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张德江被称“国妖”前景不妙

在近日传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南下深圳会见香港部分建制选委,下达指示支持林郑月娥竞选香港特首,并称是中央政治局一致决定后,2月10日,据信有北京高层背景的香港《成报》再度发表署名汉江泄的评论文章,直指张德江是在“隐藏狼子之心”,耍手段,违反“一国两制”。文章在将此南下行动与张返回北京后主持召开座谈会,数度喊出以实际行动维护以习近平为核心的权威等相对照后,将张德江定性为“口言善,身行恶”的“国妖”。

文章说,古时传说狐狸能够变成人形来迷惑人,但它的尾巴却始终变不了,成为妖的标志,即指坏人的本来面目或迷惑人的罪证。文章为此特意将三只狐狸作为张德江、张晓明、林郑三人的背景图,同时在他们身前画了三条狐狸尾巴。其意不言自明。

文章随之还解释“国妖”即是“两面人”,而张德江拥有不少“两面人”特质,如表面谋划发展,背后官商勾结;口头上讲克己奉公、廉洁自律,实则利欲熏心、毫无底线;表面“一心为公”,背后全心谋私,贪得无厌,机关算尽。

“国妖”一词似曾相识。中共落马高官中首个也是迄今为止被官媒公开称为“国妖”的惟有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2014年在周永康被正式宣布逮捕后,12月10日,《人民日报》发文直指周永康的所作所为与中共历史上出现过的“叛徒”区别不大;同日,中共军报批徐才厚是“两面人”,是“用面具掩盖肮脏灵魂”,而这样的“口言善,身行恶”的“两面人”在历史上被称为“国妖”,治国者要“除其妖”。

似乎是为了让人们进一步了解何谓“国妖”,上海澎湃新闻网刊文进行了进一步的阐释,如西汉末年表面礼贤下士实则心怀篡逆之念的王莽,当代历史中“四人帮”之一的张春桥。文章认为历史上兴风起浪、作祟百端的正是这些“国妖”。

显然,徐才厚之所以被称为“国妖”,不仅仅是因为其令人乍舌的贪腐,更在于其与周永康等人犯下的谋反罪,即意欲篡夺最高权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国妖”可以说是“两面人”,但并不完全等同于“两面人”,因为“两面人”并不一定有篡夺权力的欲望,而“国妖”却有。

两年多后的今天,张德江被定性为第二个“国妖”,虽然是由香港媒体冠名,但考虑到其背景,这样的疾言厉色无疑不同寻常。其传递的信号就是北京最高层对于张德江的擅自行动,对其的两面派作风非常不满,同时点出了其所为的目地在本质上与徐才厚、周永康并无不同,即与最高层对抗,通过掌控香港逼宫,进而夺取最高权力,而这正是历史上兴风起浪、作祟百端的“国妖”的翻版。

笔者此前分析已指出,作为江派的前台人物的张德江,利用其人大委员长及兼任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的身份,一再在香港搅局,包括2014年人大8.31决定和去年的“释法”。另有消息指,江派很多的洗钱、走私和贪腐大案,都是在张的掩护下才得以进行,且日前“两高”(最高法、最高检)抛出的所谓“司法解释”,试图升级打压法轮功,幕后也都是张德江一手操纵。

而张德江近日急匆匆南下亦与江派高官“高级白手套”、“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被带走调查有关,这也说明习近平动肖建华确实击中了江派的软肋。

那么作为“国妖”、“两面人”的张德江的下场会如何呢?去年5月21日,中共中纪委机关刊物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刊登了《“两面人”在社会上还是党内,都被人鄙弃》的文章,文章列举了若干个“两面人”,如徐才厚、苏荣、王敏、万庆良、廖少华、杨卫泽、卢子跃、李嘉等,并勾画了“两面人”的八副“脸谱”,如表面标榜看齐,背后妄议中央;表面五湖四海,背后拉帮结派;表面勤奋吃苦,背后享乐奢靡,等等。

文章明确指出:“两面人”,无论在社会上,还是在党内,都是被人鄙弃的对像。“鄙弃”暗示著被拿下。

而《成报》最新的文章的结论是:“两面人”无论怎样伪装都难逃被揭穿、被惩治、被清除的下场,并且是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其还引用了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谈及“两面人”的那句话:“必须及时把他们辨别出来、清除出去”。

张德江被港媒冠以“国妖”以及此前官媒释放的惩办“叛徒”,清除“国妖”的信号,都在昭示著张德江前景不妙。中共十九大前,张德江以何种方式谢幕,是否会步徐才厚被查的后尘,都是我们关注的焦点之一。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