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颠覆罪”与关闭的法治之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15日,是大陆维权律师王全璋的41岁生日。这一天,他仍然被囚禁、失去自由。这一天,他的妻子李文足收到了令她心痛的消息:2月14日,王全璋被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到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

李文足女士于2016年12月18日和2017年2月13日,两次行政诉讼公安部抹黑“709”家属。2017年1月17日,她要求天津公安局对王全璋在天津第二看守所的体检、病例等情况申请信息公开;2017年2月13日,她向公安部进行行政复议。李文足把自己的抗争努力看作是致丈夫的“情人节”和生日礼物。

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余文生表示,王全璋根本不构成任何“颠覆国家政权罪”,不适于任何犯罪,当局对王全璋的起诉是违法。王全璋的代理律师程海说:“现在贯以‘颠覆国家政权’,显然是没有事实依据,实际是对于律师的监督一种敌势的态度,以我的看法,办案人员按照我国的法律已经构成犯罪,构成一种徇私枉法罪”。

程海介绍说,官方在处理王全璋的案子上,表现得露骨和放肆。事实上,中共司法部门以莫须有的罪名迫害正义人士,有哪一次不露骨?又有哪一次不放肆?

高智晟律师因为替法轮功仗义直言,遭到中共的疯狂迫害。2007年9月的一天夜晚,高智晟被绑架、毒打和电击。当时,一个打手叫嚣:“高智晟,你这几位大爷给你准备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给你伺候了三道,大爷我就不爱啰嗦,后面还要让你吃屎喝尿,还要拿签子捅你的“灯”(后来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的尸体都找不着。”

李文足在受访时介绍,“全璋有一次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他说一句话,那个法警就打他一巴掌,问他还说不说,他还说,就又一巴掌,最后,我听那个律师跟我讲,他被搧了一百多个巴掌,一百多巴掌啊”。

今年1月18日,陈建刚律师发布了《会见谢阳笔录》,披露了谢阳律师在看守所里受到的折磨。警察尹卓对谢阳这样说:“在这里面不是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应该是我们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你别以为出去以后可以告状,我告诉你,你告状也没有用,你这个案子是北京的案子,我们代表的是党中央来处理你这个案子。我们即使把你弄死了,你也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是我们弄死你的。”

律师江天勇同样因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到当局羁押,多家官方媒体发布了对其抹黑的文字和视频。因此,江天勇的父亲江良厚委托律师起诉多家媒体侵犯名誉权。2月16日,上海静安区法院发出民事裁定书,以“主体不适合”为由,驳回了江父对“澎湃新闻”的起诉案。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说:“我看到这个民事裁定书非常失望,唯一的一扇法治之门都被关闭了,仅存的一点点通过法律途径的希望也破灭了,他们现在纯粹就是纵容官媒抹黑江天勇。”

法治之门关了!黑白颠倒,便是中共的法治常态与现状。为民请命的律师被罗织罪名、被失踪、被监禁、被认罪。为他们辩护的律师甚至被剥夺会面权与阅卷权。他们的家属被株连、被威胁,被当局作为人质逼迫律师妥协就范。在中共的高墙内,好人、善良、诚实、勇敢的人就这样被逼得无路可走。

金变玲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据消息人士透露,警方正在四处搜寻江天勇曾经帮助过的访民,要求他们指控江天勇利用弱势群体反对政府、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虚假维权、欺骗访民,还要求访民指控江天勇拖累人权律师,导致人权律师被抓被打被抹黑。

倒打一耙至此,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吗?!中共之所以对大陆维权律师穷追猛打,就是因为这一批人逐渐形成了敢于挑战极权的群体,呈前仆后继的梯队之势,并且得到了海内外的正义声援。中共极度恐惧,因此使用各种手段想要扑灭这股声浪。

今年1月,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发言,抵制“司法独立”和“宪政民主”,引发各界抨击。周强称“要严惩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犯罪”、“坚决抵御敌对势力‘颜色革命’”。周强的嚣张之辞,再对照大陆维权律师被严酷迫害,都显示出,中共内部的黑势力在公然对抗习近平提出的“依法治国”。

自由撰稿人陈树庆受访时表示,真正的“颠覆国家政权罪”是剥夺了人民的选择权,把这种人民的选择权转变为一党独裁的权利,这才是真正的“颠覆国家政权罪”。

陈光诚律师曾就江天勇事件表态说,“只要你对中共抱有希望,就是错误的开始,并受到中共的愚弄。”“只要中共这个集团存在,中国就不会有法律和公平正义。”

苟延残喘的中共仍然在为祸中华。事实证明,任何对中共的幻想都会招来厄运。阴霾中的民众不仅需要抗争的意志,更需要清醒的选择。坚守正义,除恶务尽。只有抛弃中共,法治之门才会真正敞开、迎接光明。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