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仲:莫道人间总不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林肯总统有一句名言,“你也许能一时蒙骗所有的人,也许能永远蒙骗一部分人,但你不可能永远蒙骗所有的人”。

2017年1月18日,一封联名签署的信息公开申请出现在大陆多个微博上,质疑中共央视2017年1月14日对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讲话的报导中含有造假新闻。仔细阅读几位博主的博文,赫然发现,这只是博主们要求中国政府公开有关迫害法轮功真相所做的持续努力的最新部分。

以“安小润之女”“宝宝兔的摇摇椅”为例,二位博主曾于2016年7月20日这个敏感的日子来到民政部,要求民政部公开“给千万户家庭带来痛苦”的、民政部于1999年7月22日颁布的“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决定”。这份信息公开申请质疑民政部,“法轮大法研究会于1996年后就没有存在了。因此,你部决定取缔的是一个不存在的团体。这是不严肃的”。文书还质疑了民政部做出此决定的法律依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中,并没有所谓‘非法组织’的内容”,“你部之‘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决定’当为无效而应以取消”。

相同内容的信息公开申请还出现在“刘拉图救母日记”,“蒙古汉子救妻记”等微博。中共自己是靠黑帮邪教所特有的严密组织篡夺与祸害天下的,因此其向来最忌惮、最无情打击的就是它认为的“有组织、有纲领”的行为。那为什么这些博主竟斗胆亮出同样的信息公开申请呢?从这些博主的博文中可以了解到,博主们都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受害者。“安小润之女”孟丽霞要营救的是母亲安小润,“宝宝兔”要营救的是父亲张亮峰,“刘拉图”要营救的是母亲夏忆林,而“蒙古汉子”要营救的是妻子魏建华。“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是中共的迫害使几亿人成为天涯沦落人。不平则鸣,不平者众则共鸣。孟丽霞2016年7月21日博文是这样写的,“痛定思痛,17年前突然变故实为不平之源”。

人生能有几个十七年?“宝宝兔”2016年12月9日的博文中给习近平主席及多位政府领导的申诉信读来尤为令人心碎:

“江泽民在1999年未经任何合法程序发动镇压法轮功时,我才十二岁,妹妹才十岁……从小到大,我们不知道被虎视眈眈的问过多少次‘你是不是也修炼法轮功’,不知道多少次一听到广播电视或学校老师提到法轮功就心里紧张。别人家的父母都是孩子的庇护伞,法轮功家庭的父母却是孩子们提心吊胆的牵挂,不知道哪一天就失踪或被关押了。别人家的父母都是孩子的骄傲与榜样,法轮功家庭的父母却是孩子们的禁忌,明明知道好也不敢说。可怜天下孩童心,我敢说像我这样经历的法轮功家属在全国有千百万。”

“好不容易依法治国了,我们这些当年的法轮功孩子也都陆续为人父母。然而,‘春风不度玉门关’。我们又得发愁怎么向自己的孩子解释修炼法轮功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所经历的一切。每当年幼的女儿问起‘外公出差还要多久啊’,我都只能眼泪往自己肚里流——这个社会还要被这场无端的迫害撕裂多久?”

古今中外,无论是受命于天的天子皇权,还是受权于民的民主政府,其职责都是治理好天下,使百姓安居乐业。圣人曰,“天下太平民之所愿”。正史正论中从没有将天下不太平归咎于百姓的,就连百姓教化不周都是君王的过错,因此有大禹下车泣罪,诏立“百姓有罪,在于一人”的典故。盗贼蜂起向来都被视为是朝政日非的结果,只有中共才以耻为荣,一再将其治下的百姓污名化,并一再宣称“镇反”“三反五反”“反右”“一打三反”“平叛”等等残害百姓的“伟大胜利”。而迫害法轮功更是为渊驱鱼,将立志做好人、安分守己的上亿法轮功学员及他们数亿的亲属推向对立面。如此倒行逆施,其能久乎?

也许不是巧合,2016年8月底浮出水面的一份“中央文件”里有“十七年来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子女、亲属都受到了许多不公的对待”的字样。可以断定的是,“不公的对待”这样结论性的文字不可能出自于发动并得益于对法轮功迫害的江派势力,江派势力必然也不会束手待毙。

温故而知新。1976年9月毛泽东毕命,10月毛派核心集团下狱,文革顿失动力。十年浩劫,怨声载道。然而当时遍布全国的是得益于文革的大小官员,如果文革被否定甚至被清算,他们将何以自处?因此出现了中央已无文革政策,各地仍有文革现象,甚至于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各地官员极力压制反对文革的民众,以至于王申酉、李九莲、钟海源等因为反对文革却被枪杀于在文革已然结束后的1977-1978年。

历史没有巧合。出于对真相被揭露的恐惧,民政部的江派势力串通山西省的江派势力,于2016年8月3日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名义,即所谓的刑法300条,将孟丽霞刑事拘留27天,其间“被殴打一次,灌食折磨4次,强制输液8天,带脚铐27天,带约束带4天”。然而拘留期间对孟丽霞所提讯的却与刑法300条全然无关,都是有关向民政部、山西监狱管理局申请信息公开,以及如何认识其他向民政部提交同样信息公开申请的人的问题。

要靠暴力来维护的肯定是谎言,而谎言又为暴力掩饰、开路。中共数十次残害民众的政治运动,哪一次不是以谎言鸣锣开道?可悲的是中国人一次次被暴力和谎言的双簧征服与欺骗。法轮功学员能够历经十七年迫害而屹立不倒,一方面是他们对真理的坚守,另一方面是他们对谎言不懈的揭露。这是一场史诗般的和平对暴虐、真相对谎言的抗争。为此,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属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迄今几百万人被迫害至死,上百万人被活摘器官,但是有一篇法轮功学员的辩护词这样说到,“江泽民肯定活不过法轮功。那么,江泽民所发动的迫害又能活的过法轮功吗?”

坚强的孟丽霞坚持信息公开和刑法300条无关并绝食抗议27天,使山西公安不得不将她释放。出狱后孟丽霞和其他民政部信息申请人的联名向国务院秘书长杨晶举报民政部打击报复的行为。

孟丽霞在微博中写道,“我们投递举报信后约两个月,就从新闻中知道,民政部正、副部长、纪检书记纷纷落马。我不知道这和我们的举报有多少关系,但是我确定的知道一点,那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民政部对我们所行的不义肯定是这些人遭报的原因”。

好个“多行不义必自毙”!也许也不是巧合,山西省在塌方式腐败后派任的省委书记、省长、纪委书记也纷纷于2016年7-10月间换人。当然这些还只是发生在山西、和这几位申请信息公开博主相关的事情,但是江派势力不断损兵折将、成千上万只“老虎”“苍蝇”被打被拍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些不都在验证,“江泽民肯定活不过法轮功。那么,江泽民所发动的迫害又能活的过法轮功吗?”

在这种时候,不管是中央电视台造假也好,还是周强真的想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也好,不是不自量力吗?而十六人联名要求中央电视台公布真相,并指出中央电视台所造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正是对谎言有力的反击。

这一系列以申请信息公开方式要求中国政府公开迫害法轮功真相的行动,还有一个巨大的启示作用。中共历来是靠谎言和暴力来统治的,而每当到了谎言再也维持不住的时候,中共就要强词夺理的说“我党的错误都是自我纠正的”,而它“自我纠正”的方式就是所谓的“平反”,目的还是不许别人质疑、拆穿它的谎言,因此本质上还是谎言。

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没有乞求中共平反,而是要求公布迫害法轮功的相关真相。这是中国民众第一次走出“迫害-平反-感恩戴德”的怪圈,对于中国社会以至未来的作用目前还无法估量。如果“围攻中南海”、“1400例”、“天安门自焚伪案”、“活摘器官”等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能被揭开,那么“六四屠城”的真相呢?“文革”、“大饥荒”、“反右”、“土改”、“镇反”等等的真相也都将一一被揭开。

中国人民冲破谎言终得真相,始于法轮功!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