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饥荒见证:饿著肚子唱红歌

【新唐人2017年02月05日讯】宋大爷的老家在山东一个沿海县。他小时候在农村长大,1958年到61年大饥荒的年代,他只有十几岁,当时他正在镇里读中学,见证了那场无数人被饿死的荒唐年代。宋大爷说,当时年纪还小看不明白,可现在回头一看,几千万人是死于人祸、而不是天灾。

宋大爷说,那个时候在学校里,整天都是饥肠辘辘,根本就吃不饱饭,就那点东西,吃完还饿,何况他每天都要省出一个小窝头带回家给他娘,让他娘支撑著勉强可以活命。

那时大家都没有手表,学校里要听到敲钟的声音才能吃饭。所以饿得心慌意乱的学生们,都紧盯着太阳的影子,他们在地上画一条线标示吃饭的时间。等到影子到了那条线,学生们一个个都竖起耳朵,盼著钟声快响,好能跑去吃饭。但每次就那么一点东西,吃完了也就完了,即使肚子还饿著,也得捱着、等到下一个饭点。

就是这样,学生们每天都要唱赞歌,高唱“人民公社好”,“粮食吃不了”。每天饿得肚子都疼的学生们就问老师:“咱这个歌唱得这么好,怎么咱们的生活不是这个样子呢?”“说这粮食吃不了,可我们整天都吃不饱啊,实在是饿得慌。”老师没办法回答,就说:“你饿得慌就对了,你不饿还吃饭干什么?”

虽然像这种没有答案的问题学生们问了,顶多也就是受到批评;但如果跟别人说昨天又死人了,或者我又背出去埋了多少,这种话是绝对不能说的,说了就得出大问题。


中共当局宣传的“粮食不够吃”的“天灾”,被证实是中共灭绝人性政策下的“人祸”,导致中国大地当时饿殍遍野。图为一名饿昏的少年。(网络图片)

是人祸不是天灾

宋大爷说,合作社、大跃进和大饥荒其实是连带的。之前每户农民自己种地时,每家至少都有自己的农具和做饭的用具,后来合作社时农民都到生产队食堂去吃饭,根本不分给个人粮食了,再加上大跃进时大炼钢铁,把各家各户的锅都炼成钢铁了。

所以到大饥荒时,农民不只是没有自己的粮,连锅都没有,有很多人家甚至没有了水缸,所以即使有点粮食都没法做饭,那些野菜、树叶或者树皮,都是挖出来、撸下来或割下来后,直接就嚼着吃了。

那集体食堂为什么没有粮食呢?因为全都交了公粮。宋大爷说,本来每亩地只产个1、2百斤粮,但经过层层加码,结果最后就变成了亩产几千斤、上万斤,所以很多地方上缴了所有余粮还远远不够交账。

尤其是合作化之后搞了所谓的宽垄密植,长出的小麦苗细细绒绒,就跟“狗毛”一样,到第二年根本就不长粮食。还有那个强行推广的深翻土地,大概是深翻一米多,一翻这个地也不长庄稼了,因为他们那里是沿海,翻上来的都是碱土,庄稼根本就不长。


中共当局宣传的“粮食不够吃”的“天灾”,被证实是中共灭绝人性政策下的“人祸”,导致中国大地当时饿殍遍野。图为之前中共实施的大跃进政策情况。(网络图片)

相关链接:
宋大爷的见证(一)

宋大爷的见证(二)

(记者李扪心采访报导/责任编辑:任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