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晓辉:中共是“世界末日”的真正制造者(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2月09日讯】

[引言]

历史证明,中共十分乐意杀人、镇压民众、剥夺他人财产。至于什么流行的“恐怖份子”通常都在没人看见的时候就被中共干掉了,更多的是时不时它自己弄出一群人来当“反革命”、“某某分子”来过过“杀瘾”,吓唬吓唬它统治下的民众。所以它的什么“社会主义”其实就是“国家恐怖主义”。

中共真正害怕和恐惧的,是人民明白真理、知道真相;怕人真正觉悟、怕被它已败坏的社会回复到真正的人类社会。而法轮功却正是在让民众明白真理,了解真相,回归善良。因为共产党维持政权的目的就是为了毁灭人类良知。所以只要人类还有善念和良知存在,共产党就不愿意离开历史舞台,并会用一切手段来维持其生存以达到其最后的目的。这是江泽民死也要撑住其亲信,维持对法轮功的非法、残酷和持续镇压的一个原因。所以,在中共眼里,法轮功就成了它最害怕、也是最大的敌人。

在这一点上,连中共党内的党员,中共干部,甚至一些最高领导层也是完全不知,无法理解和认识到的。因为身在其中,看不到真相。

[正文]

四、中共是“世界末日”的真正制造者

3、使世界进入“末日”

1)、中共企图与人类捆绑在一起毁灭

人类所有的原始道德准则,都来源于各民族信仰的祖先、神和宗教。道德一旦被毁掉,民族和人民就会无所依无所靠,失去控制和行为准则的人,几乎类等于禽兽。这样的民族几将无法继续存活,更谈不上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而共产党不只是为了毁掉一个民族,它要将所有的人都毒害后才会罢手。

这期间,中共需要不断搬出先前被它彻底捣毁掉的、坚决打倒和否定的历史文化传统、甚至某些宗教信仰,来维持它继续控制民族和人民。但是,它用来维持而搬来的所有“信仰”、“宗教”和什么准则的“根”早己被中共斩断。所以我们经常会听到某些“专家”、“国学大师”们大谈什么“孔子是不信神的……”等等此类无知而慌谬之言论。中共建立的“三自教会”、佛教或者道教“学院”、“协会”等等,其头目要么是中共党员,要么是绝对服从共产党的领导,也就是说,其存在的前提,是绝对拥护“无神论的”共产党。

人们知道共产党为了维护政权会干很多坏事。比如,抑善扬恶;反复的欺骗民众;制造敌人。具体来说会经常搞些运动来折腾和鱼肉民众:如土改、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六四”在天安门动用三十万正规军,加上坦克装甲车,对付手无寸铁的青年学生和市民,还没事叫喊下“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安定”的口号,在全人类的众目睽睽之下大开杀戒等等。不过这些还只是表面现象。

本质上,中共真正害怕和恐惧的,是人民明白真理、知道真相。怕人真正觉悟、怕被它已经败坏的社会恢复成真正的良善社会。而法轮功却正是让民众明白真理,了解真相。因为共产党维持政权的目的就是为了毁灭人类道德良知。所以只要人类还有善念和良知存在,共产党就不愿意离开历史舞台,而是会用一切手段来维持其生存,以达到其最后的目的。这也是江泽民死也要撑住亲信,维持对法轮功的非法、残酷和持续镇压的一个原因。所以,在中共眼里,法轮功就成了它最害怕、也是最大的敌人。因为,法轮功是在拯救人类良知,而中共是在毁灭人。

在这一点上,就连一些党员、中共的干部,甚至一部分最高层官员也是茫然不知,无法理解和认识到的。因为身在其中是看不到真相的。

些许还存有良知的共产党人已经看到了:共产党现在是真的烂透了。在现在的中国,现有的政权体制中和社会环境下,不腐败你就无法在其中为官和生存。不说假话、不欺骗百姓、甚至于不直接干坏事你也无法在其中生存。中共把全社会全面引导到对物欲的极度追求上。以前是以“黄”带动经济,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视而不见的方式给以默许,只要看看中共官员有多少嫖娼、包二奶的就知道,不是中共支持或默许能是这样吗?

而最近又开始“扫黄”,把“黄”从经济中拿掉。这又让发了财的、没有或缺乏修养的商人们以及邪恶体制中的官员们有钱无处花,无处展示和释放自己的钱和“实力”,使腐败或邪恶分子怨声载道。在其中的人并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发现天又变了,怎样活都是不自在的。这种反腐扫黄和中共提倡的“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自由化”、什么抓“两个文明”……等等并无关系,恰恰相反,黄、腐就是中共引诱和鼓励别人干的。情势需要,又拿出来被中共惩罚。所以中共们根本就没有公理、原则和道理可以遵循,只有看风使舵才有存活的希望。

中共的“改革”、“反腐”、“扫黄”、“反恐”等等为其得以续命的措施,其实是中共的缓兵之计。因为中共对于篡夺来的、不被认可的政权从来就没有信心能维持住,惊恐万分的中共也只有企图把自己与人类捆绑在一起毁灭。

2)、为邪恶之徒作“靠山”

(1)、厚颜无耻

在中共体制内,任何人今天得了荣耀,明天就可能被打倒。所以在中共历史上没有,也不会有任何伟大、光彩的人物。只有最坏、最邪恶、最狠毒的人才有可能取得一时的荣耀,而一切荣耀最后还只能归功于“党”。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世界上各国共产党的党魁的下场看出来:从苏联人(解体前)对苏共的所有领导人的看法和评价;到中共十次,乃至十一次路线斗争中所有领导人的结果;到国际社会对朝共金氏家族的评价……我们从表面上能看出:只要是共产党员,最终一定没有好下场,无论是普通的党员还是所谓“最高领导人”。更不用说未来的历史会怎样看待共产党员,再加上“天要灭中共”,因此,中共将遗臭万年。

在中国,老百姓大多是通过大众媒体、报纸、广播、电视来了解这个世界。而在中国,所有的媒体只有一个老板,那就是“中共”,只有一个总编辑,那就是“中宣部”。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其实善恶的标准从未改变过。而中共“党文化”中强调的却是:它给民众无论灌输什么,那都是正确的。从前它砸烂“孔家店”是正确的,到今天要把徒有其表的“孔子学院”插遍全世界同样还是正确的……真可谓厚颜无耻。

无论任何人,在任何时候只要歌颂党是“伟、光、正”的,就能被注意到,也许会被器重。这就是为什么有何祚庥们,滑稽地用“量子力学”规律来证明江泽民“三个代表”的正确性,还荣升为中国科学院院士这样侮辱和嘲笑科学界的事件。这类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会在当今中国学术界出现,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尽管学术界普遍认为他是“红色政治院士”,靠投机,而不是学术成就取得的院士,可他还是被捧起来,有模有样的到处发表符合“江泽民” 口味的诋毁事实和抹黑法轮功的文章和演说。

(2)、行恶者的“靠山”

因为中共是一切邪恶之徒们的始作俑者和靠山,所以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行恶者的肆无忌惮,也表现得淋漓尽致: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610”的公丕春带领一帮打手把阚家庄村法轮功学员张献贵老人绑架到镇政府。打人凶手张明垒,穿着牛皮鞋站在张献贵的腿上使劲踏。连续踢张献贵的脸,并抓住张献贵的头发,连续地问痛不痛,猖狂地叫嚣:“我代表共产党揍你,揍死你白死。”然后又开始踢脸长达四十分钟。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山东省莒南县“610”人员绑架了十九名在许家黄庄村的法轮功学员。打手马宗涛把法轮功学员韩广梅单独叫到一小屋里,对她惨无人道的摧残毒打。韩广梅劝他不要随同中共作恶,毫无人性的马宗涛竟然大吼道:“共产党就是我爹,我今天非把你打死不可!我把你的肉割下一千块、一万块,我都不解恨。”韩广梅就这样被马宗涛毒打折磨了一夜,浑身是伤。最后昏死过去不省人事,先后被医院抢救了三次。

黑龙江省大庆市青龙山洗脑班主任盛树森房跃春,对讲真相讲法律的法轮功学员威胁说:“共产党叫我干的,到哪里你也告不了。”房跃春还咆哮说:“这里是共产党的天下,对法轮功就是不讲理。”大庆油田安装公司“610”主任朱遵仁叫嚣:“我就代表共产党,愿上哪告上哪告……”大庆石油公司“610”头子刘希平在回复法轮功学员的劝善信中说:“我就坚定的跟着共产党,消灭神佛……”

可能真的很少人知道,中共是实实在在的、一步一步的在毁灭着人类,从拔出人心中的道德基础和善良开始。而其中作恶的人,以为有了“马列主义”和貌似强大的中共政权作为靠山,便可心安理得地逃离因行恶而受到的惩罚。行恶者们万万想不到的是:恶行者才是在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毁灭着他自己。

(待续 )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