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晓辉:从郑树森论文看中共活摘器官之疯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大规模的活体摘除人体器官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可是亲自参与这场屠杀的刽子手们却把他们杀人的数量和结果,装潢包装后又重新堂而皇之的从最黑暗处搬出来,以科学研究成果的形式去摘取科学殿堂的“明珠”。他们不但从“共产魔王(江泽民集团)”处获取了金钱和地位;而且还要伸手向统治当今人类的“科学”索要荣耀和辉煌。试问:这种疯狂和猖獗在人类历史上、在生命的长河中可曾有过?!

根据《科学》杂志2017年2月6日的报导,国际权威学术期刊《Liver International》于早前的1月30日发表声明,由于作者郑树森与严盛无法提供论文中提及的563例肝脏移植的器官来源符合道德伦理的证明,该杂志决定撤回郑树森等于2016年10月在网上发表的论文,并将“永远不会”在该杂志上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本身亦是学者的期刊总编辑马里奥(Mario Mondelli)同时指出,二人将终身被禁止向期刊提交研究论文。2017年1月30日,肝脏国际》(Liver International)在线还刊登了一篇题为“以涉及死刑犯器官的资料为基础的论文不应该被发表”的评论来信,质疑该论文未声明没有使用死刑犯器官。

尽管中国原卫生部副部长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本人就是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组织者,为了丢卒保车,还是以谎言去掩盖这已经露在外面的马脚。因此中国传媒引述黄洁夫称,论文资料失实,该会支援期刊撤回论文的决定。他指出,中国公民在2011至2014年间的肝脏器官捐献是1,910例,浙一医院是166例,论文指进行了563例是不对的。上述报导被媒体转载后不久,澎湃新闻、凤凰网等媒体的相关报导先后被删除。

《科学》期刊在网上刊登旗下《科学知情者》(Science Insider)报导,《肝脏国际》去年10月刊登中国工程院院士、器官移植专家郑树森和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胆胰外科主任医师严盛一篇论文,有关论文以中国正式宣布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之前的四年间(2010年4月至2014年10月期间)在浙江医大一院进行移植的563人为研究物件,但《肝脏国际》其后接获一批学者连署信提出质疑,指论文的案例几乎占中国官方公布的近半数捐献器官,怀疑部分移植来自囚犯,期刊不宜刊登有关论文,澳洲悉尼麦觉理大学临床伦理学者兼连署发起人罗温蒂(Wendy Rogers)解释,“研究”涉及来自囚犯器官移植,即不能确保囚犯是在自愿的情况下捐出器官或纳入研究计划,期刊刊登有关论文是不道德的。

郑树森团队提交的案例数是官方资料的三倍多,若非造假,便极有可能涉及非正常途径获取移植器官,而中国一直被指有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移植,直至2015年元旦才正式停止使用死囚器官,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唯一来源,但外界仍然质疑政策能否全面落实,例如去年底因拆迁而杀人的河北农民贾庆龙,终审维持死刑裁决后,其辩护律师透露贾“自愿捐献”器官,便曾引发质疑贾“自愿捐献”一说。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016年6月24日报导称,经过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还有美国记者伊森.葛特曼共同调查,发现中共仍然继续大规模从良心犯和政治犯

身上摘取器官,而主要受害者是法轮功学员。调查员们发现,中共宣称的大陆有169家移植医院,每年移植手术约1万例。但实际调查收集几百家医院的公开资料,进行分析得出真实数字:每年移植手术高达6万到10万例。CNN指出,有诸多证据显示,中国每年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和政治犯,因器官需求,而被中共及其控制的医疗系统杀害。三位调查员表示,加拿大、美国、欧盟等外国政府需要开始对进入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手术的公民数量进行记录。

《纽约时报》报导,香港的中共官媒、亲共媒体19日报导,2016年8月18日世界器官移植大会前夕,中国代表在香港一场会议表明(该会议禁止外媒进场),中国的移植系统这几十年来使用死刑犯器官,获得了全球性的支持(Backing);并称这场会议显示“中国的器官移植已获得器官移植协会(TTS)的认可”。但世界器官移植学会(TTS)主席菲力浦‧奥康在记者会公开否认了这一说法,并批评中共局自说自话。奥康表示,他在该会议向中国医生说中国数十年来使用被处决囚犯(executed prisoners)器官作法“骇人听闻”并引发世界震惊与反感,“导致针对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声音高涨”;《纽约时报》说,奥康虽没指明任何团体,但他可能指法轮功;法轮功指控大量被囚禁者的器官遭摘取。奥康说,没有人能把他对中国代表所说的话,解读为TTS已认可了中国器官移植系统,“他们可以自说自话,但那不是真相。”另一位TTS前主席查普曼说,1名中国移植医生(郑树森)的论文因为违反“不得使用死囚器官”规定而被拒绝发表,查普曼向中国政府代表提出希望官方能调查囚犯器官问题,而世界器官移植学会也将会调查囚犯器官。

2008年获选十大最具影响力科学家的美国医学教授亚瑟‧卡普兰2011年在《美国生物伦理学杂志》发表论文指责中国“按需杀人”现象,并在费城医学院演讲指出,在中国大陆活摘器官“为需求而杀人”普遍存在、年复一年持续,“是器官移植界最令人发指的罪行”,“全人类的耻辱”。卡普兰2011年在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发文,呼吁抵制来自中国或其它任何“按需杀人”的移植究文章。

2012年国际器官移植医学协会大会,其中召开了关于强制器官移植及法轮功问题的圆桌讨论会。毕业于中国浙江大学的留德学者郑志红向记者指出,中共执政当局很早就强摘器官,但因为中共封锁资讯而难为外界所知,第一次曝光是文化大革命时期。他指出,除了法轮功学员,任何“受专制政权压制者包括异议人士、维权人士都可能是被强摘的物件”。2014年世界移植器官大会在美国三藩市召开,法轮功信仰者器官被强摘的议题,引起与会学者关注,有35名中国医生因有活摘疑虑遭大会拒绝参加。

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国大陆出现了大量的集中营,用以关押法轮功学员,为的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甚至为了保障器官的鲜活性,在摘取器官时连麻药都不注射。这一由中共秘密组织的,军队和医院参与的,在极端残忍屠杀法轮功学员的同时谋取暴利行为,被认为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的邪恶”。这一惊天黑幕的爆出,举世震惊,因为这完全超越了人类道德良知的底线,人类在这样的罪恶面前,几乎无法思维:思想因罪恶的极致而感到窒息,语言也失去了表达的能力。它远远超出了人类思想、精神、情感和语言的承载力。

中共用了十八年一刻不停的丑化、欺骗并恐吓民众仇恨和远离善良的法轮功民众,进而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这种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的对“真善忍”的信仰。自从中共邪灵附着在中华民族的肌体以来,不遗余力的切除人本能的善良,强迫人民“弃善从恶”,并以各种欺骗、奸诈的手段,将邪恶输送到世界各个角落。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