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美国眼中的“中共和伊斯兰国”

几日前,当不少人将目光投向川普(又译特朗普)签署的“暂停向7个穆斯林国家的国民核发签证”的禁令时,或许未曾注意,他在此后做出了更为精准的解释,即“这并不是如媒体错误报导的穆斯林禁令,这无关宗教,而是攸关恐怖主义和维护我国安全”。也就是说,他此举致力于打击的是一个在全球公开发动恐怖袭击的极端组织——ISIS,中文称“伊斯兰国”。

这句指向明确的解释与白宫首席策略长史蒂夫·巴农在被任命为国家安全委员会“核心委员会”成员时所说的一句话不谋而合。他表示,“中共和伊斯兰是美国的两个最大威胁”。相比川普,巴农似乎多加了一个新成员,且惟此二者,再无其它。这样一来,我们或可理解为,如今中共在美国政府要员的眼中,已经能与“伊斯兰国”并驾齐驱了。而此次将二者相提并论,至少说明了两点:其一、二者俱有某种共通性;其二、都是美国要予以防备、打击的对像。

如果有人不服,认为这只是川普团队秉承著“满嘴跑火车”之风,又或者是别有用心,那么我们不妨找出多年前,美国上一任总统奥巴马在就职演说中说的一段话来证实,美国此次将中共与威胁全球的恐怖组织相提并论,并非是哪一届政府的一时兴起。

按照原文一字不差的翻译,奥巴马所说的是,“回想前辈们通过牢固的盟友和坚定的信念,而不仅是导弹和坦克,来克服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当时,中共喉舌媒体对此段的处理方式是:新华社、人民日报以及中国日报的中文版全都删除了“共产主义”一词,央视甚至在直播时,当女翻译说完这句话后,立即拉低声音,同时将画面切换掉。这种不寻常的举动显然是为了转移观众的注意力,不让被灌输了“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中国人有机会思考,“共产主义”何时会跟“法西斯主义”成了“同伙?

此外,从“克服”一词中,我们也可发现上述两点雷同之处:其一、“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具有某种共通的属性,其二、同样是美国官方要集中力量予以制裁的。如果说,奥巴马政府所指的是意识形态上的对立和拮抗,那么如今川普团队所指的,则是实实在在的、已对美国及世界制造了众多恐怖与威胁的个体组织。

在未被封锁有关“伊斯兰发动恐怖袭击”这类资讯的中国大陆,民众对“伊斯兰成为美国的最大威胁”或许尚能理解,然而,若说从小就被教育要热爱的中共“党妈”也被当成了美国的头号威胁,想必不少中国人在情感或认知上,都是难以接受的。甚至有人会说,来自中国的威胁不过是因为中国的日渐强大,这才导致了唯恐“世界第一强国”地位受损的美国感到恐慌和害怕。显然,这种看法只是用来愚民的。而其中最大的破绽就在于,在全球化的趋势下,任何一个国家的强大都离不开与它国的合作,无论是有实力的还是没实力的,每个国家都无一例外的需要合作伙伴。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美国官方拥有着无数智囊团,且其中的有识之士早已明白“危机与挑战并存”的情况下,是决不会因为害怕某种“威胁”论调而放弃正当的合作,甚至公开树敌的。如今,川普团队成员直言不讳的表明立场,显然就是因为“中共”与“伊斯兰”实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去年年底,有海外华文媒体报导称,“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将满15周年”,“但是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将中共描绘为全球开放市场的破坏者”。有批评者在总结中共的过往所为时称,“中共滥用(WTO)这个系统,遏制外国公司进入它的市场,并动用庞大的国家资源跟外国公司竞争”;“中共想要好处,但是不想履行它的义务”。而美国总统川普也公开指责中共“大规模盗窃智慧财产权”以及“倾销产品“”,并表示,“他们没有遵守游戏规则”。

了解实情的西方政府或都有同感,因为“不守规则”正是中共在国际社会的本色出演,有时公开挑衅,有时背地捣鬼;而无论在任何领域,寻求怎样的合作,它都摆出一副“不差钱”的谱儿,脸不红、心不跳的当着破坏国际规则与西方民主、自由、人权价值的倒行逆施者。比如,在寻求教育与学术合作的过程中,将“孔子学院”搞成“大外宣机构”,不仅向外国人灌输中共的政治理论,甚至以设置教材、安排教师、限制讨论的话题等方式,干涉、侵犯它国的学术以及言论自由。

尽管这类罄竹难书的恶行不像“伊斯兰国”那般直接夺人性命,但也恰恰凸显出中共看似道貌岸然、实则衣冠禽兽的本来面目,更重要的是,其不搞破坏、誓不罢休的那股邪性以及霸道蛮横的作派,加上有组织、有预谋的形式,都与“伊斯兰国”并无二般。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并非没有进行过惨无人道的杀戮。从毛时期开始、直至今天仍未结束的无数次暴力运动、残酷迫害,都在以真实的死亡数据表明,中共不仅将屠刀、枪炮对准自己国家的国民,并且从迫害、屠杀的残忍方式、手段、人数、规模来看,可堪称世界之最邪恶。这对秉承着人权价值的西方国家来说,不仅意味着触犯了法律,更重要的是,如此滥杀无辜的暴行完全是在践踏、捣毁普世的人权价值。

公然挑战人权价值的中共,尽管没在海外“大开杀戒”,然而其残暴、疯狂、乐于践踏生命的特性可谓是与“伊斯兰国”如出一辙。而一旦中共疯起来,掌握著更多武器、资源与财力的它岂不比“伊斯兰国”更让人心生恐惧?如此也就不难解释,美国为何会同时将这二者视为“最大威胁”了。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