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教师被迫离家 丈夫无奈离婚

【新唐人2017年02月24日讯】1999年,32岁的孙涛年轻漂亮,拥有一个和睦的家庭,然而这一天,这位美丽的石家庄女教师开始了一场恶梦般的生活。2002年,被迫流浪在外的她,更惨遭丈夫单方面离婚,原因是他无法承受精神上的重压。

1999年的金秋十月,孙涛踏上了前往北京的旅程 。

32岁的孙涛是位于石家庄的河北城乡建设学校的一名女教师,长得漂亮,人看起来很朝气蓬勃,同时也是那种典型的中国传统的温柔淑慧女子。

她此行目的地是北京国家信访办。到了信访局门前,孙涛和门口的工作人员还没说上几句,就被交给了在门口蹲坑的石家庄警察。当晚带回石家庄。在警察的要求下,家人交了5000元钱,将她领了回去。

据明慧网报导,在18年前的北京信访办,像法轮功学员孙涛这样的故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著。

1999年7月20日,中共正式宣布取缔法轮功。面对这样一个极权政府的全面打压,很多人认为,法轮功很快会销声匿迹了。但是,人们没有料到这个手无寸铁的人群展现了最为持久的坚韧。

镇压发生后,越来越多的大陆法轮功学员来到北京,走上天安门广场,抗议这场毫无理由和没有法律依据的迫害。一声声“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的呼喊声在天安门广场上回响。

美国CNN电视当时曾报导过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的画面:“他们一个接一个小组地出现,拿着横幅、标志或口号……警察很快把抗议者抓起来带走。但是不久在另一个角落,另一群人又站了起来。”

他们为何走到北京、走到天安门?用孙涛自己的话说,“(法轮)大法使我受益无穷,给了我健康的身体,给我净化了心灵,我必须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

“我必须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

孙涛从前患有严重的家族遗传性乙肝。生小孩后又患上了严重贫血、风湿关节痛等十几种疾病,完全无力照顾孩子,孩子三个多月大就被送回老家。而她平日与丈夫更是争吵不断, 有时哭闹整宿,导致精神深度抑郁、神智恍惚。身高约1.7米的她,体重只剩了八九十斤,白天经常连眼皮都抬不起,又何谈工作和照顾家庭?她自己也每天万分痛苦,更没心思顾及别人的感受了,因此家庭被蒙上一层厚厚的不幸的阴影。

1996年,一位朋友给她介绍法轮功,通过修炼,很快她就无病一身轻了,人变得精力充沛,心胸也变得特别宽广,也能发挥自己聪明才智好好地工作了,人也变得年轻漂亮起来。

在学校一次长跑竞赛中,孙涛竟出人意料的荣获了第一名。过年的时候同学聚会,大家看到她都吃惊:怎么回事,你怎么越活越年轻啊?

她真是从里到外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发自内心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在单位兢兢业业工作,真的做到了任劳任怨。领导、同事与学生们都看在眼里。

婆婆眼中的贤惠媳妇

孙涛与公公婆婆在一起生活。修炼法轮功后,自己无病一身轻,对老人的照料也是悉心备至,而且十几年如一日。

这在一些小事上反映得尤其充分,比如做饭,她做的每顿饭都是公婆喜欢的。公婆喜欢穿的衣服颜色款式,她都一一记在心里,从里买到外,连公婆的内衣、内裤都是她帮着买。后来婆婆瘫痪在床,孙涛每天要上班,请保姆照料婆婆的日常生活,但孙涛还是经常抽时间亲自给婆婆洗头,说笑话逗公婆开心。

为了让公婆舒心,孙涛经常在室内养花和插花,把家里装饰得温馨舒适,收拾得干净利落。婆婆住医院期间,孙涛每天下班就跑医院送饭,专门花心思做婆婆喜欢吃的粥和菜。她还经常把公公的皮鞋擦得铮亮,连公公都不好意思。

孙涛还有一个姨婆婆,孙涛对姨婆婆也是十分孝敬,只要给婆婆买衣服,姨婆婆一定也有一件。每年过年时,家里的亲戚都回家过年,一大家子人,孙涛里里外外张罗安排,让大家吃得满意、住得满意。只要孙涛回到家,这个家就充满了欢乐。

中专院校授课教师“变成”园艺工人

作为一位在法轮功修炼中的亲身受益者,孙涛觉得自己选择站出来为法轮功说话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她没有预料到,从警察局出来后,面临的是日复一日的痛彻心扉的苦难和精神煎熬。

从警察局出来后的第二天,孙涛如往常一样到学校上课,但是学校告诉她:停课。她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学校领导带到半坡度假村,在那里关闭7天。期间,她的孩子、孩子的父亲、爷爷、奶奶惊恐万状、提心吊胆,仿佛“文革”再现。孩子的爷爷一夜之间得了火爆眼,孩子的奶奶吓得六神无主,在家里走来走去,精神恍惚,整夜睡不着觉。

由于孙涛等人拒不转化,被单位关在自制的铁笼子里非法关押20天。同事们都说:这是私设监狱(就是把办公室半个走廊用铁栅栏关死),不准随便上厕所、禁止自由出入、禁止一切活动、一日三餐家人来送 。

2001年元旦,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再次升级,很多人被抓、被打、被酷刑折磨,甚至打死。为了制止迫害,孙涛和单位几名同事再次进京上访。可是,信访局成了公安局,无处说话、上访无门。“我只有到天安门打横幅,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这一次,孙涛被抓到房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天。被带回石家庄后,被管辖区派出所(裕东派出所)副所长郭义龙送进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郭义龙说:“让你尝尝劳教的滋味儿。”由于身体检查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家属去接人的时候,被勒索3000元。

2001年,孙涛单位的其他几名炼功的同事,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有三位教师在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位教师流离失所。其中一位在被非法劳教回来后,精神出现分裂,至今神志不正常。“我被单位停发工资,每月只有300元的生活费,停止教师待遇。”

孙涛的工作,从此变成和几个六七十岁年迈的临时工老大爷种花、种草、种树、浇水、打扫校园卫生。春天春寒料峭,栽一种长满刺儿的小灌木,手扎坏了,布满血口子,两只手磨得龟裂粗糙;夏天,烈日底下,脸被晒得黑黑的,炼功之后消失的蝴蝶斑又重新长起。

身体上的痛苦不算什么,最苦的是心灵的创伤。“同事们被授意孤立我们,远离我们,让我们备受歧视。在上级部门宣布我的单位由于出现炼法轮功的职工,每人被取消增长一级工资的机会时,有的同事被谎言欺骗,感觉咒骂法轮功是理所当然的事。”

中共使用一切宣传工具,一遍一遍地重复荒唐、没有道德的谎言,心地善良而头脑简单的人们相信,这是真的,这一切都是法轮功的错。官方散布的这种说法,是在试图一举消灭法轮功失败以后,又转身嫁祸于法轮功信众。

丈夫承受不了压力 单方面要求离婚

2001年底,孙涛得知单位要把她送进洗脑班时。被迫离家出走,在外流离失所一年之久。

在这一年里,孙涛的丈夫承受不了精神压力,到单位找到领导,请单位开出证明,要求单方面离婚。

据当时的婚姻法规定:分居两年以上的,可以单方面提出离婚。孙涛当时离家出走只有一年,但是裕华区法院居然判决离婚。

奥运年被劳教

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本该是体现一个大国风范的好时机,可是在这一年欢天喜地、歌舞升平里,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中共违反宪法地投入劳教所。

孙涛所在的辖区派出所——东环派出所民警突然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大法书若干本、笔记本电脑两台、打印机一台。

孙涛的女儿当时就在家里,睁大惊恐的眼睛看着这一切,然后亲眼目睹自己的母亲被戴上手铐押进警车……

这一次孙涛被非法劳教1年3个月,在劳教所被关押半年。

在劳教所里,孙涛被两个黑社会女流氓刘娟、朱丽英轮番殴打,致使头部、身上多处受伤。当时一名女狱警就在身边,她像没看见一样,站起来就走了。

后来孙涛在楼道里遇到她,问她为什么纵容打人者时,她笑着说:“谁看见啦?”这时,对面一名信仰基督教的女孩,推门站在楼道里大声地说:“我作证!我看见啦!”

其实,孙涛不知道利用犯人与“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本身是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迫害法轮功的一大特色。这个女狱警心知肚明,只是没有向她点破而已。

未完,下接:漂亮女教师“恶梦”缠身 受尽百般苦怒诉责任人

(责任编辑:任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