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梵蒂冈器官会议 黄洁夫的“幻灯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多家外媒引述美联社7日发自梵蒂冈的报导称,在此间一场器官会议上,与会者对中国的器官移植项目评批不断,前卫生部长黄洁夫在会上与嘉宾激烈交锋。

美联社称,对于其他与会者的诸多批评,黄洁夫提供了很少的数据来反驳,他只用了两张幻灯片来表明“捐献器官”数量在增加。而一同参会的王海波(器官分配电脑系统负责人)则称,他和黄洁夫“过去12年一直宣导器官移植领域的改革,与海内外的批评声做斗争”。

事实上,黄洁夫与王海波所谓的器官分配系统,并非由中共官方推动,而且这套没有官方背书的项目,不论以设计、试点、启用的时间来看,也都不过近五、六年的事,而器官捐献与中国实际器官移植数量相比微不足道。王海波说他与黄洁夫“过去12年与海内外的批评声做斗争”的所指,无疑是在世界及中国器官移植大事纪上占重要一笔的苏家屯事件。

在2006年曝光的苏家屯事件,包括医生前妻、媒体人、资深军医在内的证人指证,苏家屯设有集中营秘密关押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器官被强摘后直接丢焚化炉毁尸灭迹。

苏家屯事件不但震惊国际,还让曾经公然撒谎不存在死囚器官做移植的中共卫生部与外交部,态度360度大转变,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承认了一直矢口否认的死囚器官。

苏家屯事件曝光活摘黑幕后,中共官方于2007年出台首个关于器官移植的粗糙法规应急,然后2009年之后的移植旅游禁令,公民捐献,器官分配系统,乃至2015年停摘死囚器官等等措施,也都是为了应对各界有关于此的指控声浪。

但国际社会也不会轻易让中共混淆视听,一连串的国际权威调查,一些国家的议会决议或立法或报告,如欧洲议会紧急议案,美国人权报告,继续关注与担忧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是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最主要的供体来源。

当已无任何官职的黄洁夫,在一个地方性的会议上宣称2015年全国停止依赖死囚器官,2016年一年之内,先是美国343号决议案,接着欧洲议会2016/WD48号决议案,都在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国际社会广泛担忧,黄洁夫的什么保证都不足以证明中国大陆器官移植问题得到任何改善,除了在中共一党专政下,是权力大于法律的现实环境,其根本原因,还在于中国大陆器官移植井喷,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时间紧密相贴,前党魁江泽民下令活摘,致器官移植成为一条血腥产业链,迄今这场迫害并没有停止,各种调查与真相报导持续表明,中共对大陆法轮功学员包括活摘器官在内的各种迫害仍然是现在进行式。

就在梵蒂冈举办器官移植会议之际,《科学》杂志2月6日宣布,中国肝移植医生郑树森发表在《国际肝脏》上的一篇文章被撤稿,因为该文章的数据可能来自于“死囚器官”。

法新社报导说,中国大陆器官移植,受害者不仅包括死刑犯,而且包括宗教人士和少数民族,比如新疆人、西藏人、法轮功学员和地下教会基督徒。

这次梵蒂冈举办器官移植会议,“追查国际”致信教皇揭中共活摘器官罪行,11名伦理学家写信给梵蒂冈教宗科学院,称邀请大陆参会将把大陆极具争议的器官移植专案‘合法化’。

黄洁夫是一名肝脏移植医生,他在国际器官会议上播放的幻灯片,首先应该交待清楚自己曾经执刀的500多例肝移植的供体器官来自哪里。黄洁夫曾上节目回忆首次参与“死囚器官”移植,这与中共承认从“死囚”身上摘取器官一样,是因为他们都不能承认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意大利《24小时太阳报》称,梵蒂冈对人体器官移植交易持反对立场,教皇方济各称其为现代形式的“奴隶制度”。但在黄洁夫两张“幻灯片”的背后,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是以医疗为名的血腥产业,而且是由国家迫害机器主导的“活摘屠宰场”。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