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红色恐怖–血统论兴衰(上)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13日讯】1966年8月被称为“恐怖的红8月”,仅在北京一地,红卫兵就打死了上千人。而触发这一切的是以一幅对联为代表的“血统论”。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我们专访了文革受难者遇罗克的弟弟,旅美作家遇罗文,来听他讲述所谓“血统论”的缘起。

1966年7月29号,北京航空学院附属中学出身于干部家庭的学生,贴出一幅对联,公开喊出了以“血统”划分好人坏人的口号。

旅美作家遇罗文:“学校最早贴出一副对联,写的是‘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横批是‘基本如此’,这个东西刚一出来大伙就非常惊讶,这叫什么呢,太混不讲理了。但是红卫兵写出来,谁也不敢说什么,红卫兵当时简单就像大王一样,谁也不敢惹。”

这副对联使得“血统论”迅速从高校扩散到社会,笼罩北京城。不同家庭出身的人顿时落入冰火两重天——干部家庭的子女被激发出革命激情,激进的要当好汉,而所谓“出身不好”的人却胆战心惊。

遇罗文:“中共从49年以后到文革前一直在贯彻著这种血统论,非常不合理。尤其毛泽东后来两次提出不能忘记阶级斗争,不平等不合理的这种事就更严重了,但是到了文革,就可以说到了登峰造极。”

顺着“阶级斗争”的狂潮,“血统论”蔓延全国,以高干子女为首,所谓“红五类”出身的学生红卫兵兴起,对所谓的“黑五类”的一场红色恐怖。

北京率先冲进了“恐怖的红8月”——从8月5号师大女附中副校长卞仲耘被红卫兵打死,到8月底,红卫兵已经在北京市打死了上千人,中央文革小组表扬他们“战果累累”。另一方面,“劣等血统”的人则随时可能丧命。

遇罗文:“我说的就是北京南一中的事。有一个老头他本来是传达室的工人,但是忽然发现他爸爸是地主,然后就给他关到劳改队。那是冬天,用凉水去浇他,浇完之后马上改成热水,就接近开水,反复的一会儿凉一会儿热,就把这老头活活烫死。”

而红卫兵在8月18号受到毛泽东接见之后,更是从校园走上北京街头,所谓的“破四旧”,仅“红8月”就抄了3万多户人家。连北京知名的吉祥剧院也被变成屠宰场,总是“人满为患”。

遇罗文:“这个吉祥剧院就被这些红卫兵当作一个杀人的屠宰场。他们打人的手法非常残暴,而且是很专业。就跟凌迟似的,不让你马上死。把人打得已经昏迷了,他们就用一桶浓的碱水倒在这个人身上,这个人一下就疼的蹦起来,紧接着就心力衰竭而死。甚至比如有母女俩个人被逮进来,他故意当着母亲的面,把她孩子先打死。然后等她妈神经失常了以后,再把她母亲打死。”

旅美作家遇罗文估计,吉祥剧院前后可能关过几千人,但据他所知,活着出来的只有俩人,其中一个是知名知识份子章乃器。

而“劣等血统”的人只能自杀,决不能反抗。崇文区榄杆市的房产主李文波,在“红8月”中忍无可忍的反抗,红卫兵不仅将他活活打死,还将这一带血洗7天。北京市公安局等也进一步扩大舆论,声称为防止所谓“阶级敌人报复”,农村也要先下手。

于是红色恐怖从市区迅速扩散到郊县,终于引发了大兴屠杀。据统计,1966年8月27号至9月1号,大兴县的13个公社、48个大队,先后杀害“四类分子”及其家属325人,其中年龄最大的80岁,最小的仅出生38天,22户人家死绝。

引发一时狂潮的“血统论”是如何由盛转衰的呢?请关注下一期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明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