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女教师“恶梦”缠身 受尽百般苦怒诉责任人

【新唐人2017年02月24日讯】河北石家庄漂亮的女教师孙涛,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惨遭中共长达18年的迫害,期间丈夫被迫与她离婚,公婆为她哭泣,父母为她担忧。前婆婆目睹中共再次施暴于孙涛,受惊吓而撒手人寰。孙涛之后拿起笔写诉状,状告犯罪责任人江泽民。

接上文:女子被迫离家 丈夫无奈离婚

又一次噩梦

2012年,噩梦再次降临。2月25日,孙涛准备出门,当她打开车门,刚要启动汽车,裕华警察分局赵长庆、韩增禄、东环派出所赵立敏等十几个警察将她绑架。韩增禄索要家门钥匙被拒,他上来就搧了她一个耳光,然后抢走她的书包,翻出钥匙,领着一帮人抄了她的家。

他们抢走二台电脑、二台打印机、大法书若干、人民币3000多元,抄家的同时还偷走了孙涛的5条项链(价值近一万元),扣押了她的高尔夫轿车。当天,孙涛被关在东环派出所。

在那里,孙涛被非法关押六天,被抽血化验、作DNA样本,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达一年半之久。

在被关押的第一个星期,孙涛的老母亲、妹妹、弟媳一同赶过来,在第一时间为她聘请了律师。保定的王永祥律师连续来八次,可是裕华分局警察就是阻挡不让其介入,还威胁王律师。后来王律师连同北京的程海律师,把裕华分局告到了检察院,才拿到她的卷宗。

在看守所里,她被强制长时间做劳工,制作一种很小的绢花。人们坐在小小的塑料圆凳上,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4—16小时。

因为长期得不到休息,累得很多人手指变形、变烂、骨节变形;腰、背、颈椎酸痛;女孩子不来月经。又因为长时间坐在很小的塑料圆凳子上干活,任务重很少活动,每个人的臀部都掉了几层皮,臀部发黑。有的累得发烧还要自己花高价输液吃药,带病继续拚命干活。

完不成任务会有各种惩治办法——上铁架子、不让睡觉、面壁罚坐、禁止买日用品、被人格侮辱、被戴手铐劳动等等,每天的伙食就是没有一点油水的烂白菜汤加馒头。

孙涛亲眼所见,河北科技大学博士、法轮功学员李惠云当时由于不顺从干活,一直遭受虐待。经常被换监室,至少连续五个多月遭受“上架子”酷刑折磨。经常有人听到她的喊声,用手铐砸铁窗子。李博士因长期戴手铐,手铐卡出深槽,手铐里边用胶布缠着。有时还听到号长扇她耳光的声音,号长有时不给她水喝,她嗓子沙哑地大喊抗议,有的号不让她吃饱,只给一个馒头。

有个名叫陆小凯的(非法轮功学员,普通犯)人,完不成任务被逼得割腕自杀,看守所警察还诬陷她,说是因为自己的案件畏罪自杀。被送往医院抢救回来后,还要罚她上铁架子,说她违反了看守所禁止自杀的规定。

由于完不成任务、拒绝劳动,孙涛被罚长时间面壁打坐。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动,使得她炼功恢复了健康的身体出现病状,原来修炼前患的肝炎旧病复发,检查显示病情严重,具有传染性。可看守所就是不放人。

状告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

家人为孙涛请了正义律师。

在程海律师第一次和孙涛会面的时候,孙涛和他签订了协议,委托程海向北京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提起诉讼,状告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对在押人员实行强制性奴役劳动、克扣在押人员伙食费,要求高检、高院立案侦查。

程海一身正气,先后去了高院、高检、公安部、中纪委等处进行申诉。十几个调查组多次前来检查,使得看守所上下惊慌失措,不得不做出一些姿态改善条件。

非法庭审

2012年12月7日这一天,石家庄寒气逼人。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对孙涛非法开庭。

警方如临大敌。当日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院内院外、楼上楼下,布置几十个警察和便衣。所有办其它事的人都不得入内,说是有“大活”,法院门口附近还有很多便衣、警察和警车。

在法庭上,面对公诉人的污蔑,孙涛一一予以驳回:

“1. 天安门自焚是栽赃陷害,法轮大法禁止自杀,否则我现在就不可能站在这里;”

“2. 所谓的‘大劫难’,我们师父根本就没有讲过,反而说过‘这个劫难已经不存在了’(《法轮大法义解》);”

“3. 我原来身体和精神状态很差,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和贫血,已经不能正常上班。修炼法轮功20天后无病一身轻,在学校工作勤奋、任劳任怨,有口皆碑;”

“4. 我与前夫离婚10年,正由于修炼了法轮大法,我仍然与原来的公婆生活在一起,对他们无微不至的照顾;孩子判给了前夫,但依然与自己生活在一起,并尽抚养义务。我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没有犯法。”

孙涛言毕,公诉人曹向荣的嚣张气焰立消,低下头。随后当律师进行辩护时,曹向荣自行退场。

律师当庭指出:修炼法轮功、传播法轮功真相完全是合法的,在中国没有任何现行法律定法轮功是X教,“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指控是不能成立的。孙涛的一切行为都是民事行为,根本不构成犯罪。

婆婆撒手人寰 死不瞑目

孙涛身陷囹圄,家人同样饱受痛苦。

一想起孙涛,她的婆婆就哭,眼睛哭得视力都模糊了。这次孙涛再次被绑架、关押,婆婆心里非常难受,身体每况愈下,躺在床上起不来,说话都十分吃力,但见人就使足劲地蹦出一句话:“孙涛什么时候回家?”随着眼泪就下来了,让听的人也跟着心酸落泪。

12月7日法院开庭那天,婆婆无法去法院,在家里苦苦地熬著等消息,不停地问:“有结果了没有?”

孙涛的姨婆婆坚持要到开庭现场见孙涛,孙涛的小叔子只好陪着老人来到法院。法官不让老人进法庭,老人就坐在楼道里难过地抹眼泪,一直不走……

这一次,孙涛被判刑一年半 ,直至2013年8月走出冤狱。

2014年年3月5日,北京“两会”期间,孙涛在家照顾瘫痪多年的原来的婆婆。东环派出所民警李润来领着其他四人到她的家里骚扰。瘫痪在床的婆婆,以为他们又来抄家抓人,吓得第二天高烧不止、病情恶化,一个月后,2014年4月18日,撒手人寰——饱受精神摧残的老人死不瞑目。

控告江泽民

2015年5月,北京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2015年6月28日,孙涛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她在控告书中说:“法轮功以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和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造福社会。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妒嫉之心及炼功人数众多的恐惧,于1999年7月滥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发起了对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16年(注:现已18年)的浩劫之中……”

“今天我拿起法律的武器起诉江泽民,也会让历尽苦难、含冤离世的亲人含笑于九泉!”(全文完)

(责任编辑:任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