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制宪思想记录之廿三:劳动者权益

三十一、劳动者的正当权益在中共恐怖组织控制下的中国得不到保护的事实便是在全球范围内亦无多不晓其情者。我自己的职业经历在这方面留下许多具体的痛。司法制度永与黑心的资方结盟已是公开的现状。

文明社会制度下,独立司法的存有及独立工会组织的建立,构成劳工权益保护两个坚不可摧的支柱。而在中国,表面形式上看两个方面是都有,而于劳工权益保护而言它们的作用却正相反。所有我经历的大企业侵犯劳工权益的恶例中,“工会组织”都赫然站在罪恶的最前列。资方把中共安置的“工会”当成是出面实现压迫、侵害劳工权益的工具或是天然的机制。劳工权益被侵犯后,“工会”干部永被驱使前去给工人施压,或劳工死亡事件中由他们出面威胁、压制、阻挠死者家属实施正当的维权活动。有些案件中,本当保护劳工权益的“工会”及“司法”机构会同时出现在阻挠劳工实现合法利益的环节上。

大略上是1999年上半年,我参与了一起法律授予援助案──为43名死亡矿工难属提供法律援助,那时的维权同样黑暗无比,矿工死难事件频发,但无论多少矿工的血、多少劳工的死亡,都不能对这邪恶政权及其存在的基础──社会造成些触动。与对劳工权益保障方面永不可改变的昏馈的狰狞面目及永不可撼动的低效率形成格外鲜明对比的是,劳工权益受到损害后,对劳工的压制及阻挠维权的表现方面,邪恶当局操纵下的“工会”与“司法”部门,总是耳聪目明且出了奇的高效,损害后果越严重越明显,尤其是死亡案件中。

43个年轻的生命,多么沉重而惨烈的现实,对每个家庭而言,这是人世间最沉重的痛苦,这种痛苦终生不得摆脱,更何况有些家庭有两条人命在这次人祸中死亡。令人震惊的是,我到了那个事故煤矿后发现,那里已组成一个庞大的对付死难者家属的有组织的临时群体。昌吉州政法委、市政府民政局、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市工会、企业工会,组成一个压制死难者亲属的具体的组织。这就是中国的特色,每个劳工都被视作是它们潜在的敌人,而一旦劳工权益被损害,尤其是出现伤残或死亡后果的,潜在的敌人便具体化了,它们便开始了有组织的对付。“工会”人员、“法院”、“公安”人员轮翻找我,软硬兼施,要求“无条件”服从地方稳定大局、协助政府作好家属的“工作”。

服从大局,就是要在触目惊心的死亡面前像他们一样昧却灵性、万众一心去压制死难者亲属。从他们成立的“解决问题工作组”组成看,使人厌恶及绝望的是这个政权无处不在的黑帮本质,尤其是法院、检察院的赫然在列。一次事故造成43人死亡,这种对社会严重危害的犯罪存在却不是他们介入后要查处的,他们介入的目的却是与造成罪恶的资方抱团,帮助资方来压制死难者亲人的。黑政府投入了巨大的人力,每个死难者家属都被几位“政府工作人员”不舍昼夜地围着。一则是将他们各自隔离,不使难属们彼此间联络,另一个则是给本即处在巨大痛苦中的难属们造成一种不能摆脱的心理压力,甚至是绝望,迫使他们接受低得可怜的“赔偿金”。

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是中国劳资关系力量天壤之别的不对称、不平衡。劳工平时被沙化而一旦突发劳工权益被损事件后果时,则迅速地被有组成地绝对沙化,造成绝对孤立无助的处境。正常社会里,自由工会组织于劳资关系中平衡著双方的日常关系,当这种关系由于非常事件而失衡时,则由作为社会公平衡器的完全置身劳资利害关系之外的、具有独立中立地位的法院应一方的请求而介入纷争,以国家压迫力量为后盾,重新平衡劳资双方的利益关系,使非正常的局部社会关系局面复常。

当一个社会,既无独立的工会组织,又无独立公正的司法保障时,人们尽可想像会处于怎样的使人绝望的失衡状态,劳工会堕入怎样的被压迫、被绝对奴役的苦渊。许多环境下,连劳工的生命都完全掌控在黑心的资方手里。震惊国人的陕西陈家山煤矿瓦斯爆炸造成近300人死亡的事件便是一次迄今不为外人了解的人祸事件。我曾在事故发生后两次到陈家山媒矿进行调查,第一次到陈家山煤矿后,因一群“不明身份”流氓的骚扰而失败,第二次去,黑帮当局为阻止我的调查,竟至调集数百名警察,从矿区以外公路沿途4公里范围内布置了大批警力截堵,结果得了准确信息后,我提前8公里下车从偏僻山路进入。具体灾难发生的许多细节我已记不清了,但这次事故完全是一起冷血的人祸灾难却记得格外清楚。

井下坑道作业面瓦斯聚集是经历了一个过程的。危险局面使许多人心惊胆寒,作业面负责人每两个小时升到地方面一次,几乎是带着哭腔向有关负责人报告危情,哀求赶紧让工人撤出,但每次遭到的都是大骂,其中有一句在被调查过程中反复提起的话是:“上面他妈的年底要的是产量,不是保你们的命。”这些所有的事实过程大都是事发当天死难者下井前讲述给他们亲人的,而事发当天其中一名矿工拒绝下井,说:“当官的都是牲口,硬把人往死路上赶。”结果就他一个人活了下来,但他从此每天被盯踪不得与外人接触。

我曾经有篇文字,标题似是“温家宝说我这次来就是给你们解决问题的”里面谈到,12名罹难矿工的妻子每人携带各自的孩子,于温家宝到陈家山前一天戒严还未开始前,步行在8公里以外,秘密隐蔽在温返回时必经的路基下,因为当局戒严的线路是8公里(都是同情者向这些难属们泄露了相关信息)。第二天下午,当温的车队返回经过时,悲壮的一幕突然出现,12名寡妇携儿带女呼天唤地拦阻了车队,温向他们保证这回一定解决问题。温的车队离去还未消失在这群绝望者的视线里,使他们目瞪口呆的暴行发生了,警察两人一组扑过来,将她们及孩子们扑倒在地,然后都被两人拎起扔下路基,惊恐不已的孤儿寡母们嚎啕成一片,当面向温家宝答应一定解决问题的官员及鹰犬们的车队离去,在那里蹲守了一昼夜的孤儿寡妇们还得自己走回煤矿。

我常想像那悲壮的场面里,那下达命令及执行命令将孤儿寡母们扔下路基的“公职人员”们,他们自己不知何以看待这种禽兽以下的暴虐,真不知他们每天何以睁眼直面天日!但这种画面里,孤儿寡母们悲惨无助的境地却也正是中国劳工整体的命运的缩影。

2017年后,国家将刚性保障、监督自由独立工会组织的建立及其健康地、独立地在法律保障的范围内生长、发展,保障劳工的罢工权利,保障他们得到最合理的工资,保障确定的休息权利及年度最低带薪休假权利。在确保劳动者尊严和健康的前提下,制定工作环境及劳动安全保护标准,全面建立失业保险、就业培训等就业扶持政策,同时,将机制性监督并防止资方利用优势地位及劳工就业心理,妨碍劳工权益,尤以防止劳工订立类似美国1898年《尔德曼法》禁止的资方强迫工人签订“黄狗合同”(即工人必须承诺不加入工会,否则不予雇用之)的情形。全面保障劳资双方关系的健康发展。

附:高智晟《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草案全文下载。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标题为编者所加。)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