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实:中共深陷执政合法性的困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2月02日讯】王岐山在2015年9月9日,于北京会见一批外国政要和知名学者。王首次在公开场合,谈到有关中共执政合法性问题。

谈话中,王岐山自称,中共的“合法性源自于历史,是人心向背决定的,是人民的选择”,“办好中国的事情,就要看人民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

官方另外配发的文章认为,王岐山谈话不再回避“合法性”这一概念,所释放的信号包含“深刻的危机意识、忧患意识”,“切不可沉湎于打天下就能坐天下的陈旧观念。”

这实质是中共执政合法性出现危机的表现之一。

中共没解决其执政合法性问题

如今,中共各级政府的公信力已降到前所未有的低点,不管是大的群体性事件,还是具体的案件如雷洋案、近期发生的周强批西方“司法独立”事件,官方的表态和做法都遭到了民众前所未有的尖锐质疑,官民对立严重。实际就是中共的合法性出了大问题。

王岐山一句“合法性源自于历史”,并不等于说中共当年得手一次后就能永远执政了。而中共自1949年开始,就一直面临执政合法性的问题。

毛泽东掌权时期,为了实现其“共产主义”梦想,出现了“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运动,在没有战争、瘟疫、大的自然灾害情况下,造成中国大陆八千万人死亡。

邓小平为了在危机中延续中共的政权,先是平反了部分毛时期的冤假错案。“六四”后,邓不得不实行“改革开放”,以发展经济来掩盖中共执政合法性的缺失,用金钱来收买人心。后来的江泽民则以“腐败治国”,把“闷声大发财”发挥到了极致。在这两人掌权期间,分别发生了“六四”屠杀和镇压法轮功事件,民心大幅流失。

到了今天,民众对中共认同或不认同,自有其判断。现在中共的做法就是自诩合法,并强行要求民众认同。中国民众历来拥有的只有“满意”的权利,公开反对就等同于“反党反革命”,那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

2013年,《人民日报》的旗下杂志《人民论坛》就“中国梦”做了一份网络调查问卷。结果显示,对中共政权持否定态度的回答占7、8成。当年4月15日,该网络民意调查突然终止,网上也无法再浏览调查结果。

当时的这份问卷共设4个问题,收到了3000多人的回答。针对“您是否赞同中国共产党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加快推进改革”的设问,回答“完全同意”和“同意”的人合起来也就1成多。而“不同意”的人则超过了7成。

此外,针对“您赞同‘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利于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说法吗”、“您赞同‘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带领人民走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吗”、“您对‘一党执政、多党参政的制度’怎么看”等问题,回答“不赞同”的人达到8成左右。

中共岌岌可危

中共执政合法性的流失更可以从一些细节中看出来。

近日,当局领导人对中共政法系统提出要求,“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其中,“政权安全”是一个罕见的新提法。

2016年4月15日,有中共官方背景的“学习小组”微信公众号引述当局领导人的话称,中共管党不力、治党不严“迟早会失去执政资格,不可避免被历史淘汰,这决不是危言耸听”。当年7月1日领导人在讲话中也重复了类似的话。

胡锦涛在2008年12月提及,中共“执政地位”不是一劳永逸、一成不变的,“过去拥有不等于现在拥有,现在拥有不等于永远拥有。”

马克思主义不适合中国 当局提出“文化自信”

去年7月1日,在中共成立95年大会上,当局领导人将胡锦涛提出的“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拓展为了“四个自信”,增加了一个“文化自信”,即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自信。

在胡提出“道路、理论、制度自信”之时,就是“社会主义道路”、马克思主义理论、共产极权体制出现严重危机之时。而延续几千年的儒家文化是主张“内修”、主张“反躬自省”的,对社会稳定可起到“调合剂”的作用。

但这样一来,中共的理论体系出现了问题。原先一整套的马列极权理论中,被加进了其它的内容。

文化的内涵包括行为方式、思维模式和价值取向等等。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因此造成了他们的文化不同。东西方文化有巨大差异。

举例来说,希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以商业文明为主。因为是商业体系,需要到处经商,陌生的人之间就需要契约。两个人虽不认识,但是他们之间要做生意,就要契约,双方都必须尊重按着手印的契约,在这个基础上发展出了带西方特点的法治。

中国人古代主要以农耕为主,有了地,有了人,以家庭为单位,慢慢发展出德治文化。这个文化特别强调祭祀祖先、家族忠诚,于是就发展出德治,德治的一个特点就是人各守本位,于是就有了君臣、父子、三纲五常等等的说法。

其实东西方人在食物上也有差别。西方古代很多是游牧民族,到处打猎,以肉食为主;东方是农耕民族,以吃素为主,加一些肉类,这种特性延续至今。这也可解释到了今天,为何东方人多吃肉变胖后更容易出现各类肥胖病。

起源于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学说也是一样。

马克思主义学说主要侧重于所谓阶级和阶级斗争。从《资本论》到《共产党宣言》都是说的这些,大陆中学课本一直给学生灌输“剥削”和“剩余价值”的说法。这个西方舶来的学说并不适合中国社会。

但中共自有其流氓办法。

中共在获得权力后,先把地主加上阶级两字,出现了一个叫“地主阶级”的新词,再把原本正常的地主和农民之间的土地租赁关系扣上“剥削”的帽子,号召农民们“打土豪、分土地”。然后运动中没有高兴几天的农民马上发现自己的处境不比“旧社会”更好,因为中共又利用马克思主义中的“共产”理论把土地“归公”,连私下养几只鸡也被视为“资本主义的尾巴”,要割掉且在大会上予以批斗。

近日最高法院长周强批驳的西方“司法独立”,而按照恩格斯当年的看法,司法独立是政治设计的最基本规律。马克思本人认为法官除了法律没有其他上司,独立法官不属于政府等。

换句话说,中共只不过以马克思主义为幌子,不断偷换内容以维护其独裁统治,还美其名为“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

现在被提倡的传统文化中的儒家文化里面包含的内容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仁义礼智信”等等。另外,儒家还有“天人合一”等思想。这些东西与马列主义可以说是风马牛不相及。

把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传统文化相比较,几乎连一个相同点也没有,很多地方都相互排斥。但中共的《党章》又规定共产党员只能信仰马列主义,现当局同时大力提倡中国传统文化,实际上是马克思主义已死,中共在理论上出现了混乱。

从毛掌权27年中,中国死亡八千万人的事实来看,中国当今唯一的出路只有完全抛弃马列理论。然后重新审视本国国情,确立一个全社会都认同的理念,才能最大限度凝聚人心往前走。

法安天下 德润人心

当局虽提出“依法治国”,但同时也提出了“从严治党”。也许这其中有一层的意思是:只要管住了中共的各级干部,不让他们胡作非为,中国民众就该满意了吧!

从1949年以来,中共的各级领导人就一直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就算真的管住了中共的干部,也不代表中共历史上欠下的血债可以不被清算。

去年12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七次集体学习,内容是中国历史上的法治和德治。当局领导人称,法律是成文的道德,道德是内心的法律,并提出“法安天下,德润人心”的说法。

但是,中共历来就是反人类、反自然、反传统的一个政党。一旦这些最本质的因素发生变化,中共自然就会解体。

毛泽东当年承认,中共是以批孔起家的。毛更曾经预测,“如果共产党也到了自己没法统治或者遇到难处了,也要把孔子请回来,说明你也快完了。”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