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黄洁夫参加梵蒂冈反器官贩卖峰会 分享“监守自盗”式邪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三十多年前去过苏州寒山寺,但不是乘着夜半钟声时的客船,而是伴随着盛夏酷暑时的蝉鸣,寒山寺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江苏扬州的宁国寺和尚打架(网络图片)

网上流传了一个视频,寒山寺的和尚打群架,一个和尚拿着手机照着另一个和尚的脑袋就一下子,说是因为香火钱分配不均。应该是分钱的人被打了,而旁边有一群女人在给和尚们劝架,看上去好像和和尚很熟悉,和尚的僧服被撕的七零八落。视频曝光后,人们讨论说,你以为给的香火钱是给菩萨买香火了?全都被和尚们揣兜里了。

这段视频让我联想到了佛教中讲的末法末劫,在宗教中和常人中都会显示出来。有一个朋友给我留言说,“石涛,你对中国局势的分析非常精辟,确实和别人说的完全不一样。你讲的话当中有一些佛教的道理,我想就是小乘佛教吧。”

我这里说明,我从来没看过《大藏经》《金刚经》等任何佛教书籍或经典,从来没在庙里磕头烧香,佛教和石涛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对佛教是无知的。我自己有自己的信仰,我认为宗教是宗教,信仰是信仰。认知自己灵魂的人,不是局限于上教堂和庙里。

德国之声报导《梵蒂冈反器官贩卖峰会:中国的声音?》中说:“中国前卫生部长黄洁夫应邀赴梵蒂冈参加“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在人权组织和器官移植监督组织对梵邀请中国代表提出质疑,呼吁中国增加透明度。”


德国之声报导(网站截图)

梵蒂冈是天主教最高机构,他开的会是反器官贩卖,却邀请中共前卫生部长黄洁夫,黄洁夫是否能去讲2009年他在新疆做肝脏移植的时候,在做手术的过程中,他打个电话,另外两个肝脏就准备好了,就像上超市买菜那么容易。他能去梵蒂冈解释怎么弄的这两个肝脏吗?他当时到底找的谁,怎么这么有把握一定能找到匹配的肝脏?这个故事是他吹牛的时候吹出来的。不用讲什么叫反贩卖,只要讲讲那两个肝脏是怎么来的就行了。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在加拿大国会当了32年的议员,是加拿大国会资历最老的议员之一,大卫麦塔斯是加拿大国家勋章获得者,著名的人权律师,曾经受理赖昌星的案子,他们两个人写的书就直接要求黄洁夫回答那两个肝脏怎么那么快的就有了?打电话找的谁,什么医院提供的,什么人提供的?


(网络图片)

黄洁夫就是屠夫,就是器官贩卖者。但是梵蒂冈邀请他去讨论反对器官贩卖。就像邀请一个男妓讨论怎么去爱他的老婆。这就是今天的社会。

黄洁夫参加会议,把加拿大两个大卫写出的书带一套过去,说明白书中针对他提出的问题就行了。如果他能这么做,还是一个机会。如果不这么做,梵蒂冈就是请一个男妓讲述自己如何爱自己的老婆。

“北京政府一直试图让国际社会相信,中国已不再使用死囚器官进行器官移植。”

它没用死的,用的都是活的,器官摘完了,人死了。

“黄洁夫还表示,从2015年1月1日起,公民自愿捐献是中国器官移植唯一合法供体来源。周二,黄洁夫将在梵蒂冈的"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上发表讲话。这是中国第一次受邀出席国际权威组织举办的器官移植领域的峰会。反对强摘器官医生协会的执行干事托斯顿.泰瑞医生(Torsten Trey)呼吁梵蒂冈要求中国拿出证据,并允许对中国的器官移植领域进行监督。他说:“没有透明度,就无法验证所谓的改革。””

2005年,时任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首次提到中国用死囚器官进行器官移植,2006年在华盛顿DC有两个人首次站出来指证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情,当时中共外交部毛姓发言人及卫生部的发言人直接否定。


2006年4月20日,安妮在华盛顿DC的新闻发布会公开现身,指证中共
活摘器官。(大纪元)

在活摘器官被揭露出来不到一年,“2007年3月21日,中国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颁布,规定人类器官移植必须尊重自愿自由的捐赠原则,未获得死者同意或违背死者意愿操作即属犯法。不过到2011年,一份由黄洁夫联署的文件中仍指出,中国90%利用死者器官进行移植的手术采用的是死囚器官。”

这就像周永康和央视的女人上了床之后,在镜头前一坐,指导中国人如何自尊、自爱。这样的人讲出的话非常的正面和积极。但就像聊斋志异中的画皮鬼一模一样,一撕下那层皮就是鬼样子了。

而中共灌输的无神论,让人们无法从生命角度看待问题,这是无神论和进化论对中国人无情的虐杀和侮辱。

“印度乔治全球健康研究院负责人维维克.贾(Vivek Jha)认为,让中国参与对话很重要,这将对推动器官移植系统的必要改变起到作用。不过他也指出:“相信中国所有相关的官方声明也许是愚蠢的,让他们参与不意味着我们接受他们的政策,也不意味着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接受他们的声明。””

共产党说自己是猴子变的,教育出来的人都是以自己为中心,把别人都当做猴子耍。

达尔文是英国人,马克思是德国人,他们两人都是犹太人,中国人有自己的传统,共产党非得让中国人相信外国人是祖宗,然后说自己代表了中国5千年的文化。共产党不是魔鬼才怪,但人在其中,却鬼使神差的搞不清这点关系。还高喊爱国,真是被人当猴子耍。

去年,香港法轮功学员召开了自己的心得交流会,就是谈谈自己修炼的体会,进行生命境界的交流。法轮功学员开会的时候,突然接到有炸弹的消息,人员进行疏散,结果发现是假炸弹。

昨天香港警方就这个案件做了一个法律上的了断,《阻止香港法轮功学员的交流会放置炸弹的人被重判两年》中说:“中年运输工去年1月为5000元酬劳,在尖沙嘴龙堡国际宾馆的男厕内放置假炸弹,当时法轮功正在酒店宴会厅举行会议,警方接报到场,疏散酒店内超过1千人。运输工早前承认炸弹恐吓行为罪,法官判刑时指,现今国际时局紧张,炸弹不论真伪都会引起社会混乱,虽然被告自称无政党或宗教联系,但不排除背后主事者有政治和宗教动机,法庭不能轻判,判被告入狱2年。”


被告陈基成承认在龙堡酒店放假炸弹被判入狱2年。(资料图片)

为了5千港币干了这么邪恶的事情,还被判刑2年。你说背后指使的人现在还给不给他钱?什么叫失去了做人基本道义?为什么要针对法轮功学员做这样的事情?就是魔鬼的行为。

我说过,2017年是荧惑守心的年代,明慧网现在有一系列文章讨论这一天象,荧惑指的是火星运行的轨道,这个轨道和中国人特别是朝廷发生变化相对应。里面讲了哪些是与天地同在的真主子,哪些是假的,邪恶的,邪恶的都会遭到报应,但也会给人带来麻烦,而顺天意的主子给人带来福分。

文章中讲举例子讲了赵匡胤和赵匡义哥俩应对当时的天象出现的故事。赵匡义作恶影响了六世,自己儿孙都倒霉。

这种天象下,现在的时辰过程中应对着每一个人的选择。

时间是个神。在时间的控制之下,一切在发生变更,佛祖当年传下了佛法,是在2500年前的时间点上传出来的,应对着那个时间点上的人,佛祖讲的话,传的法有着自身的崇高境界,可是被时间控制的人经历了2500年的轮回过程,已经败落了。进入了末法末劫时期。

也就是说,今天的我们,已经不是2500年前的人了,今天的人根本就没有能力去理解2500年前佛祖的话。你把佛经倒背如流都没有用,不是佛经不行了,是人不好了。

就像我讲的寒山寺的和尚为了钱能够打起来,旁边一群女人在劝。你说他们是小乘佛教还是大乘佛教?今天的人被共产党灌输了理论之后,在无神论的框架之下,在宗教中想找寻自己的出路,但是又在彰显自己的能力。

一个自私的人和佛家讲的慈悲是对立的,完全是冲突的。宗教的人谁敢说能够圆满,能够突破时间对自己的控制?时间是绝对的,永远不停止,2500年前传的法,人们已经无能力靠其救度了。而佛祖高过控制人的时间,所以佛是不变的。是人自己笨了、自我了、贪婪了、欲望了。和尚可以因为香火钱打起来,女人劝架,还能堕落到什么样子?那是和尚吗?是佛祖的弟子了吗?就这两项就足以了。但这些现象应对着佛祖讲述的末法末劫的时辰。也应对着魔王说,魔的弟子会到庙里去祸乱佛法。

佛祖也说过,未来佛弥勒会下世救度世人。而在中国,你看到的弥勒的佛像大多都是坐着的,乐山大佛是弥勒,是坐佛,青海的弥勒也是坐佛。你到杭州,灵隐寺中的弥勒是民俗间的样子,“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上可笑之人”,为什么?他不在人的境界中,他不把人间的事情放在眼里面,人为了利益和欲望就是可笑的,因为人从来满足不了自己的欲望。


乐山大佛(网络图片)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周永康有四百个女人,如果他不落马,他还会接着找,那么多女人了,怎么还找?人的贪婪就是这么回事。

宗教中的人已经帮不了人了,因为人已经堕落到那个份上了。西方有弥撒亚,东方有弥勒佛,弥撒亚的出现并没有否定基督耶稣,弥勒的出现也不会否定释迦摩尼佛,而他们的出现对应的是今天堕落的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