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器官移植数据造假 黄洁夫回应被删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2月14日讯】国际肝病研究协会官方期刊《国际肝脏杂志》撤下两名中国器官移植专家的论文,并终身禁止二人稿件的消息,引发外界对中共器官移植黑幕的关注。多次公开漂白中共活摘罪行的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再次就此事件发声,不过随后这些报导在中国大陆也被删除了,更令人感觉这其中的水很深。

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郑树森,和肝胆胰外科主任医师严盛,去年10月在《国际肝脏杂志》(Liver international)网站发表的论文中提到:浙一医院在2010年4月到2014年10月间,共做了564例肝脏移植手术,这些器官全部来自心脏死亡的器官捐献者,他们强调“没有使用来自死刑犯的器官”。

不过,这篇论文一发表,立刻受到医学界的质疑。澳洲学者罗杰斯(Wendy Rogers)质疑,一家医院不太可能在4年内从器官捐献者身上取得那么多肝脏。由于肝脏是很敏感的器官,必须在病患死前快速取出才能“保鲜”和移植;一旦病患死亡后,他的肝脏通常已经不能用于移植了。罗杰斯向该期刊投诉,论文不仅造假还“缺乏可信证据来证明器官来源符合道德伦理”。

《国际肝脏杂志》要求论文作者必须在2月3号前提出证据,证明器官来源符合道德伦理,以反驳外界的指控。不过,论文作者一直没提出回应,因此该期刊不仅撤下了这篇论文,并且宣布终身禁止郑树森、严盛二人投稿。

去年8月在香港举办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郑树森的论文也因器官来源不明,而被大会取消。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第一个要监控的就是郑树森,你都已经在香港出事了,都还让他去投稿,这就说明根本就不存在王海波说的监控不了,这是谎话。”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分析认为,美国2012年到2014年,心死亡的捐赠者,肝脏可以用的比例平均还不到30%。假设中国的可用率是30%的话,满足564例的肝移植,它就需要1,880例心死亡捐献。

横河指出,2012年到2014年中国只有2,326例捐赠,也就是说全中国捐赠的80%就被郑树森一个人用了,在没有有效全国分配运输和捐献系统的情况下,郑树森怎么可能做到?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言人汪志远:“其实,从我们‘追查国际’调查掌握的情况看,就浙江大学附属医院,郑树森所在的这个医院,他一年的器官移植就达几千例,2016年5月4日,我们打电话到他这个科室,移植科,他那个护士长接电话,就直接说他们一年几千例。”

大陆媒体引述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的说法称,论文数据失真,数据是下级医生统计,他和郑树森都不知情。不过,随即这些报导都被删除了。

对此,《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言人汪志远表示,浙江第一人民医院的移植数量,就已经达到全国数量的四分之一,那么与浙江大学附属医院相同类型的全国169家医院,那将是多大的数量?光是这一点,黄洁夫就得出面承认数据造假。

汪志远:“黄洁夫出来回答,那回答呢造了一个小的数字,可是小的数字过后再一算,仍然超过他(公布)的总数十倍,所以他这个数字仍然不行,就赶紧把它删掉,删掉了,这个谎言毕竟是谎言,这个谎言循环产生的矛盾,使他不能自圆其说。”

香港《明报》报导,目前,在大陆内地谈论器官移植仍是禁忌话题,中国学者器官移植论文遭撤稿的报导,已全数被删除。至今,论文作者仍仅以统计疏失搪塞,更令人觉得内含隐情。

台湾媒体指出,中国非法器官摘取猖獗,欧盟去年也曾发出声明呼吁,中国必须停止从良心犯身上活摘器官。

采访/陈汉 编辑/黄亿美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