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涛八方】伦敦犹如欧洲的裂痕

我一直说,顺天意而为之,谁能顺天意?就是能抛弃一己之利的人,才能懂得天意。无论一个人有多大本事,他要懂得在时间之中都会消磨殆尽。时间之轮永不停息,可以碾过所有生灵。历史上多少帝王将相,最后连灰都没有剩下。留下的只是一个个故事和灵魂走过的痕迹。

这一点我英国伦敦之旅也深有感受。说实话伦敦给我留下的印象并不好,交通、街道各方面都是那么的杂乱,和我去过的法国和意大利的城市相差很远,

伦敦的古迹都是和英国女王有关,在旅游的过程中,你会发现永远围绕着英国女王和王室。很多人不理解英国女王没什么实权,英国干嘛养著一个90岁的老太太,我们不从历史上讲,单单从经济上讲,英国王室的存在会让世界各地的人到英国来旅游,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每年带来的经济收入不下十个亿,甚至二十亿。英国的历史也就是王室的历史,代表着一种正统性。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pool/gettyimages)

然而,伦敦与意大利的罗马、弗洛伦撒、威尼斯和法国的巴黎做对比,你会看到英国被现代科学割裂了。200年前的工业化革命来自于英国,那是英国的骄傲,这种革命带动了全球,英国成为了“日不落”帝国,这一切都是在英国战胜拿破仑的基础上,威灵顿将军战胜了法国皇帝拿破仑,英国本土把威灵顿将军当成国家英雄,英国站在拿破仑的尸体上创造了辉煌。但世界上他的名声却远远不及拿破仑,一个战败者。这就是一种割裂,我认为英国的这种割裂是从信仰开始。

欧洲文艺复兴是从14世纪到大约18世纪大约400年的时间,主要是以意大利为代表的,而英国的教会在16世纪从天主教分离,在天主教堂里你会看到供奉著圣母玛利亚或耶稣的像,但在英国的国教教堂圣保罗或威斯敏斯特教堂供奉的是十字架,当然他们有自己的解释,说不能供奉神的具体形象,这是不同的教派有着不同的认识,而我认为这个教派正好是在文艺复兴时期分离了出来,也就是说英国和欧洲本土出现了差距,英国出现了从欧洲独立出来的概念,就像欧洲出现了一个“裂痕”。

给我的感觉就是伦敦没有自己的文化。肯定有人会说,不可能,英国有莎士比亚等文学巨匠,怎么会没有自己的文化?在伦敦,你会发现历史古迹全部被现代化的建筑占据了,割裂了。今天伦敦的建设那么的繁杂,以超现代化的形象出现在游客面前,与历史整个割裂开来。在巴黎和弗洛伦撒等等诸多欧洲城市,你都可以看到那些城市中历史的发展是完整的一条脉络,而伦敦的这个脉络就被截断了。你看伦敦眼,泰晤士河边那么多的大楼,都是现代科学的产物,这些产物都是和工业化革命息息相关的。


伦敦眼(pixabay.com)

我可以这么说,英国带领全球人远离神,来满足人的需要,这就是工业化革命,达尔文被埋在了威斯敏斯特教堂的地下,而科学家牛顿的墓地位于威斯敏斯特教堂正面大厅的中央。他们和英国王室埋在一起。但正是这些现代化的意识形态和建筑,摧毁了莎士比亚的睿智和伏尔泰的诗篇。到海德公园去,想到曾经到过那里的马克思和恩格斯摧毁了人对神的信仰,令人远离了认识灵魂的珍贵。


威斯敏斯特教堂达尔文墓(wikipedia)

这一切造成伦敦表现出来的就是繁杂和乱,但有信仰的英国人却又是那么的绅士。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你真正懂得信仰的概念的时候,你会看到每一个国家甚至每一个人都有历史发展的轨迹,这些走过来的轨迹是非常简单清晰的,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控制着。

看着伦敦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感到现在的人都在忙着看手机,没人关心这些了。现代化给人带来的就是混乱,人们拿着现代化的最新产品,人们都像疯了似的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每一个人似乎拥有这个世界,但都被魔鬼式的东西所摧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