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骨悚然 广西党员文革带头吃人肉

【新唐人2016年04月29日讯】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教授宋永毅主编的电子书《广西文革机密档案》中,以大量篇幅记载了文革期间,发生在广西省人吃人的事例和细节,特别是中共党员干部带头吃人肉,残酷的现实让人毛骨悚然。

党员干部带头吃人

宋永毅在书中介绍,这些事就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其中,有一个所谓的“五类分子”,在中共发动的运动中被活活打死。他有两个孩子,一个11岁,一个14岁,那些党员干部、武装民兵说一定要斩草除根,竟然把他的两个儿子不但杀了,还吃了。

在浦北县总共有35个人被杀、被吃,大多数是地富及其子女。有一个叫刘正坚的,全家被杀绝,他的女儿叫刘秀兰,当时只有17岁,被9个武装民兵轮奸19次,然后被剖腹取肝,还割下她的乳房吃掉。这些事情太多太多。

武装部长指挥剖腹取肝

宋永毅还举了武装部长指挥杀人的血腥事例:1968年10月中旬,广西上思县一个公社的武装部长叫王昭腾,公开杀人。他指挥武装民兵把五个人开腹取肝,煮熟了一起吃。第二天他又杀了4个人,剖腹取肝,然后把这些人的肝分到生产队去,让大家每个人尝一口,说以示共同的群众专政。他们是政权国家机器的代表,他们吃人,就是政权吃人。

广西人吃人,主要是吃地富反坏“四类分子”和他们的子女,但一些非四类分子也未能幸免。其中有三个插队知识青年也被吃掉。

这件事发生在1968年9月14日,钦州县有3个知青揭发茶厂负责人侮辱女知青,结果这3个知青被相关的党员干部杀害,他们的肝被挖出来,煮了吃掉,饮酒作乐。这个事情以后,这个公社的知青根本不敢讲一句话,上百名知青都变成他们圈起来的猪羊,随时不但可以把他们打死,而且可以把他们吃掉。

吃人事件遍布广西27个县

宋永毅说,广西文革期间人吃人事件主要发生于1967到1968年间。在他主编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中,广西有名有姓非正常死亡者15万人,无名无性的3万人,再加上失踪3万多人。其中95%的人都是被杀死、被迫害致死的。

宋永毅说,在这些非正常死亡者中,有一批人被“革命群众”吃掉。“广西民间学者一个一个县统计,421个人被吃掉。吃人的事情遍布广西27个县,三分之二的县发生吃人的事情。”

广西吃人事件的三个阶段

在《九评共产党》【九评之七】中,记录了广西吃人事件的三个血腥阶段:

1、开始阶段:其特点是偷偷摸摸,恐怖阴森。某县一案卷记录了一个典型场面:深夜,杀人凶手们摸到杀人现场破腹取心肝。由于恐怖慌乱,加之尚无经验,割回来一看竟是肺。只有战战兢兢再去。……煮好了,有人回家提来酒,有人找来佐料,就著灶口将熄的火光,几个人悄悄地抢食,谁也不说一句话。……

2、高潮阶段:大张旗鼓,轰轰烈烈。此时,活取心肝已积累了相当经验,加之吃过人肉的老游击队员传授,技术已臻于完善。譬如活人开膛,只须在软肋下用刀拉一“人”字形口子,用脚往肚子上一踩,(如受害者是绑在树上,则用膝盖往肚子上一顶──)心与肚便豁然而出。为首者割心、肝、生殖器而去,余下的任人分割。红旗飘飘,口号声声,场面盛大而雄壮……

3、群众性疯狂阶段:其特点可以一句话概括:吃人的群众运动。如在武宣,像大疫横行之际吃尸吃红了眼的狗群,人们终于吃狂吃疯了。动不动拖出一排人“批斗”,每斗必吃,每死必吃。人一倒下,不管是否断气,人们蜂拥而上,掣出事先准备好的菜刀匕首,拽住哪块肉便割哪块肉。……至此,一般群众都卷入了吃人狂潮。那残存的一点罪恶感与人性已被“阶级斗争的十二级台风”刮得一干二净。吃人的大瘟疫席卷武宣大地。其登峰造极之形式是毫无夸张的“人肉筵席”:将人肉、人心肝、人腰子、人肘子、人蹄子、人蹄筋……烹、煮、烤、炒、烩、煎,制作成丰盛菜肴,喝酒猜拳,论功行赏。吃人之极盛时期,连最高权力机构──武宣县革命委员会的食堂里都煮过人肉!

《九评》中说,千万不要以为,这些吃人的宴会是民间自发的行为,中共作为一个极权组织,对社会的控制深入每一个社会细胞,没有中共在背后怂恿和操纵,这一切根本不可能发生。

中共常常给自己唱赞歌说“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而这一场场的人肉盛宴却折射出:中共可以使人变成豺狼魔鬼,因为它本身比豺狼魔鬼更加凶残。

(记者宋文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凯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