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六四学者曝屠杀真相:38军才是屠城第一军

【新唐人2017年02月15日讯】近日,有澳门军事评论员在港媒上发文称,1989年的“六四事件”发生后,外界盛传中共第38集团军没有参与对学生和北京市民的屠杀,27军则被指杀人最多,但这与事实不符。事实上38军撤换军长后,在天安门和西长安街上“杀人如麻”,是“屠城第一军”。

澳门军事评论员黄东2月10日在香港《明报》上发文指出,2016年底英国国家档案馆新解封的一批涉及1989年北京六四事件的机密文件中,有关中共第38集团军在这次事件中“与镇压行动保持距离”的说法,与上个月美国中情局解密的六四档案中有关第38军没有参与清场的内容,“已证明几乎完全失实”。

文章表示,从六四事件的亲历者吴仁华的系列著作与文章可知,虽然38军军长徐勤先少将拒绝率领军队参与镇压而被捕,但该军换上张美远任军长后,不但参与了镇压,而且杀人“杀得最凶狠”。

该文披露,当年代号“51034”的第38军,在天安门和西长安街上杀人如麻,堪称“屠城第一军”。不过,该军在六四屠杀后的几天里,故意混淆市民视听,命令第38军装扮成爱护人民的部队,减少市民阻力和抵制,竭力掩饰自己满手血污,并把罪名都推到了第27军身上。

但其实第27军除了两个师属侦察连等参与捣破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指挥部、协助抓捕学生领袖外,并没有发现军方及民间记载的杀人记录。

文章表示,之所以发生这样的谬误,一方面是因为第38军军长徐勤先少将抗拒镇压,而且该军是最接近北京市区的集团军,军民关系一向融洽。老百姓的消息又不灵通,加上“爱屋及乌”,故而不相信38军会对手无寸铁的民众大开杀戒。人们怎么也想不到,更换军长后的同一支军队竟然“杀得最凶狠”。

至于到底是第38军党委还是戒严部队指挥部,或者是中央军委想出来的“误导世人的馊主意”,尚有待查证。

2007年,在“六四”18周年纪念前夕,历史文献学者、六四事件亲历者吴仁华撰写的《1989年天安门广场血腥清场内幕》(简称《清场内幕》)正式出版。这部书完整记录了“六四事件”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的全过程。

据《清场内幕》记录,在六四事件中被屠杀的人,除了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的学生外,为了保护请愿的大学生而奋不顾身用血肉之躯阻挡全副武装的军队进城的北京市民死伤更加惨重。

在6月3日晚上10时至6月4日凌晨1时30分,参与戒严的军队开枪杀人事件,主要发生在西长安街的木樨地、复兴门立交桥、西单路口,以及天安门城楼附近和天安门广场北端,开枪的部队主要是陆军第38集团军。其次发生在天安门广场南面的虎坊桥、天桥、珠市口、前门一带的开枪事件,主要是空军第15空降军所为。

吴仁华在《清场内幕》中指出,第38集团军是六四事件中杀人最多最凶狠的一支部队。他们历经四个小时,突破数以十万计的学生和市民的重重堵截,杀入天安门广场。从公主坟路口到天安门城楼约七公里路程的西长安街一带,是杀人最多、情况最惨烈的地方。38军将整个西长安街“杀成了一条血路”。

当时正在北京体育运动学校读书年仅18岁的张健,就是被38军一名中校军官用五四式手枪近距离连开三枪,导致右膝盖受伤,右大腿股骨粉碎性骨折,一颗子弹头至今还遗留在身体内。

随着38军部队的挺进,天安门城楼一带枪弹横飞,不少学生和市民中弹伤亡。许多民众冒着生命危险,自发在枪林弹雨中抢救伤者。

文章披露,在六四事件这杀人罪凶狠的还有第15空降军。这支来自空军的空降部队从天安门广场南面杀向天安门,几乎与38集团军同时抵达天安门广场。

这是一支受过特殊训练的部队,战斗力强,武器装备精良。他们在向天安门广场强行挺进的过程中,几乎人手一支冲锋枪,一路开枪杀人,下手毫不留情,沿途在虎坊桥、天桥、珠市口、前门等地,尤其是在珠市口,打死打伤不少民众。这条路线遇难人数仅次于西长安街。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所著的《六四死难者名单》一书,许多死难者就是死于第15空降军的进军路线。

“清场内幕”还中提到,当时陆军第28集团军是唯一成建制没有抵达上级指定执勤位置、故意令全体任务失败的部队。在六四当天中午,戒严总指挥刘华清曾派直升机飞往28军停滞的西长安街木樨地去督战,当时已听闻其他部队开枪屠杀民众的28军军人正气愤不已,于是有人用63式装甲车上的59式高射机枪向前来督战的直升机射击。

事后,28军军长何燕然和政委张明春被降级调职,同样消极抵制镇压行动的第39军116师师长许峰则丢掉了军职。

(记者阿竺综合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