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从毛氏“行宫”到毛氏“庄园”

在中共各级官员贪腐新闻不断,受贿金额直逼天文数字的当下,陕西省山阳县前政协副主席毛海琴又贡献了一条花絮,向世人展示中共“为人民服务”之“特色”。

据陆媒披露,毛海琴在2014年向官方请了病假,但是两年多来,她并未在家中休养,而是忙于在西安的“冠生大园”内建造自己的“宫殿”。此项工程涉及私用公家的采购物资、私用水利设施、在园区内违法占地建设。

毛氏“庄园”

“冠水大园”位于西安市环山路高冠峪河旁,风景优美,是一片农家乐,承包给当地一些村民。其中最大的一家名叫“秦源现代生态苑”,占地33亩,承租人是村民孙会兰,但实际投资人是她的表姐毛海琴和其夫刘明厚。

毛海琴最早担任山阳县水电局电气化办副主任、主任,后调任山阳县审计局,之后又调回山阳县水务局任纪检组长和党支部书记。她的老公刘明厚经营厂子和水电站生意,之前曾任山阳县驻西安办事处主任,专门负责招商引资,关系网比较多。

2009年,东大村村委会与庄园主人签订了租地合同,租地人的署名是刘明厚。爆料人说:“租地那天,人家拿了一兜兜现金,大行李装了97万。妈呀!都没见过那么多钱,人家后备箱都是一箱箱钱。”

《都市快报》记者从庄园内部人士处得到了一份3D规划图,图纸显示,整个园区前半部分是四合院,后半部分是别墅群,园内设施富丽堂皇。爆料人说,此工程前期已经投资四百万元人民币,老板预计投资两千万,“建好以后和宫殿一样。”

代管人孙会兰去年11月对《都市快报》记者说:“09年时园子开建,毛海琴当时是山阳县物资站的书记,后来是山阳县水电物资站的党委书记,给站上在西安买的东西,直接都拉到园子去了。”在这座院落内,有一个水龙头的配套水池上赫然印着“国家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山阳县农村饮水工程指挥部”的字样。国家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是国家出资、为西部贫困地区农村制定的专项项目,而毛海琴却将属于贫困县的饮水设施,搬到了自己的私人庄园里。

一个小小的山阳县,竟然冒出了豪掷百万、投资千万的一对官员。敢问毛氏夫妇,汽车后备箱里的整箱整箱的钱,都是二人的正当劳动所得吗?一座座现代“宫殿”和“庄园”,藏着草民们难以想像的奢华,却不过是中共官场众“老虎”及“虎蝇”的小手笔而已。

毛氏“行宫”

要论“大手笔”,当推昔日的“毛氏行宫”。在毛泽东执政期间,各地官员为其精心打造了至少60多处豪华“行宫”。这些处所的存在,揭穿了有关其生活俭朴、与民同甘共苦的谎言。最令人震惊的是,其中有几所“行宫”建于60年代初期,而当时正值三年大饥荒,多个省市饿殍遍野,甚至发生人吃人的惨剧。然而,党官们为了赢得领袖的欢心,照样大兴土木,耗费巨资,对百姓的困苦没有半点怜惜。

据网友“价值信条”统计,建于60年代前后的“毛氏行宫”包括:韶山“滴水洞”、武汉东湖“梅岭一号”、密云水库旁的“伟人别墅”、占地约一万平方米的庐山庐林一号别墅、济南南郊宾馆。其中关于“滴水洞”的兴建情况曾被多方披露。

1959年,毛泽东滴水洞口的韶山水库游泳,他对时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小舟说:“小舟,咯(这)个地方很安静,我退休后,在这儿搭个茅棚给我住住好吗?”后来周小舟被撤职。1960年5月,毛泽东再回长沙,又和新任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提到,韶山有个滴水洞,这个地方很好(《毛泽东生活档案》下卷,第817页)。张平化深谙其意,即刻考察、动工。代号“203”工程从1960年下半年开工到1962年完工,工程造价达上亿元人民币。

滴水洞本来设有三期工程,因为资金需求过高,所以仅落实了一期工程。即使如此,也是规模浩大:一、二、三号主体建筑面积共有3638.62平方米。设计参照中南海的住房式样,同时吸取苏联建筑保暖防寒的优点。供毛泽东居住的一号大楼有主房、副房、会议室、餐厅、娱乐室等;二号楼紧连一号楼,共有24间房,为陪同的中央负责人休息处;三号楼距一、二号楼有百余米,为卫士及其他人员居所。建材里选用的瓷砖,直接从苏联进口,因为当时国内还没有生产。同时,配合别墅的使用,还开通了韶山冲到滴水洞的公路,后来又增修了防核防空的防空洞。

“领袖”一句话,滴水洞出“行宫”。可是,大动干戈之后,毛泽东只在“文革”初期在那里住过11天,即1966年6月17日至28日。此后,“宫殿”闲置。

现在,“滴水洞”别墅已成旅游热门景点,每天参观的人络绎不绝。有一位游客写道,在参观时,导游说了一句“可惜它的主人只住了11天”,这时,有人议论说:“主人应该是人民”。讽刺的是,“人民”踏进“为人民服务”的“君主”的“宫殿”,还要付50元人民币参观费。其实,最深刻的解说词应为:根据毛泽东的旨意,中共湖南省委修建此别墅,正值三年大饥荒时期。全中国饿死了大约四千万人,创下人类历史上和平时期死亡最高记录。

毛泽东的“行宫”与毛海琴的“庄园”,时隔半个多世纪。两个主人在社会地位上落差巨大,两地建筑在风格式样上也大有不同,但是,二者却一致的体现了中共官员作威作福的恶劣丑态。中共的体制,就是一部制造谎言和苦难的机器。中共培养出来的干部,若要保持廉洁,则必不为体制所容;若要同流合污,则可赚得盆满钵盈,而代价是弃善向恶,最后很可能罪行败露、落马入监。从彼时“行宫”看今日“庄园”,中共的邪恶未变,仍然在侵吞民脂民膏,仍然在吞噬著灵魂的良知。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