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爆料季节又来!中共高层激斗再起!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10日讯】【世事关心】(414)爆料季节又来!中共高层激斗再起!:中国新年假期还没结束,涉及到中共高层的大消息爆料不断,这背后的由来是什么?中共1月份召开了所谓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之后,维稳部门露出腾腾杀气,两高出台对邪教组织新的司法解释,这部专政机器还能输出多大的能量?貌似沉寂了一段时间的暗流,是否又到了汹涌激荡的时候?

中国新年假期还没有结束,涉及到中共高层的大消息、爆料不断。这背后的由来是什么?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郭文贵加肖建华在一起就是当前中共新旧政治或者是高层激烈的博弈在十九大之前。”

中共1月份召开了所谓“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之后”,维稳部门露出腾腾杀气,“两高”出台对所谓“邪教组织”新的司法解释,这部专政机器还能输出多大的能量?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这批想更强力打击法轮功的官员我想未必能掀起多大风浪。”

貌似沈寂了一段时间的暗流,是否又到了涵涌激荡的时候?

萧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这里是《世事关心》,我是萧茗。2017年对中共来说不仅仅是多事之秋,甚至还没到中国新年,“多事”的季节就开始了。刚过去的这个猴年的大年二十九,那位消声匿迹一年多的商人郭文贵又出来在网际网路上曝料,声称要揭发4位中共高层的贪腐内幕。大年三十又有消息传出,有涉及政治高层极深的中国超级富豪在香港被抓,被押回大陆。刚刚进入2017年,中共的维稳部门又连放狠话、杀气腾腾。这到底反映了怎样的压力环境,中共的高层斗争是否又会曝出新的剧情?这一期的《世事关心》我们将从几个角度来分析。

大年三十除夕夜,是中国人的平安夜。可是这个万民喜庆、辞旧迎新的夜晚,对有的人来就就不是那麽平安、喜庆了。有海外媒体报导,大年三十这天中国内地的亿万富豪肖建华在香港被抓、并被押回大陆。根据香港警方的记录,1月27日这天,肖建华确实从香港的一个出入境管制口返回内地。1月30日大年初三,肖建华名下的“明天控股有限公司”在其官方微信上发表了一条报平安的声明,声称肖本人现在正在国外养病,目前一切安好。所以这位亿万富豪此刻是正在国内身陷囹吾,还是先返回内地、再去了国外疗养,成了丁酉年的头几天最耐人寻味的中国新闻之一。

说起这位肖建华,在普通中国百姓眼中可能相当陌生,但在中国上层政商圈子里可是大名鼎鼎。他走入公众的视野、变得尽人皆知是通过2014年6月份《纽约时报》的一篇报导,这篇报导谈到,在2013年肖建华所拥有的一家企业出资1500万人民币收购习近平的姐姐齐桥桥和姐夫邓家贵所持有的一家投资公司的股份。但是在几个月后的另一篇报导中,有一位声称与齐桥桥关系亲密的体制内的女士表示:习家与肖建华并无关系,肖建华不过是通过另一人的转手,才收购了原来属于齐桥桥的股份。

其实早在这次风波的好几年前,肖建华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中共高层家族的圈子里了。同样在2014年6月份《纽约时报》那篇报导里揭示,2006年山东大型国有企业鲁能集团被一组鲜为人知的投资公司收购,而几家涉及此项交易的公司均在肖建华名下。这起收购案,因为2007年《财新》杂志的曝光而名声大噪,《财新》揭露出鲁能原来的资产被严重低估、贱卖,经过一系列隐蔽复杂的收购活动,国有资产流失多达700亿人民币。海外媒体继续深挖,鲁能收购案的最终受益人就是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曾庆红之子曾伟。肖建华与曾庆红家族的联系至此浮上台面,落入了媒体的视野。

萧茗(Host/Simone Gao):关于这位神秘商人肖建华的特殊背景,听一下本台资深评论员文昭的分析。

萧茗(Host/Simone Gao):“中国大陆的顶级富豪,基本都有其在高层政治圈的人脉和背景,如果肖建华被捕属实,您认为是出于什么原因?”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首先我认为肖建华被捕应该属实确定的。因为如果像他微信所说的他在海外养病,他完全可以在视频上露脸,这样就消除流言了。既然没办法露脸就应该是处于被拘押状态,虽然他发了一些文字的信息来辟谣,但是在事情刚刚出来风口的这几天他不能够露脸那是比较说明问题的。像他这种能量级别的商人,抓他当然是要打击与之相关联的高层人物,过去反复的套路一贯如此。在鲁能案里他和曾庆红家族的关系颇深,在已知的资料里,这是肖建华最大的一笔买卖,涉及资产规模达700亿。然而他和其他高层人物的家族的往来,比如说他在2013年收购了原属于习近平姐姐的公司股份不过1500万人民币,相比之下很小。毫无疑问他与曾家关系最深,而且与曾家的大买卖在前,至于后来去买原属于习桥桥的资产,也完全可能是出于政治上的投机。所以抓他应该是和曾庆红家族关联比较大。”

梳理肖建华的资本操盘记录,除了曾庆红家族,还和原中共政治局常委贾庆林家族有关联。同样是《纽约时报》2014年6月份的那篇报导批露,2009年肖所实际控制的“明天科技公司”为一桩股权交易出资,而这桩交易的受益人就是贾庆林的女婿、昭德置业的董事长李伯潭。

萧茗(Host/Simone Gao):假如肖健华被抓属实,传递出怎样的明确信号,来听文昭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抓了肖建华的话,您认为标志着中共的高层斗争进展到了哪一个阶段?”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2015年初中纪委曾经接连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谈‘庆亲王’,将目标指向曾庆红,但后来渐渐声音沈寂,估计是遇到阻力不小。不过王岐山把话挑明到这种程度,最后还能收手,两方相安无事,这种先例在共产党的斗争史上还前所未有。所以我想矛盾已经半公开化了,迟早还得有个对决。在抓肖建华之前,马建案也有突破,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在去年12月30日被双开。马建在2015年初被抓,案子拖了很久没进展。很多人分析认为马建搜集有不少中共高官的黑材料,要治他投鼠忌器的地方比较多、阻力比较大。马建被双开,说明王岐山要么取得了突破、要么在一定压力下下定了决心承担一定的风险。马建被抓以后和曾家关系很深的肖建华也随后被抓,应该是与曾庆红对决的日子近了。”

萧茗(Host/Simone Gao):类似的问题再来听一下陈破空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如果抓了肖建华这种能量级别的商人,您认为当局想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呢?”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肖建华的背景很复杂,跟高层的权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首先他和曾庆红家族最早有联系。在2009年的时候曾庆红的儿子曾伟试图以蛇吞象的姿态吞并山东鲁能集团能源公司的时候,白手套就是肖建华,他跟江泽民派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他后来在2012年,又试图帮助温家宝家族,温家宝家族当时传闻有平安公司的股份,他试图去购买温家宝家族的股份,种种原因没有成功。在2013年他又试图对习近平姐夫的公司或者股份进行购买,但是应该也没有成功。肖建华这次出事应该是高层权力继续的一个反映,因为跟另一个人郭文贵出面有关系,但是我要说一句,如果肖建华不管他是什么背景,如果在香港被内地公安以绑架的方式带到内地的话,应该说内地公安的做法应该是严重的、再次的重创了一国两制的信誉。”

消声匿迹一年多的商人郭文贵,为什么突然现身曝料?下节继续探讨。

萧茗(Host/Simone Gao):在肖建华传出被抓消息的前一天,那位在2015年搅起无数是非的商人郭文贵又出来曝料了。事隔一年多,他为什么又重新现身,这和最近发生的其它事是否又有关联呢?先请雪莉介绍一下郭文贵这次爆料的大致情况。

雪莉:谢谢萧茗。郭文贵这次现身采用了更有视觉冲击力的网路视频直播的方式。在2015年他搅起的那次风波当中,他主要是和《财新》网的主编胡舒立隔空打嘴仗,杀手锏是贴出了几张打马赛克的照片,声称是照片中和他在一起的是某位中央领导,当时海外舆论多数认为郭文贵是在暗示,这位领导人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郭文贵和令完成在那一年被认为是掌握有中共核心机密或丑闻的人,他们手握“大杀器”要威胁当局,藏身海外谋求自保。

雪莉:郭文贵的这次现身直接把矛头对准了现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说傅政华是两头通吃,在他郭文贵和原北大方正集团CEO李友的冲突中,拿了他不少钱;而且傅政华有政治野心;而且在办案过程中对他郭文贵搞迫害、对他公司的员工搞酷刑逼供。

雪莉:郭文贵在视频中还提到马建曾经搜集有关于中共高层、及其家属的视频、数据等秘密材料,也承认自己目前也掌握有至少一部分这样的资料,但是并没有直接出示。郭文贵还声称要揭露至少四个中共高层人物的贪腐内幕,傅政华只是其中级别最低的一个,后续他还会有更多的猛料爆出。郭文贵在沈寂一年多以后再次发声,承认自己掌握有事关某些高官命脉的内幕,引起不少注意。

萧茗(Host/Simone Gao):郭文贵此时现身,声称曝料意欲何为,听一下陈破空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郭文贵2015年登出几张打马赛克的照片,暗示王岐山和他有私交。当时被很多人认为是要胁中纪委,停止对他的追查。而他现在再度发声爆料,到底是要给反腐输送炮弹呢、还是和以前同样的目的呢?还有您认为这个时候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说郭文贵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先,肖建华出现在后,事情加起来就是中共高层的博弈。郭文贵的背景就是曾庆红,再下来就是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也就是周永康这条线。郭文贵说的话有几分真实几分虚假,而且很难鉴定。这个人是个奸商,他扳倒了很多人,不仅扳倒了商业上的对手,他也扳倒了政府里的很多对手,而且郭文贵他不仅仅是一般的商人,而且被马建发展成国安部情报人员之一,也就是说他手上掌握了一些情报。这次突然跳出来叫板,应该说他背后的势力是曾庆红支持他出来叫板,他叫板的对像就是王岐山,也可以说是习近平。他想暗示他手上掌握一些猛料,要么就是说习、王阵营所谓贪腐的资料,或者一些高层领导人的淫乱视频,但淫乱视频他只是说有,但他究竟有没有是完全无法落实。所以在这个时候肖建华的事件就爆发了,所以习、王对肖建华动手可以说是郭文贵叫板的回应,郭文贵因该是在曾庆红的指使下可能突然出来叫板,那么习、王就拿肖建华开刀,肖建华背后复杂的真相就会浮出来,首当其冲的就是曾庆红和与曾庆红相关的像贾庆林这些过去江泽民派系的人马。所以郭文贵加肖建华在一起就是当前中共新旧政治或者高层权力斗争继续的激烈的博弈在十九大之前。”

萧茗(Host/Simone Gao):肖建华被抓、郭文贵爆料,这些相继发生的事会有联系吗?听下文昭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郭文贵声称要爆料之后的第二天就传出了肖建华被抓的消息,您觉得这两件事之间有关系吗?”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这两个人都是商人,都掌握有一些事关中共高层的内幕资料,所以他们相继有事发生,很难说是纯粹的巧合。而且这两人都说得上和曾庆红有关联,肖建华的关系很直接,郭文贵则比较间接。郭和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是死党,直到现在还在为马建辩护,而马建和曾庆红的关联密切。但肖建华和郭文贵差别也很大,肖建华肯定手上有很多实在的材料,而郭文贵则是真真假假,未必有多少货真价实的东西,恫吓的内容比较多。理由很简单,真要有料,完全可以曝光给更有公信力的西方媒体,只要透露出一点点就可以产生很大影响了。为什么要选择网路直播露脸、发表声明这种方式呢?我想西方媒体一般对证据要求比较严谨,而郭文贵难以提供这样的证据。或者西方媒体要有比较长的查证时间,而郭文贵等不及,可是在视频中郭也没有直接出示什么证据。”

事隔16年,中共的“两高”再度出笼对所谓“邪教”的司法解释,体现了中共内部怎样的压力环境?下节继续探讨。

在中国新年的假期之前,中共的“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赶着出台了一个所谓《关于办理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上一次中共的“两高”出台这类的解释是在1999年10月,为镇压法轮提供所谓法律依据。

“两高”炮制的这新一版“解释”与十多年前的那一版相比,最大特点是更为详细,给出了若干数量的标准。对所谓“邪教组织”的界定、量刑,宣传品的认定程序做出了更详细的规定。比如:制做传单、标语、报纸一千份以上的;制做光碟、优盘、移动硬碟100个以上的,均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除此之外,新一版的所谓“解释”还把微博、微信等新兴的传播工具也纳入了管控的范围。关注账号累计达到1000个以上的社交媒体用户,如果传播当局所认定的所谓“邪教”内容,也要被判刑。继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公开发表对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亮剑”的言论之后,这是中共的维稳机构在今年的所谓“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之后,另外一个显著的举动。

就在这个所谓解释出笼的当天,中共党媒《人民网》刊登了一篇报导,题为:《大同一女子悬挂法轮功条幅获刑》。

萧茗(Host/Simone Gao):为什么中共的“两高”事隔十多年再次出笼对所谓“邪教组织”的司法解释,听一下文昭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您觉得中共‘两高’为什么挑这个时候搞个更详细的所谓司法解释出来?“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我认为这个做法是中共内部靠镇压法轮功获得提拔的这批官员,想把迫害政策和维护体制安全的目标相捆绑,达到延续镇压的目的。过去一、两年迫害法轮功在执行过程中也遇到了很多抵制、以及消极执行。有不少地方的检察院以证据不足、法条规定不明为理由,撤销起诉、和释放了一批法轮功学员。还有地方机构因为高层形势不明朗采取观望态度,事实也消极执行迫害。这就让那批沾染有血债的高官十分不安。现在中共政权从经济、外交、到高层权力分配,都处于极不安的状态,有高度的危机感,他们就想借此机会,用保护共产党政权存续这个所谓政治正确的理由,把法轮功渲染成为对政权安全的根本威胁,从而强迫下级机构去执行迫害政策,以及逼迫整个决策层为他们背书。”

萧茗(Host/Simone Gao):“有了这个所谓司法解释,您认为中共会发起针对法轮功的新一轮的严酷迫害吗?”

文昭(新唐人资深评论员):“我想有一批人会做这样的尝试,但恐怕会力不从心。一个是因为经过过去几年的反腐,大批执行迫害最卖力的官员已经被清洗掉了,从周永康往下,李东生、张越、苏宏章这些人。迫害法轮功的积极分子他们和大贪官事实证明有高度重合性,这批官员自认为帮中共干了沾血的活,下的赌本太大,腐败起来更疯狂;也因为他们手上沾血,内心不安,也更容易抱团,互相保护以求得安全,从而成为政治山头,也就让他们成为习王优先打击的对像。而现在这个山头已呈瓦解之势。而从习近平的角度,他当前的根本利益是清除高层中的抵触力量,对民间是加强控制,不干扰他的目标,而不是去制造新的大规模运动,所以这批想更强力打击法轮功的官员未必能掀起多大风浪。”

萧茗(Host/Simone Gao):关于中共当前所处的压力环境,听一下陈破空先生的看法。

萧茗(Host/Simone Gao):“周强宣布要对‘司法独立’亮剑、以及‘两高’出台旨在打击法轮功的司法解释,您认为在怎样的压力下,中共的专政部门要连续做这样的高调表态?”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中共是做的是反对司法独立、没有司法独立,但说还是有司法独立,有一个遮羞布。但周强这个说法就连遮羞部都不要了。另外对所谓的两高司法——最高法院、最高人民检查院的司法,所谓对付法轮功,这些中共本来也是只做不说的。江泽民时代又做又说。到了胡锦涛时代、习近平时代如果有专职部门还在做,但是基本上当权者不说。周强等人也把他说出来了,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认为跟中共内部的政治风气有关,目前的风气斗争很激烈大家向左靠,表演左倾比赛,这个比赛来证明我是维护党的利益的。周强个人有个目的就是想当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他发现原湖北省书记李鸿忠很值得校仿,就是大声唱左调、唱些过激的调子引起注意,为自己进升之道,这招做的能不能捞到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的进门票,我根本怀疑,我认为他根本捞不着,这么做了就要及左的表演,目前中共党内是很有市场的。”

萧茗(Host/Simone Gao):接下来几个月,中共在高层反腐、和镇压民间力量两者之间,您认为哪个会是它的重点?

陈破空先生(时政评论家):“高层反腐是选择性反腐、实际上是权力斗争。在习近平这边是为了继续巩固权力,对另一边的派系像江泽民派系那是垂死挣扎。权力斗争越是激烈领导层表现的越是左,越向左顷,因为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维护共产党的利益,尤其及左表现的猖獗就会带来民间力量的受害。这些就像黑社会内部为了争位置,都会在黑社会外边去比凶斗狠,越恨越凶越能吓住内部的人,所以中共各派各系在中共十九大之前,都会展开集中表现,都会比凶斗狠。比凶斗狠对民间力量非产不利,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民间力量受到的打压将是空前的、甚至是残酷的。”

萧茗(Host/Simone Gao):由于国际环境的改变,美中关系的高度不确定性,中共的内部压力也面临着相应的不确定性。从中共党史的经验看,越是外部危机深重的时候,中共的内部斗争也会更激烈。在1934年红军的战略逃亡过程中,发生了带有政变性质的“遵义会议”,颠覆了王明、博古的领导权。60年代初大跃进失败后,毛泽东一手发起了文化大革命。共产党的文化基因里没有“妥协”二字,对内对外皆是如此,这一回又会发生什么呢,让我们拭目以待。谢谢收看这一期的《世事关心》,下个星期再见。

====================================================

策划: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萧茗
剪辑:郭敬 柏妮 宏力 Lynn Lin
摄影:Jimmy Song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馈请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饰品由云坊手工饰品Yun Boutique提供

https://www.youtube.com/c/世事关心
新唐人电视台世事关心
2017年2月

====================================================

《网门》https://git.io/ogate

现在大陆观众不需要翻墙突破网路封锁,直接登陆《网门》网站(https://git.io/ogate),就可以看到我们和其它精彩节目。

请使用Chrome、火狐等浏览器,国产浏览器内置屏蔽。

Https://git.io/ogate

有感于中共实行网路过滤与封锁,民众迫切需要了解真相。一些志愿者怀着对中国社会和中华民族的责任感与使命感,创办了一家分享全球精萃资源、拥有优秀网路技术的网站——《网门》。

《网门》揭开网路时代的新视角,引领网路时代的新风尚。《网门》适合手机、平板、电脑等所有网路终端用户。

《网门》无须翻墙,是稳定长效的安全网址。只要把网址保存在手机浏览器的书签中,或保存在电脑浏览器的收藏夹中,就可以随时打开《网门》,获取全球精萃资源。

===================

《世事关心》播出时间

美东:
周二:21:30
周六:9:30 am
美西:
周二:21:30
周六:12:30pm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