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砍头案 家属:死者欠债20万开面馆

【新唐人2017年02月21日讯】近日,湖北武汉一面馆老板的头颅当街被食客砍下,并扔垃圾桶,引爆舆论。最新消息称,死者姚某为了给父母治病,欠下20多万元钱。为了还债而开面馆,刚开一年,却遭食客残忍杀害。

22岁的四川男子胡某因口角纠纷,持菜刀在武昌区武南一村一面馆门口,将面馆业主姚某砍死,并将头颅砍下扔进垃圾桶,场面血腥,事后胡某被抓。

目击者透露,食客胡某到面馆要了3碗面后,因每碗面1元钱的差价与老板发生争执,遭老板辱骂并掐脖子殴打后,提刀将姚某砍死。

3天过后,犯罪嫌疑人胡某的身份曝光,其持有四川省宣汉县残疾人联合会颁发的残疾证,残疾类别为“精神”,等级为二级。而死者姚某的身份信息极少。

20日,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姚某的租住处,对他的家属和朋友进行采访。

姚某生前租住在一间破旧的3层砖房,和另一位租户合租一楼。房间并不大,摆设也很陈旧,屋里坐满了姚某的亲人和朋友。

姚某的朋友熊先生说,姚某生于1975年,今年42岁,开这间面馆刚好一年时间。

姚某兄妹3人,妹妹目前在武汉做小生意,弟弟在1998年因为救一个落水伙伴而去世。

弟弟去世后,父母亲病倒了,为了给父母治病,他后来到河南和山西的煤窑挖煤,一干就是10多年。

2000年过后,为了照顾父母,姚某选择了距离老家较近的武汉找工作。由于只有小学文化,每月也赚不了多少钱。为了给父母治病,他欠下20多万元钱。

在武汉打工时,姚某与同是郧西县的前妻结婚,两人婚后生育一子,大约在5年前离了婚,儿子判给了姚某。

为了方便照顾儿子,去年,姚某决定在儿子学校附近租个铺面开面馆。父子俩就住在面馆附近租来的房屋中。

2月18日中午,因每碗面1元钱的差价,与食客胡某发生争执而命丧黄泉。

案发后,网路上出现了“姚某性格暴躁”、“姚某长期受欺辱,所以对比自己更弱势的人很傲慢”等说法。

对此,熊先生说,姚某身材并不高大,不到170厘米,“性格很温和,和他认识几十年了没见他打过架,周围邻居对他评价也很高的,不信你去问邻居。”

一位姚某的亲友说,姚某平时是个很自律和节约的人,他挣的钱全花到孩子和父母身上了。

姚某的亲友还打开他的卧室房间。“你看他的房间,连个布衣柜都不舍得买,唯一的家用电器就是一个电饭锅,墙上的空调都是房东买的。”

熊先生说,姚某生前还告诉他,面馆生意不算太好,但每天毛收入能有四五百元,“他还想多赚点,早日把债还上”。

至于目击者亲眼所见的姚某对食客侮辱殴打,姚某的亲友没做解释。而一个性格温和,孝敬父母之人为何成了持强凌弱的恶人,网友不解。

对此,有分析认为,因为几句恶言恶语,就挥刀相向的例子已经不胜枚举,几乎每天在媒介上都能找到暴力事件的踪影。

中国社会暴戾之源——毒土地上的恶之花

作者刘亚伟说,暴力和戾气正像野火一样蔓延。这种倾向的普遍化,很难完全用个体的“心理变态”来解释。

那么这个暴戾的暴民是怎么形成的?什么原因诱发了暴力行为,使这种戾气在社会上四处蔓延,孕育出如此毒土地上的恶之花?

刘亚伟说,个人看法是,不仅不能只是责怪恶之花,甚至不能归罪于毒土地,而应追究是谁污染毒化了这块土地,以至于生长出如此的恶之花。

1949年窃取政权后,在土改、镇反、反右、反右倾、四清、文革等政治运动整死数千万中国民众。叶剑英在一次讲话中曾说:文革整了一亿人,死了两千万人,浪费了八千亿人民币。

作者说,在这种社会环境里出生长大,所造成的恐惧心理,仇恨导向中被毒化的心灵,以及所形成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说句妄言,在这个社会出生长大的人,可能都是病人,程度不同而已。

表现为思维极端化,言行粗鄙化、反智化、简单粗暴化,蔑视生命,麻木冷漠,无方向性复仇,报复社会,无端地仇视文明、理性及一切相关的东西……

几十年苦难深重,鲜血浸透大地,使这里成为一处深埋著仇恨的土地。

如果权力高于法律,人民求助无门,就会采取暴力手段解决问题,暴戾就这样产生了。

作者说,在刚刚发生的这个案例中,当一个人被敲诈勒索并受到侮辱失去尊严时,由各种原因积累起来、并且压抑已久的愤怒和戾气,会不可抑制地瞬间爆发,过激也许是难免的。

而且,一个饱受强者强权侮辱侵害的弱者,一个失去了基本尊严的奴隶,会把怨恨发泄到比他更弱小的人身上。而这一切恶果,一个社会的制度环境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记者汤园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