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九大神秘派系 操控中国经济命脉

【新唐人2017年02月07日讯】近日,大陆富豪频频被当局约谈,其背后代表的庞大金融体系也浮出水面,引起外界广泛关注。有媒体盘点,9大神秘派系与中国的经济命脉息息相关。

复星系

复星系被纽约时报比作迷你版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而英国金融时报更将郭广昌称作“中国自己的巴菲特”。

据陆媒报导,郭广昌的“复星系”直接和间接控股的公司已超过了100家,投资范围涉及生物制药、房地产、保险业等多领域。

郭广昌给自己的定位是要做产业整合者,他说:“中国的经济发展现状使整合成为一种需要,其次,竞争壁垒在降低,中国社会在走向工业化、城市化、民营化,这个过程使整合成为一种可能。”

万向系

鲁冠球于70年代末期创建了万向,从一个生产农业机械的小作坊,发展成为了中国大陆第一个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提供零部件的OEM。到2011年,万向系已拥有11张金融牌照,参股银行6家、上市公司11家,金融实力一点也不比实业差。

明天系

根据媒体报导,从1998年肖建华染指第一家上市公司华资实业至今,明天系已经形成庞大产业,一度控股、参股6家上市公司、6家商业银行、6家证券公司以及浙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等多家金融机构,旗下关联公司达数十家。

有业内人士估计,如果这些公司都成功上市,肖建华的资产,将达上千亿元之巨。更让业界震惊的是,在山东鲁能私有化、太平洋上市等引发公众广泛质疑的事件中,明天系亦深度参与。

据悉,明天系内部汇集了大量来自北京大学等名校的人才,明天系的人才策略是“与聪明人同行;广觅、慎用、勤教、严绳”。

中植系

“中植系”并非一家控股型集团,它由中植集团创始人解直锟设立,现均为解直锟“旧将亲友”们台前持股,幕后由解直锟遥控的涉足金融、矿产、投资等产业的庞大企业群。

媒体报导称,异于其他资本系,“中植系”资本运作缜密而激进,利用中融信托平台,构筑混业经营的金融生态。在持股关系上,极为分散与隐蔽,通过高杠杆、循环式运作放大规模,呈现“金字塔”式的资本图谱,而解直锟本人隐身幕后。短短数年,一个游走在规则边缘、庞大而又神秘的金融帝国已然成型。

据陆媒报导,早在2003年,解直锟便以4.9亿元的财富名列《新财富》中国400富人榜第218位。2013年,解直锟、毛阿敏夫妇以35亿元的身家“回归”榜单。

华立系

汪力成最早以做竹器、雨伞起家,华立集团成为国内最大的电能表生产商。不过,华立系最有名的当然是其在资本市场的“洗壳”操作。对重庆川仪、ST恒泰等的重组为汪力成赢来“洗壳高手”之称。华立系在资本市场上操作手法的娴熟程度,并不亚于那些“老江湖”,江浙财团那种独有的战略眼光和八面玲珑的特质在它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2010年底,汪力成辞去总裁及公司法定代表人职务,这两项职务均由原分管能源与国际产业的副总裁肖琪经担任。

新湖系

据陆媒报导,2010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单上,新湖系掌门人黄伟以137亿元的个人财富,列第34位。而《胡润百富2010年排行榜》显示,黄伟以220亿元资产位列第29位。

地产+金融,这是新湖系的战略方向。而其通过投资拟上市公司的方式,也斩获了巨额收益。

据悉,新湖系的高管们,有些是跟黄伟同一时代出生的激流勇退型温州官员。譬如,曾任浙江温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的新湖集团董事长邹丽华和曾任温州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兼副秘书长的新湖集团总经理叶正猛,他们正是黄伟的左膀右臂。

泰跃系

刘军是由房地产发家,泰跃系曾经是资本市场赫赫有名的黑马,在其历史档案里,曾控制过5家上市公司并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2006年7月,泰跃系掌门人刘军,在“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工作”后,至今也没有再出现。泰跃系陨落。据称,刘军“被刑拘”不仅仅因地产而起,还与其泰跃系麾下数家上市公司的收购过程有关。

据报导,2008年3月28日,北京市海淀区原区长周良洛受贿案一审判决。周良洛被控受贿1670万元,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北京泰跃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刘军,正是周案中最大的行贿者。他先后两次向周良洛“进贡”约合人民币800万元,亦与北京市前副市长刘志华案有牵连。

涌金系

1995年,年仅27岁的魏东创办了涌金集团,并与中经开合作,凭借内部信息优势共同在“327国债期货”一战中大获全胜,最终导致万国证券与申银证券合并,原总裁管金生锒铛入狱。据传魏东此役获利2-3亿元。

魏东及其涌金系早在2006年9月就已布局碧水源上市。短短三年时间,魏东及其掌控的涌金系在碧水源中的投资收益最高已暴增近70倍。

2008年4月29日魏东从北京家中跳楼身亡,这个一向低调的资本大佬和其神秘的人生轨迹以及一个庞大的资本帝国才逐渐浮出水面。

2013年1月,随着国金证券副董事长王晋勇宣布辞职,涌金系落寞谢幕。

德隆系

唐万新创始的德隆系由地处西北边陲的小公司发展成为一个一度控制资产超过1200亿的金融和产业帝国。2003年唐氏兄弟位列富豪榜第25位。最终唐万新因涉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非法获利,2004年底被警方逮捕。

据报导,唐万新一是通过金新信托继续委托理财以获取资金,同时在股市上通吃流通筹码、炒股获利;二是通过上市公司完成产业整合,成为所谓的“成功实业家”。而这是危险的舞步,1997年以后德隆规模膨胀,金新信托的账外债务持续扩大,这仍然是一个“以一个更大的黑洞来填补前一个黑洞”的饮鸩止渴的游戏。

据悉如今,2015年唐万新复出,“德隆系复活”的猜测撩拨著很多人敏感的神经。媒体称唐染指多只牛股翻番。

(记者罗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