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不杀人 它一天也活不下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活了一把岁数,一直想弄清楚统治中国的那个党为什么这么无道,凭什么随意杀人、撒谎、抢钱、拆房……几十年都在冠冕堂皇的做着同样伤天害理的事,它究竟有什么说得过去的理由?

我甚至一度替它想啊想,发现它找不出哪怕一条像样的理由洗清自己。最终只能归结为一条解释:一切都是为了保全它自己。但从哲学定义的角度,分析其存在的价值和理性,就算你为了保全自己,也要保得正直、保得在理、保得光明,保得让人心服口服。而这些,它一条都没做到,严格说,它的党性没法让它做到。因此,接下来,作为这个地球上的人类,作为有着5000年辉煌文明的中国人,就会得出结论:它,共产党,不能与我们同在;不是它死,就是我亡。而中华民族历经苦难,生生不息,一定会在一天早上,看到它在我们面前咽气。

关于它,奇书《九评共产党》已经说全了。在下的小文无意、也无法复制其宏钜,只能在百姓层面,一个想活明白的普通中国人角度上,发些言论,是为对共党毒罪的质问。可惜的是,共党对我中华生灵之屠戮,对我辉煌文化之荼毒,罄竹难书,区区几文远不能声讨其罪于万一。但作为中华子孙,我们生而仰之天地,去欲流芳后人,因为力小而不发声,祖宗是会怪罪的。由是费力留字。

===================

中国共产党这个党其实不是当代文明世界共识的政党,它虽然自称为党,最多只是一个团伙,成员多少不论。因为当今世界上所有文明组党的人群,都是为了有机会服务国民,实现政治家的荣誉和人生的价值。中共却不是。它从诞生到老去,只为自己团伙活命。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它创造了最大的特色:杀人

“人命关天”是一句重话。它道出了从古至今中国人对生命的极度严肃与莫大珍视。

某人貌似犯了重罪,依法要被杀头,只要此头最后一秒还长在项子上,一马驰来,某君高喊“刀下留人”,杀气腾腾的刽子手也会把高举的锃亮屠刀暂时放下,等待峰回路转的敕令,所谓千钧一发。也许,那声断喝,行刑台上跪着的人便起死回生,躲过鬼门关……这一幕我们都在大片中见过,哪怕是出自横店的国货。

至于该“犯”为何没被砍头,背后可能一大串故事——冤判、假证、报复、收买……不管何因,人命关天,天理难违,总是关节。

中国传统文化向来崇尚敬天爱人,从皇帝老子到平头百姓,没人可以肆意杀人夺命。唯有上世纪撅起的共产恶党,从一出生,就带着血债,以杀人为宗为乐,传染到哪国杀到哪国,延续到哪年杀到哪年。100多年的历史证明,共产党就是个杀人党、吸血党、人类天价生命的克星。

那些外国共党早已被天风吹散了骨灰,就不提了。单说盘踞中国还在杀人不休的共党。早年为匪时期流窜村野,嗜杀地主夺财乡绅,稍微壮大一点,就开始刀口向内,杀异己、毙同侪,扩圈子、竖威权。虽然戴着红色共产标签,竟不如传统土匪。匪们还讲个盗亦有道,它却只讲杀戮。

自己圈子里互咬斗狠,这也罢了。我最不懂的就是,从1949-2017,68年间,它抢到了政权,经营着地球人口第一大国,按说匪伪党性该收敛点了吧?不然,其杀人脾性并未因土布衫换上西洋装而改观。

笑眯眯、胖敦敦的雷锋叔叔按说不像土匪吧,一经党媒奉旨宣讲,便特别突出了“对待敌人要想严冬一样残酷无情”。你说一个和平年代,哪来那么多敌人?

党统久了,便看到没有谁能保证永远是“人民”而不变化成敌人:党国国家主席,共军大元帅,毛最亲密战友,先后都成了敌人,何况我辈。我终于明白,不树敌,这个党活不下去!不然没有任何恰当理由解释它的作为。不管什么“功臣”,不管直接间接为该党杀过多少人,只要与党性二心,马上变成敌人、被杀对像!而执行者恰恰是自己的党组织。

于是我又发现了其动物性:没有血喝,党也会活不下去。正好印证了它魔鬼孽子的原型,让它像人样,讲文明,不杀自己人也不杀别人,它不会,血统不对。你就是给它画一张天使外衣包上,它血管里流的还是黑色魔血,变不了。

我又想,它不杀人会怎样?讲理又怎样?嗯,不行。因为它事事没理。抢地主的地说是给农民,又不给了,讲理吗?说当政就实行美国式民主,又不实行了,讲理吗?说开放党禁报禁,至今没开,讲理吗?说……就别说了,它当匪时骗中国百姓支持它推翻国民政府的美丽承诺,你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兑现的哪怕一条。那怎么办?有枪就能办!杀人,弹压众怒,一步步杀,一拨拨杀。毛贼先杀“地富反坏右”,吓得农民不敢再要地;后杀敢言知识精英,杀得大众闭嘴;再杀党内妄议高官,杀得革命战友兔死狗烹;接着邓贼开坦克上天安门杀轧学生,浇灭全国反贪怒火;江贼又启动国家机器杀修真善忍的民众,彻底摧毁中国道德信仰……

一路看去,整个共党组织就像条超级杀人流水线,一天不停摆,一天杀人不止!8000多万中国人怎么死的?古今中外任何独裁暴政都无法超越的、弑杀本国国民的数字,唯有中国共产党做的到!你说,它是人的政党?!

我又问自己,难道它不知道这样杀人长不了,就没想过别的统治办法?客观说,它内部的“危机”派为了救党,也三不五时推行一段段的所谓改革、开放、平反冤假错案、思想解放之类,但总会被奉行共产原教旨主义的死硬派群起维护“党性”,以叫嚣“亡党亡国”为由倒退回去。这也合共党的为私本质。认真纠错,这个枪笔党、私货党早就玩完了。

好人靠讲理,坏人靠杀人。这么简单的话却包含着普世价值:尊不尊重生命,尊不尊重他人。

好人以商量处世,既然大家同生于这个世界,人命天赐,人和人、族和族、国和国,有什么不能商量的事呢?上至主义、信仰、边界纠纷都算,下至你欠我几块钱,我儿子不小心踢球打碎你家玻璃,无非就是你欠债还钱,我赔礼道歉,兴许我还会带儿子请你吃饭,结果不打不相识,酒酣耳热过后,不经意成了好哥们也说不定……文明关系之下,占再大理,也没权利剥夺他人生命;而生命不被剥夺,世界一片和谐。

坏人不然。他没学会讲理。小流氓是看胳膊根儿粗,大流氓则是刀枪相向。中国民间有句话: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就是这种匪气的写照,与文明甚远。古时还有句话“君子动口不动手”,在现实共产中国就更少了。动不动哪里的小盗贼为20块人民币砍了一个姑娘,一豪车被穷家孩子划了一道痕,车主把孩子打成植物人……杀人党治下中国大陆,官行民效,草菅人命案例不胜枚举。

这个党还是个神经党。拿匪首老毛一个比喻形容他的党最适合:一有风吹草动,它就惊慌失措。超强的危机意识,无合法性的痛苦潜意识,总让它神经兮兮的。民选党、合法党会这样吗?

你别看它吹嘘自己是世界第一大党,脆弱的神经连毛里求斯部落酋长都不如。事事怕人批评,时时怕人推翻,连报纸上无意印错一个字都如临大敌。不信你把共产党印成共惨党试试。马上你就悲剧了:现行反革命,“妄图煽颠”,双开入狱,挖出同伙,株连九族,“西方敌对势力”爪牙……碰巧查出你出身不好,还有海外关系,你必被办成“早就对党刻骨仇恨”,“钻入党媒伺机谋反”的大案要案,周本顺、张越类型的一众党徒、警棍立马促成严打快杀也不是没有可能。一个木讷小伙聂树斌没招谁惹谁都被办成强奸杀人“铁案”,杀了还摘器官不说,一铁20年无人能翻案,何况你个现行!对敌人残酷无情,必须体现在杀无赦上!

神经病一般都会反应过度,江大蛤蟆最典型。一听说全国有一亿人炼法轮功,政治局、中南海、武警军队里都有人炼,蛤蟆立马犯病了,杀人血统冲头,汉奸基因作乱。由此,一场旷日持久的杀人运动启动,由最初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到后来暗箱操作成人类从来没发生过的“活摘器官”杀人卖钱——共产杀人特性被江蛤蟆与时俱进成丧尽天良的反人类罪!

我国许多同胞被共产党杀怕了,便尽量说服自己“明天会好”,共党会变,以至于期盼明君上位,共党放下屠刀。这我非常理解。因为人人一条命,死而不能复生,谁摊上与杀人恶魔同处一室,不时常安慰自己阴霾明天会散,早晚会悲观自裁。几代人过去了,恐惧的记忆令大众再也无法指望它放下屠刀,改邪归正。

只要看了杨继绳先生的《墓碑》,郑义先生的《红色纪念碑》,高智晟先生的《2017,起来中国》……每一个有思想、有血性的中国人都会为自己民族的苦难深深痛彻,引发的,一定是对中共恶魔的切齿。

共产党几十年杀人不止的行为,也让它发现了统治效应——恐惧。抓住没有人不怕死,人人都不想死的心理,它力推“好死不如赖活着”成为当代中国民风。人一怕就好办了,台湾议员敢站起来就骂总统,香港学生敢大喇叭斥责特首,中共治下谁敢?“别惹事,别沾政治,别管别人,就顾自己。”对亲人的担心和叮咛,正是中共杀人产生的额外效果。于是,它越杀越有快感,你不是怕吗,越怕越杀,直杀得你不敢反党议政,张嘴只能爱党,一想到党脑子就抽筋,恐惧如影随形,走哪带哪,就算出了国,听到警笛都哆嗦三下……共产党通过无休止的杀人,为中国人种下的恐惧心理,简直伸展到了极限。

忘了哪年听说西方文明中的一句话,叫人人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后来知道,这是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1941年二战期间发表演说中的一句话,也成了后来闻名世界的著名“四大自由”的蓝本。我第一次听说就非常认同和感慨,甚至觉得能与中国国情无缝衔接。中国人被共产党杀得一生恐惧,从小到老,几乎全程失去人性尊严,基本维持的就是行尸走肉的苟活。只要你不恐惧,要尊严,共产党就视你为敌人,必欲杀之而后快。

所以,永远不要对它心存幻想。历史和血泪证明,它,只是与中国和中国人为敌的贼党红祸。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