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曦湘鄂西疯狂肃反 3万红军杀到仅剩3千人

夏曦是毛泽东的校友,曾一起就读于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还一道参加驱逐军阀张敬尧的运动。1930年下半年,毛泽东在共产党内部发动反AB团的肃反运动时,夏曦时任湘鄂西中央分局书记、中革军委湘鄂西分会主席和肃反委员会书记,大权在握。于是,夏曦在湘鄂西发动了四次“肃反”,当时3万多人的红三军,经过肃反后,只剩3000余人。

夏曦出生在1901年的湖南益阳,参加过“八一”南昌暴乱,还是中共五大、六大的中央委员,担任过湖南、浙江、江苏3个省的省委书记。

夏曦坐镇湘鄂西发动四次“肃反

1931年3月,夏曦被派往洪湖根据地,任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书记。5月成立湘鄂西省军委主席团,由夏曦、贺龙、万涛3人组成,夏曦任主席。

1.第一次“肃反”始于1932年5月。

第一次“肃反”先从地方开始,尔后波及到红3军。先是湖北天汉县委军事部副部长杨国茂被张锡侯诬供,夏曦、杨光华即武断地认为杨国茂是改组派而将其处决。接着进行逼供讯,捕获了众多的改组派分子,不到两个月便“破获全苏区的整个反革命组织”。

湘鄂西党政军各级负责人中,90%被定为“改组派”,仅省委常委,就有反革命两人。夏曦还诬陷湘鄂西各级党组织,是“假共产党之名的反革命团体”,因而先后解散一批县委。

据湘鄂西中央分局之后向中央提供的报告(下简称“报告”)称,党政军各级干部均有被捕,第一次肃反被捕杀的各级红军干部和地方干部达1000余人,其中师以上干部27人,都是红2军团和湘鄂西根据地的创始人。

2.第二次“肃反”始于同年8月。

第二次肃反从湖北京山县六房咀开始,一直持续到长途行军结束为止。也是正值反“围剿”失败,红军撤离途中,又称“火线肃反”。

在火线肃反中,夏曦首先杀掉了红7师师长王一鸣、红9军政治委员朱勉之、湘鄂西军委分会参谋长唐赤英等人。

第二次肃反被屠杀的普通士兵和群众无法统计,其中仅团营连干部就有241人。

3.第三次“肃反”始于1933年3月。

夏曦发动第三次“肃反”中,大批老红军的创始人如周小康、陈协平、杨英、王炳南、段德昌被杀掉。报告称“逮捕236人,处死56人”。

夏曦逮捕了红6军军长段德昌(中共建政后中央军委确定的36名军事家之一),段不但被连续毒打,江奇还故意用钝刀斩其首,特意延续他的死亡痛苦。湘鄂边红军和苏区的创始人之一、红3军独立师师长王炳南被杀前已被打断双腿,是被人架著砍死的。王的二儿子也被杀。被打折十指的红3军独立1团政委陈协平则被石头砸死。

第三次肃反株连广泛,数千红军官兵被捕被杀。

4.四次“肃反”始于同年5月结束于1934年春。

夏曦发动第四次“肃反”,一直进行到1934年春天。报告称四次“肃反”“前后共逮捕了3000多人,党苏(苏维埃)干部十分之九为改组派。”

夏曦杀掉团以上干部在内的3000多人后,当时的中共中央派毛泽东去调查,结果毛下令又抓杀了2000多人。

1933年12月29日,湘鄂西中央分局委员宋盘铭在“公审”后被杀。担任红7师师长不到两个月的叶光吉和红7师政委盛联均也被杀。

夏曦在洪湖杀了几个月,仅在第一次肃反中就杀了一万多人。红三军中到最后有的连队前后被杀了十多个连长。完成了四次大肃反的湘鄂西根据地由原来的人马5万多人减员为4千人,杀得只剩下5个党员。

贺龙回忆:夏曦白天捉人,夜里杀人。捉人杀人都没有材料根据,都是指名问供。

1934年6月湘鄂西中央分局在黔东沿河县枫香溪召开会议。之后,中共中央来信,“批评”了夏曦等人,责令停止“肃反”。已被提上日程的第五次“肃反”才被取消,历时两年的“肃反”方告停止。

夏曦杀得洪湖水变色 3万红三军剩3千

夏曦抓人、杀人的理由和逻辑之荒谬,常常令人感到不可思议。贺龙曾说,夏曦的“肃反杀人,到了发疯的地步”。他不但下令杀人,自己也亲手杀人,他身边4个警卫员,被他亲手杀了3个。

当时夏曦定了各种名目抓人:二人相遇,在茅房里说句话即有“兄弟团”嫌疑;同乡相聚,买些花生来吃即加以“好吃会”之名;女同志拉家常,被打成了“荷花会”反动组织……而一人成了“改组派”,一经逼供,往往牵扯出一串人,人人自危。

当时撤离洪湖苏区时,夏曦下令政治保卫局将“肃反”中逮捕的所谓“犯人”一半枪决,另一半则装入麻袋系上大石头抛入洪湖活活淹死。

据说,当时吓得农民不敢下湖打鱼,因为打捞上来的多是死尸,湖水甚至变了颜色。中共建政后多年,洪湖还能挖出白骨。

一个公开的事实是,3万多人的红三军,经过肃反后,加上部分战死和逃亡的,人数下降到仅有3000余人。行军从头可以看到尾,出现枪比人多的怪现象,士兵没人敢当班、排长,生怕冤枉送命。这些数字都只统计了军队被杀者,未将地方上的冤魂统计在内。

江奇“发明”20多种酷刑

江奇是夏曦密友,他发明了“鸭子凫水”、“背火背篓”等20多种酷刑,受刑者不死即残。省委巡视员潘家辰被捕以后,右手被打断,但他至死不承认自己是“改组派”,并大声喊叫着要他们拿刀来,剖开他的胸膛,把他的心拿出来,看看是黑的还是红的;后来又遭连续毒打,以致神智不清,关节全被打断,最后他只求一死。

红9师政治部主任戴君实在被打昏后指认了名单上的人,他对湘鄂西省委代理宣传部长庄晓东说:“但愿早死,请您为我们昭雪吧”(庄晓东:《历史教训要讲清楚》)。已死去的湘鄂西苏区主要创始人周逸群,被夏曦诬为“改组派首领”。

在第二次“肃反”时,几乎每个团都有“改组派”连,把那些受审察的人集中在一起关押,行军时用绳子捆成一串,有时甚至用铁丝穿在锁骨上,每个人还要背上比别人更重的负荷,并且随时都有被杀害的可能。

柳直荀妻子李淑一回忆:丈夫被诬为红3军“改组派”书记,每天被拷打至深夜,判死刑那天,其实已经残废,但还是被乱棍打死。

夏曦之死

1936年,夏曦在贵州毕节县七星关的一条河里神秘死亡。关于夏曦的死因,有若干种说法,比较可信的说法是,1936年2月在长征路上,夏曦因前去劝说一支离队的队伍,途中落水,有些士兵看见了,本可相救,但因对夏曦的“肃反”乱杀人非常气愤,所以没人愿意去救他,夏曦终至溺水身亡。这无疑是夏曦的悲剧,但也是他多行不义的结果。

极为荒唐的是,夏曦这么一个疯狂的肃反杀人魔,死后居然还被中共立碑纪念。不仅夏曦溺亡的地方建有纪念碑,在洪湖各地的中共党史纪念馆,也能看见他的画像,甚至摆放在显眼的位置。也许,对中共来说,正是夏曦这样的人替它们建立了用血腥恐怖进行统治的基础,这或许才是一个杀人狂魔死后仍受到党内祭拜的根本原因吧。

(文:唐清清/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