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环球时报专访证明黄洁夫说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15日,在梵蒂冈器官会议之后,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发表了专访黄洁夫的文章。文章中提到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黄洁夫说:“在2007年制定条例后,……至今在中国的器官移植体系里已没有外国人”。

就在去年8月,《美联社》等国际媒体报导,一名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患者在中国换肾只等了三天。总部位于加拿大蒙特娄的器官移植学会得知这项消息后,曾立刻致函黄洁夫。所以黄洁夫是知悉此事的。环时这篇文章首先证明了黄洁夫在撒谎。

中共声称2016年在中国停止摘取死囚器官,一个外国人的资料也不可能登录分配系统进行配型,这名加拿大患者所使用的供体器官既不是来自于死囚,也不是捐献的,那么,黄洁夫应该公开供体器官来自哪里。

黄洁夫要公开透明的还有作为国际说帖的“分配系统”,原因是捐献数量基层的实际情况与黄洁夫宣称的数字存在巨大的差异。黄洁夫不要推说捐献名单不能公开,因为官方与媒体都在定期宣传报导。只是官方与媒体公开宣传报导的器捐例子,慢性病患者居多,很多器官都已衰竭,至多只能捐眼角膜。那么那些移植成功的器官供体到底来自哪里,黄洁夫应该公开说清楚。

文章中,黄洁夫说自己“为取消使用死囚器官努力十几年”,那就更应该先说清楚他曾经执刀的500多例器官移植手术,供体器官来自哪里。500多例说不清楚的话,至少这一例要说清楚:2005年他在新疆做的肝移植手术,在什么样的对像身上可以在48小时之内找到并摘取二个适合的肝源。

黄洁夫还说“当年停用死囚器官,国内外压力很大”,这句话是在偷换概念。这十几年来,国际社会质疑的是供体器官来源,死囚器官加上捐赠器官与整体器官移植数量远远合不拢,直到被视为解答的2006年苏家屯事件曝光,弥补这巨大缺口的供体器官,只能是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当年就国际曝光苏家屯事件,时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以及时任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看似答非所问地狡辩“死囚器官”,恰恰暴露大陆法轮功学员被当成犯人对待非法关押的现实处境。关于中国大陆移植量暴涨与对法轮功这场迫害两者时间曲线的高度吻合,已有国际权威调查充分论述。

在环时这篇文章中,黄洁夫以肝移植为例称,在90年代之前,国内的器官移植基本是全面停止,之后才又才又重新开始的,并由此掀起移植手术高潮。只是黄洁夫把原因归于包括他在内的一批留学生回国带回新技术。

无米不能炊。“黄洁夫们”就算移植技术再高,没有供体器官还不行。中国大陆在2003年前后移植数量突然大幅暴涨,2005年发展到600多家器官移植医院,2006年在国际掀起到中国器官移植旅游,以及跃居全球第二的移植量,死囚器官远远无法满足

黄洁夫说,停摘死囚器官是自己在为死刑犯的人权努力,事实上是因为他与同行被国际学术期刊列为拒绝往来户。

事实与真相注定无法永远被掩盖。要是没有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披露真相,王立军研究死刑注射、薄熙来核准塑化工厂贩尸、周永康掌控的武警医院移植数量第一等等罪恶还将被掩盖。“黄洁夫们”犯下的罪恶说明,“黄洁夫们”不是医生,而是江泽民活摘利益集团的一把把屠刀。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