荞麦皮等能吃,就把它倒出来,磨碎,蒸熟吃,由于多年枕头秕子侵满头油头汗,吃后几天拉不出大便来,憋的疼痛难忍,没钱上医院,我的一个叔叔用铁钉给他往外掏,都掏出血来,疼的浑身流汗。夏天还好过点,有野菜、草根、树皮充饥,冬天就更难过了,真是饥寒交迫,我们三百口人的小村庄,一天之内饿死三人。

我妈怕我被饿死或饿坏,让我去找我当兵的爸爸。现在和过去谁家舍得把九岁的孩子放出去闯荡。到了军队我看到有篮球场那么大、两三米高,垛的都是羚羊、狍子、野鹿等各种野生动物的尸体,听说这是军人开着汽车在大草原用机枪扫射得来的,这都是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呀。在军队吃了几天饱饭,因为军队不能久住,还得回家挨饿。和我同村同岁的一个孩子出去要饭,到了天津,被收容院遣送回家,为了活命,出去要饭都不准许,不能影响国家形象,就得在家挨饿。这就是“社会主义好”给人民带来的灾难。

饥饿会使人犯罪,在我印像当中最深的一次犯罪,我和几个小伙伴,在野地里采野菜,忽然看见路上走来一个和我们同等年龄的小男孩,手里领个包,我们几个小伙伴蜂拥而上,把小男孩围了起来,问他包里装的是什么,他说是几个馒头,我们不问青红皂白,抢过来分吃,吃完后,问小男孩你哪来的馒头,他吓得哆哆嗦嗦地哭着说,是北京的亲戚给他病重的奶奶拿来的,奶奶得了重病,又没有吃的,这几个馒头是救奶奶命的呀!我们听后没有觉得这是在犯罪,一是年龄小,不懂得这是犯罪,二是我们也要活命呀!可是,这位可怜的奶奶很可能没命了。

长大后,我也没有解开这个谜,共产党豪言壮语的口号一大摞,“社会主义好,为人民服务,备战备荒为人民,亩产万斤粮,大炼钢铁,十年超英,十五年赶美。”当时真实的场景却是饿殍遍野。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四千万人口被活活饿死,为什么不开仓放粮,“共产党、社会主义好”,好在哪里?!看完“九评共产党”一书之后,如梦方醒,这一切全是骗局,是杀人,是魔鬼行为。

再说“大炼钢铁,十年超英,十五年赶美”。为了响应党号召,我们村妇联主任,我管她叫大妈,带几个民兵,手里拿着一个秤砣,挨家挨户大炼钢铁。“你家有几口锅呀?”回答有两口,“现在吃大锅饭,吃食堂,要那么多锅干什么呀,留一口烧点水就行了”。说着一秤砣砸向锅里,把锅砸了一个大窟窿,随后民兵搬起来就走。门上扣吊、铜锁、铁锁、秤砣等,除了农具外,凡属金属之类,全部洗劫一空。我家有个铜火锅也被抄走了。那时村村建起炼钢高炉,把老百姓每天使用的成品物器,炼成一堆堆废铁。河边筛沙子,山坡砸石子,农民没有先进技术、先进设备,能炼出好的钢铁吗?能制造枪、炮、子弹吗?炼出一堆堆废铁,为使钢铁翻翻,再虚报产量,上欺下瞒。这就是“大炼钢铁,十年超英,十五年赶美”的真实写照。

二、十年浩劫 文化大革命

“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文化革命是共产党邪灵附体全中国的一次大表演。1966年,中国大地上掀起了又一股暴虐狂潮。红色恐怖的狂风咆哮,如发疯孽龙,脱缰野马,群山为之震撼,江河为之胆寒。作家秦牧曾这样描述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这真是空前的一场浩劫。多少百万人连坐困顿,多少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儿童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以进行。”据专家们的保守估计,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达773万人。

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人父子相残、夫妻反目、母女吿发、师生互斗的事情普遍存在。那时,我正在念初中一年级,我们学校是省重点中学,根本就不上课,三年没有升学,所以美其名曰:“老初一”。每天写大字报,有高中学生组织开批斗会,批斗校长,批斗老师,给校长、老师戴纸帽子、挂牌子,甚至挂破鞋,纸帽子上、牌子上写着诬蔑之词;或以红卫兵名义全国各地到处串联,只要带上红卫兵袖章,坐火车、汽车、乘船不用花钱,畅通无阻。我和几个同学去过北京大学,去过北新桥。在北新桥我们住了一个月,目的是等待毛泽东的接见。在那里,当地革委会给我们安排在一家副食商店,从地、富、反、坏、右、资本家那里抱来被褥给我们盖,吃的是商店里的食品、面包、点心之类的东西,每天唱着邪党的歌曲–“造反有理”;各个旅游景点随便串联、旅游,不用花钱。我们的恶劣行为比起那些没有人性的高中生、大学生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他们在砸庙、在挖坟、在破坏文物,在整人、甚至杀人。这不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教下一代做打、砸、抢的土匪行为吗?这不是教广大中国人民行邪作恶吗?这不是明目张胆地在破坏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吗?罪在邪党、罪在毛泽东。

在农村也是一样,历次运动,地、富、反、坏、右是头刀菜,给他们戴纸帽子、挂牌子、五花大绑,打、骂、游街示众、批斗、扫大街、整死、致残等等,各种阴招、损招都能使出来。我们家是中农,不在黑五类之列,在斗私批修期间,我爷爷养了一只绵羊,在村边放羊,有几个人扬言要批斗我爷爷,说他搞资本主义,要割资本主义尾巴。我爷爷脾气很大,和他们干了起来,说“我是海陆空三军司令,谁敢斗我!”因为当时我爸爸是海军,我叔、我婶是陆军,我家一位亲戚是空军,所以我爷爷常常开玩笑说,我是海陆空三军司令。在那时军人家属是很吃香的,我爷爷这句话还真震住了这几个人,因此逃过此一劫。其实是神、佛保佑了我爷爷这个信神的人,如果不是神、佛保佑,别说是一个说大话的小老百姓,国家主席刘少奇怎么样,不是一样被批斗吗!最后惨死在一个坚固的堡垒地下室。

三、八九•六四 血染京城

那时,我在102国道边做生意,亲眼见证一眼望不到头的坦克车往北京进发,坦克的链轨和水泥路面摩擦发出的声音,震得人心惊肉跳,毛骨悚然。我的一个朋友,在东长安街附近安钢窗,子弹从头顶上飕飕飞过,吓得他们趴在车斗里不敢动,等待平静后,活也不干了,工具、材料也不要了,开车就往回跑,保命要紧。还有一个朋友,在北京广安门财贸学院施工,看到直升机在头顶上盘旋,飞机俯冲下来他们赶紧趴下。看到很多大客车停在路上,封锁道路,不让学生过来。房管科长姓宋,他儿子六四那天失踪后,一直没有回家,孩子奶奶是中国人,爷爷是日本人,为找孙子,通过外交部,都没有找到。有一女士,知道丈夫失踪后,在河边打捞丈夫,她丈夫6月3号出去后,就没有回来。有一个退伍军人,是坦克兵,听到从天安门广场跑回来的学生说:坦克碾压学生,气愤地说:我要是在场,我一定抢过坦克车来,碾压这些当兵的和指挥者。可是中共喉舌却说没开一枪。我看到网上传来的照片,坦克碾压学生,民众抢救受伤学生,真是惨不忍睹,撕心裂肺,因为我们都有兄弟姐妹,上学的子女,他们是社会的精英,是未来的希望。他们在反腐败,他们在为民请愿,却惨死在中共领导人手里。

四、迫害法轮功 中共罪恶罄竹难书

法轮大法倡导的真、善、忍理念,使广大修炼者在社会上助人为乐、扶危济困、拾金不昧、宽以待人、淡泊名利,大法弟子的善行有力的促进了社会风气的好转与改善,使社会的精神文明建设得到加强。法轮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由李洪志先生公开在社会传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对法轮功非法镇压。当时中国大陆已有上亿名法轮功修炼者,这些修炼者来自中国主流社会各阶层、各种职业。国家体委在长春、大连、武汉、天津、广州等全国五大城市对万名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抽样调查,结果证实法轮功对祛病总有效率达98%以上、痊愈率达72%以上。神奇的祛病功效为国家财政节省了大量的医疗费用。原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等一批高级离休退休老干部得出结论“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目前,法轮大法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法轮大法书籍被翻译成四十多种语言文字,得到国际社会各种褒奖和支持信函达四千多项。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中共和江泽民这一中华民族的败类残酷镇压。截至目前,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超过十七个年头,面对中共疯狂地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们仍坚修大法,并顶着巨大压力、冒着生命危险、忍受着巨大痛苦持之以恒地向世人讲述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据明慧网报导,直接被迫害致死已有四千多人;十几万人被判刑、被劳教,遭受酷刑;数十万人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摧残;数千人被送入精神病院;数万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我修炼法轮大法22年来,没吃过药,没打过针,没看过病,修炼前的多种疾病不治自愈。17年的迫害当中,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多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6次之多;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遭受多种酷刑;母亲、岳母、妻子承受不住巨大压力和严重骚扰相继离世。这历史悲剧不止我一家,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遭受更严重的迫害,明慧网均有报导。中共和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犯下的滔天大罪,真是罄竹难书。江泽民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长达17年的残酷迫害,不但没有消灭法轮功,反而在世界上弘传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李东生、王立军等数百名高官已因恶报纷纷入狱。这就是善恶有报是天理。目前,中国国内已有二十多万民众,亚洲有过百万民众实名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提交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与起诉状,最终一定难以逃脱历史与人民的审判,而法轮大法的光辉普照环宇。

共产邪党窃政以来悲剧接踵而来:镇反、土改、三反、五反、大饥荒、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公开数据显示,第一次世界大战全球因战争死亡1000万人,第二次世界大战全球死亡5000万人,而在中国1949年后没有战争的情况下,被各类政治运动害死的中国人却至少8000万。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真心希望善良的世人都能明白真相,都能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远离中共,退出中共。只要中共还存在,这个国家就不可能有未来。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