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我们都是良家妇女

【新唐人2017年02月20日讯】 一日,在名城哈尔滨街道边的面铺里上演了一场闹剧,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笑过之后却让人感到心酸,慨叹世道的变迁,人心不古,中共自窜政以来,破坏传统、打压“真、善、忍”信仰给人们带来了什么?老年人不敢想,中年人不去想,年轻人懒得想,孩童们就更什么都不知道了。还有很多人沉迷在手机、电脑中,恍如隔世的看着还有自我意识、思想的人们仰天叹息;看着坚守道义的好人受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谋取暴利而麻木不仁。中共魔教思想理论体系治下的一切都颠倒了,育化出的“人民警察”更是“出类拔黑”,怕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到应有的“德性”了,他们是中国受中共迫害最深重的社会群体之一。他们不仅被利诱驱使著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打手,也在鱼肉百姓。

“清新苏绣坊”就坐落在一条二类街道路旁。门上的牌匾古香古色,也很有创意,主人是一对表姐妹。两人经过多次闯江南学到了一手好刺绣活计,回来开店,经营十多年了。慕名而来的人,一拨一拨的来学,学成了又一拨一拨的离去,有的也在开店了。不光教刺绣,还有盘金绣,珠绣,绳编等等技艺。真丝绣品的创意,色彩、技法都是很讲究的,绣品也远销国外。两姐妹善良,待人和气,有耐心,而且幽默,使得小秀间里不时传出笑语。老少妇女都愿意到她们那儿学活、做活,两姐妹在同行业中也颇有名气。

这间绣坊的路对面不远处有一个派出所,对!就是中共警察办公的地方。

一日,吃过午饭,人们在闲聊,也有的在欣赏别人的作品,切磋针法技艺。下午一点一过,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绣架旁开始绣活。刺绣作品的尺寸不等,大幅作品要卷起来绣。一位七十多岁身着讲究,文质彬彬的老人正在绣一幅“花开锦绣”。新进学员问她能看清吗?她说:能看清,我一绣活就都不难受了,心很静,仿佛回到了从前。用真丝线一针一针的绣,那花绣的太漂亮了,活灵活现,光鲜欲滴,绣品比桌面长出许多。还有绣“金陵十二钗”的,有绣山水花鸟鱼虫的、也有绣草木动物的,大家都很专心,房间里静了下来。

突然门咣啷一声被撞开了,闯进来一个警察。手里端著枪,大吼一声:“举起手来”。女人们下了一跳,木在那里。紧接着第二声吼叫:“把手都放到桌子上”。女人们每个人手里拿着绣花针悬在桌上,有一人还把手扎出了血。第三声吼声是:“把身份证都掏出来”。这时教活的张老师(表妹)缓过神来赶紧上前搭话:“我们都是良家妇女,做针线活的,哪有做活还带身份证的,您呐要看身份证提前告诉我们。兄弟您也够辛苦的了,咱家没有什么好东西,您看看喜欢啥,送您一件作个纪念。”

那位盛气凌人的警察举著的枪垂了下来,眼睛不够使的浏览著房间里到处悬挂、琳琅满目的各种作品。还是二老板人机灵,会说话,跟着警察身后,一边介绍一边随手拿起一个挑杆儿把一个绳编的大绿蛤蟆挑了下来:“兄弟,把这个吉祥物送给您吧,挂在车里很好看。”警察接过蛤蟆,捏著上边的吊线离开了绣房,临出门未忘说了一句“明天都带上身份证!”张老师陪着笑送到门外,看着警察走远了松了口气,回到屋里。

大家一下子炸开了锅:“什么世道呢,这简直就是土匪!就是明抢嘛!”张老师脸憋得通红,自我解嘲的说了一句:“孩子们都说,警察叔叔是流氓!我看他还想看绣品,赶快摘了一个挂件送给他,要是看上哪件?迤罚?我损失可就大了。小的几十元,大的几千、一万多啊。”大家七嘴八舌议论著:这就是人民警察爱人民,更爱人民的财产!第二天那个警察没有来。可那场惊吓留下的愤懑却延续了几天才淡去。

作坊里又恢复了昔日的恬静,很像古时的从前。

(责任编辑:雨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