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思成失声痛哭:3000年古都北京如何被中共毁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京古城的历史几可追溯至3000年前,曾被称为天府之国(这个美称比四川还要早),帝王之都,其悠久的历史在世界城市史上也是无以伦比的。在战争年代,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率25万部队与中共和平交接,令北京文明古迹躲过了战火的摧残。但在战后的和平时期却没躲过中共人为有计划的毁灭,令世界仰慕的文化、古迹毁于一旦。

1949年1月16日下午,傅作义召集北平(北京)的学者名流开会。著名画家徐悲鸿建议说,北平是一座闻名世界的文化古城,这里有许多宏伟的古代建筑,他希望傅作义将军顾全大局,使北平免于炮火摧毁。

康有为先生年逾花甲的女儿康同璧也说:“北平(北京)有人类最珍贵的文物古迹,这是无价之宝,绝不能毁于兵燹。”

1949年1月22日,傅作义率25万部队出城与中共和平交接。北京的百姓免于涂炭,城内无数的古迹免于战火的摧毁。

北京古城历史价值可与巴黎、罗马媲美

北京古城曾经是中国五个朝代的都城,迄今已有八百多年历史。它被视为中国古代城市建设最重要、最恢宏,也是最后一个经典之作。

中国文物学会会长罗哲文说:“如果这一片古城可以存留至今,那将是世界上惟一得以完整保留,规模最宏伟、气势最磅礡的历史文化名城,就连今日之巴黎、罗马也难以企及。”

20世纪20年代,瑞典人奥斯伍尔德•喜仁龙认为,北京的城墙是最动人心魄的古迹——幅员广阔,沉稳雄劲,有一种高屋建瓴、睥睨四邻的气派。也成为北京这类古城与上海这类新兴城市的重要区别。

北京城墙呈凸字型的轮廓,始建于元,建成于明。根据现代测量结果,北京城墙的实际总长度为23.55千米。瑞典美术史专家喜仁龙实地勘查发现,北京城墙东、西墙的高度和厚度相似。南墙比东、西墙厚3米多,但高度基本相同。北墙雄厚高大得多,比南墙要厚3-4米。

北京内城城墙所围合的区域基本成东西较宽的方形,惟西北缺一角,被附会为女娲补天“天缺西北、地陷东南”之意。

建筑历史学家梁思成1944年出版的《中国建筑史》里说:“明之北京,在基本原则上实遵循隋唐长安之规划,清代因之,以至于今,为世界现存中古时代都市之最伟大者。”

毛泽东:拆除城墙、北京应当向天津和上海看齐

1949年刘少奇访问苏联,请斯大林派专家帮搞市政建设。1950年2月,毛泽东批准了“苏联老大哥”提议改建、扩建北京旧城的方针,自此,古城北京浩劫就开始了。

毛泽东1958年1月在南宁会议和最高国务会议上讲:“北京、开封的房子,我看了就不舒服”,“南京、济南、长沙的城墙拆了很好,北京、开封的旧房子最好全部变成新房子”。

时任北京副市长的吴晗也主张拆除几百年历史的城墙,牌楼,鼓楼,箭楼,王府,胡同,四合院,甚至提出改建故宫的设想。

为了保护北京古建筑,北京市都市计划委员会副主任梁思成和吴晗进行了激烈的争论。

吴晗等人提出拆除城墙有一条非常荒谬的理由:拆除可取得许多砖,可取得地皮,利用为公路。拆之无害,且有薄利可图。

梁思成据理力争:墙除1米厚的砖皮外,内皆灰土,总数约1100万吨,以20节18吨车皮组成的列车日运一次,需83年才能运完。这一列车,83年之中可运多少有用之物?废物体积如十一二个景山,安放何处?

北京城外并不缺少土地,四周都是广阔的平原,何苦要费巨大的人力取得这一带之地?拆除城墙的庞大劳动力又可积极生产许多有利于人民的成果。如此浪费人力,同时毁掉一件国宝文物,不但是庸人自扰,简直是罪过的行动。

1952年,北京开始陆续拆除城墙。结果,70多公里古城墙被拆剩仅余几百米;47座城门楼、箭楼和角楼,如今仅残存3座。为此,梁思成哭了好几回。

梁思成形容:“拆掉一座城楼像挖去我一块肉;剥去了外城的城砖像剥去我一层皮。”梁思成曾对彭真说:“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是错误的,我是对的。”

北京城墙拆除历时几年高峰时每天30万人参与

从1953年12月起陆续拆除,北京开始拆除外城城墙。几年的时间,左安门、广渠门城楼、箭楼,广安门城楼及瓮楼,西便门的城楼都已拆尽,广安门、西便门都已成为马路豁口。永定门东,广渠门南有两大段城墙已完全拆除,约占外城长度的20%,一面城砖被拆除的约占60%,两面城砖全拆的也不少,完全未拆动的仅有10%左右。

1958年9月,北京市做出《关于拆除城墙的决定》。决定提出除正阳门城楼、箭楼和鼓楼之外,其余城墙、城楼统统拆掉,到处弥漫着毁墙的炮声。毛泽东指示今后几年应当彻底改变北京市的面貌。

内城城墙从1958年开始拆除,经过估算内城城砖约有40万立方米,土方约有460万立方米。在“大跃进”时期,北京市的劳动力和运输已经非常紧张,为了拆除城墙,动用了军队和中央部门的力量。

文革期间,内城的三面城墙,西面、北面、东面,还有西直门的整个城门和安定门的城楼,都是由工程兵拆。

由于拆除城墙工作量很大,北京城墙并未全部拆除。1965年7月1日,北京地铁工程开工。该年1月,杨勇、万里、武竞天向中央报告:由于现有城墙大部分已拆除或塌毁,地铁准备选择合适的城墙位置修建。

地铁一期工程拆除了内城南墙、宣武门、崇文门,全长23.6公里。二期工程由北京站经建国门、东直门、安定门、西直门、复兴门,沿线拆除城墙及城门,全长16.04公里。

“大跃进”结束之后,全长39.75公里的北京城墙的外城已被全部拆除,内城拆除一半。

到了1969年10月中旬到11月中旬,全市平均每天有30万人参加义务战备建设。拆城墙、取城砖、修建防空工事,这项战备活动在“文革”期间延续了若干年。

至1979年下令停止拆除残余城墙、并保护遗留城门时,北京城墙遗存的只有北京站南、内城东南角楼以北和西便门附近三处内城城墙残余。

梁思成先生在六十年前就讲过:现在拆了城墙,五十年后会有人后悔的!

(文:唐清清/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