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王林“大师”为何没有熬过元宵

在热闹喜庆的元宵节到来前夕,那个曾经呼风唤雨行走政商之道的江湖大师王林还是气绝而亡,没有外传的那种神迹出现。江西“抚州法院网”传出的消息是,“王林因患ANCA相关性血管炎、自身免疫性周围神经炎,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在医院死亡。”

王林大师走了,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应该松了一口气,2017年1月12日,江西省抚州中院裁定,因王林患有严重疾病,无法出庭,决定对王林取保候审,并对王林中止审理。有消息称,2017年1月10日,王林在看守所病重曾一度昏迷,被送到江西中寰医院抢救。王林的医生随后向其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单。

具有特异功能的气功大师在看守所不到两年,保释出来还不足一个月,其最后结局如同他的关门弟子一样,不禁让人感慨唏嘘!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经不起在看守所的折腾,当然,王师大死之死,许多背后的故事也就此划上了句号,无论是政坛还是商界,许多人可能安然入眠!

2015年7月9日,萍乡警方接警称,萍乡市人大常委、江西省人大代表邹勇遇害,安源分局立即依法立案侦查,发现刘锋、朱理等人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进一步侦查了解,王林(香港居民)、黄钰刚(广东省深圳市人)亦涉及此案,而邹勇正是“大师”王林的关门弟子。

王林曾以“空盆来蛇、断蛇复活、纸灰复原、意念移物、凌空题词、徒手断钢筋、轻功悬空提水行”等“超凡本领”,以气功“大师”的身份享誉政商两界。包括原江西省检察院原检察长丁鑫发、原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宋晨光、原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等高官,都与王林关系密切。

公开资料显示,邹勇1969年7月出生,2000年创办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邹勇还是萍乡市人大常委,江西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

对于邹勇的发迹史,王林称,邹勇此前是萍乡一个“小混混”,听说刘志军拜访过他,开始向他送礼并且拜师。随后,攀附上了刘志军,并且要到了一个铁道旁待拆的货场,并将之改建成煤炭储运中心,“后来还拿到了几条货运线,在刘志军大力支持下,邹勇暴富起来。”

而邹勇认为,王林是个骗子。他称,他花了500万元拜师费投入王林门下炼功,同时还花费440万元为王林购置一辆劳斯莱斯,同时过年过节还要给王林送礼,然而,两年多时间一事无成。

师徒恩怨,爆发于深圳别墅案。媒体报导称,王林在深圳有个“王府”,在王林推荐下,邹勇也在该社区买了栋别墅,当时委托王林帮忙装修,并由此产生几千万的经济往来。按邹勇说法,王林不断地向他索要礼品、钱财,如果他不给,王林就大怒,在最激动时,王林曾放狠话:“不给就不要叫师傅。”邹勇称,发生纠纷后,他找王林理论,王林暴跳如雷,并称要用气功戳死他。

继而,两人经济纠纷不断升级,从房屋款到拜师费,两人甚至还曾对簿公堂。据统计,邹勇和王林师徒间,至少有三个案子:香港公寓楼纠纷案、深圳别墅案、茅台酒纠纷案。前两个案子,均为王林起诉邹勇,而后一个案子,则是邹勇起诉王林。目前,香港公寓楼纠纷案邹勇胜诉,深圳别墅案王林胜诉,茅台酒纠纷案尚未宣判。

2013年,在邹勇举报后,媒体纷纷起底大师王林,王林避走香港。2014年11月底,邹勇听闻王林潜回芦溪,12月10日,邹勇带着近百名员工,围堵王林在芦溪县的“王府”并向他讨钱。王林躲在“王府”中闭门不出,邹勇堵门6天,王林化装后逃到香港。

王林曾被指“涉嫌非法持枪”、“涉嫌非法行医”、“敲诈”、“行贿”等“七宗罪”。当时,江西省公安部门、卫生部门纷纷表态,将对媒体报导内容和有关举报进行调查。两年后,王林“行贿”、“敲诈”、“别墅违建”等问题,均不了了之。“非法持枪”和“非法行医”,也有了结论:王林非法持枪证据不足,王林非法行医未发现有效线索和证据。上述结论一公布曾遭到舆论质疑。

非法持枪一说,来自邹勇举报。邹勇称,王林家中私藏枪支,曾外出打野鸬鹚。他称,王林持有的是一支5连发来福枪。2008年,王林携枪到宜丰县一个水库打野鸬鹚;2011年,曾有人目击王林在芦溪“王府”后院,持枪打鸟。2013年8月1日,芦溪县公安局下达立案告知书称,该局认为“王林非法持有枪支案”符合立案条件,决定立案侦查。

2015年7月8日,在调查近两年后,萍乡市公安局通报称,在接到邹勇举报后,芦溪县公安局依法搜查王林两处住宅、三次传唤王林询问、询问了王林多个地点的社会关系人及邻居等二十余人,均未获得有价值的涉案线索,王林涉嫌非法持有枪支案件证据不足。

多名王林身边人士表示,王林和邹勇之间的关系,从邹勇带人堵门讨钱以后彻底恶化。2014年2月,邹勇称在深圳被王林马仔殴打。据当时曾前往采访的记者回忆,邹勇称他去王林位于深圳的别墅讨钱,被王林马仔拖进别墅殴打。“邹勇西装被撕破,还被打出了排泄物。”

“失联前,他就一直被跟踪。”据多个邹勇身边人士介绍,被绑架前,邹勇曾称被一辆外地车牌车辆跟踪。邹勇也曾向身边几名亲近人士出示过一张照片,照片是一张疑似王林在今年1月11日写下的“承诺书”。据悉,上述照片由邹勇安插在王林身边的眼线发给邹勇。

在这份“承诺书”上,写有王林的香港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并按有手印。“承诺书”称,“如邹勇在2015年元月前逮捕,我王林在24小时以内将百万提到王总所指定的地点。续后判了邹的死刑,愿以五百万元酬谢”。

据消息人士透露,在萍乡警方和卫计委对王林涉嫌非法持枪和涉嫌非法行医通报称未发现证据后,邹勇曾表示要带着材料前往北京继续举报王林。因而,邹勇遇害消息传出后,王林首先成为怀疑对像。

王林大师是个神奇的存在:在被指控非法行医、重婚、诈骗、偷税、行贿、赌博、非法持有枪支,平均几个月就因负面新闻上一次头条,并且这些指控大多并非空穴来风,有的甚至是王林本人承认过的,当地政府屡屡表示在调查,但王林大师依然能在“被调查”期间游山玩水境内境外来去自由。

有媒体曾报导,王林大师还是原江西省省委常委、统战部长宋晨光的高级顾问,宋常常会找王林大师占卜官运;王林和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更是好朋友,王林曾对刘志军说,要帮他办公室弄一块靠山石,“保你一辈子不倒”。最终,刘志军部长也倒了。

权倾一时的原广东省委副书记、广东省政法委书记朱明国曾向王林下跪,据说是王林帮其化解了“仕途危机”,所谓化解,实际上是“摆平”,即“(王林)利用其在官场的关系网,助朱明国过关”。不知道朱明国究竟遭遇过什么样的“仕途危机”,也不知道王林有何手段居然能帮朱明国过关。

朱明国投桃报李的方式是:每逢过年和王林生日时,朱明国都会亲自去芦溪“王府”,“每次都带着东西”;2011年,王林重病,辗转来到广州一家医院就医,正是朱明国安排的干部病房;媒体称朱明国曾送给王林很多黄金和一支进口勃朗宁手枪。

王林大师生前身边围聚著一大群信仰马列主义的无神论者,大大小小的官员和风姿百态的明星出于各自不同目的把王林扶上“大师”的神坛,如果没有官员为王林鸣锣开道,没有老板向王林进贡,没有歌星影星江湖名流捧场,王林岂会成为行走江湖名扬港澳的气功“大师”?

王林大师不过是官员精心炮制出来的一个演技并不高超、迟迟不肯谢幕的蹩脚演员,也是贪婪无度的官员藉以自慰的一剂精神鸦片,王林大师在这个时刻匆匆而去,让一众忧心重重的官员和名流松了一口气,那些热衷于烧香拜佛算命看相祈求升官发财的官员和名流,最终也会明白,王林大师不仅救不了他们,实际上连他自己也救不了!

──转自《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