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制宪思想记录之廿八:追惩反人类罪

附:《未来中国追惩反人类罪罪行范围匡算》文:

于心知肚明地身覆邪恶共产主义假皮、妄谋以枪弹永留中国于黑暗里的败类们论,本篇文字表达的思想是他们不屑的笑柄。而“历史从不阻却于恶人们手头的几件硬兵器”。无论怎样超越的凶残与狂妄,无论怎样出奇的殚智竭力,两年之内卑颜俯身于中国特别法庭,是他们中间终于作恶到最后者命运果报的必由途!

可得以确实的是,于2012年后的几年里,不少于四人的著述里有中共恐怖组织2017年败亡的断言。这岂是多重迭现的巧合!

彼时,上神将扼亡这个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恐怖组织,于冷血暴虐下人性道德污渊里救起这世间最不幸的民族。

作为人类有记录史上空前绝后暴虐的恐怖存在,对之的清算将会是个庞大而复杂的所在,然而,我们将冷峻去面对。这种清算会含括对罪恶普遍的具体而确实的追惩,及寻求与受害者可能的和解及安抚两大方面。它将是这不屈民族的文明明天进步的基础性建设努力的一部分而得到认真执行。

于共产主义政权的血腥恐怖暴虐本性,及其作为在一个整世纪里祸及一半人类命运的、不可思议的丑陋及邪恶记录的认识,今天的人类世界里,除了迄今身罩共产党恶皮者及事实上主导著当下世界秩序却为眼下利益而昧灭了良知的西方政商群体外,它早是个普遍的常识现象。

于2017年后中国怎样清算前恐怖政权的罪恶问题,目前没有见得有系统而有见地的论及文字,只偶见有于具体的反人权事件里的宽恕及复仇的争辩。

中国究竟得面对这一历史性的、结构性的且将要快速临到的局面。谨愿本篇文字能提挈起于这方面有见地的思索及论述。

将中共国当作一个正常的国家而非它的本质所是──世界最大最邪恶的恐怖组织,是人类于这空前发达了的信息时代里共同维持着的最不可思义的荒谬记录,是全人类心知肚明的共同的不名誉记录。事实上,今天的世界上无人不清楚,中共恐怖组织就是凶残、冷酷及于人类文明造成危害后果千万倍于ISIS的ISIS组织。它的长期存在,是属于全人类的、世界史上最不可思义的毁誉现象。

中共恐怖组织创下最极端最冷酷最凶残却也是最成功的暴虐人权的人类史记录。于他们的宽恕,是对人类高贵的爱的最无情的亵渎。然而,我们将无力回避宽恕于这民族现实及久远的巨大价值意义。

没有分明爱憎、尚不能分明置辨正常是非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是不能建立起辽远公平正义价值的。但若视复仇及罪恶清算本身为伟大目的和久远的事业去追求的民族是没有好明天的。宽恕与罪惩并重并行,却都不可漫无涯界,目的意旨悉在乎于这伟大民族的文明明天有益。

未来中国将扩大反人类罪罪名罪状的调整范围,这是有着普遍的国际法渊源基础的。

其一,国际公法的第一渊源便是内国法,即内国系具有普遍意义的国际公法法律的最重要创设者;

其二,联合国的作用是有程序性意义的,其于法律的创制实则是于各国公认而具有普遍意义的内国法及具有同等意义的国际习惯的技术性确认过程;

其三,世界上目前实践著的反人类罪罪名,是以纽伦堡审判及远东国际法庭审判确立的原则为主要基础,这些罪名罪状的创设背景是世界性战争,与此后世界法西斯暴政暴虐人权罪行的广泛及多样性现实,以及发展了的人权客体现状已不相匹配;

其四,中国是人类历史里暴政残害人权最为持久、危害后果最为惨烈的国度,认真而决绝的、不遗死角追惩的儆戒后来意义辽远而重大;

其五,将当然地依借着对国际人权保护具有划时代里程碑意义的《联合国宪章》及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和联合国大会于1966年通过的《经济权利公约》和《政治权利公约》、《儿童权利公约》、《禁止酷刑和其它残忍、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等国际公法的诸原则,并借鉴1994年后有涉卢安达问题的国际刑事法庭及主要借鉴2003年后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对上世纪70年代前柬共领导人之反人类罪罪行审判实践积累了的具有普遍意义的、实体及程式方面的司法原则!

未来中国将以反人权罪罪名具体追惩前恐怖政权涉罪人员。罪罚主体将分为制度性罪罚主体和具体的罪罚主体两类(以飞雄案为例,所有作恶到底的中共恐怖组织中央成员和广东省及广州市的中共恐怖组织常委成员悉为制度性罪罚主体;而具体批示构罪及具体参加迫害者将是“具体的罪罚主体”);将藉以前述有关国际公法原则,将具体的反人权罪罪行类化为以下若干方面。

须特别强调的是,以下叙及之涉罪行为均指的是制度性的涉罪行为和具体的涉罪行为。由是则生成前述的两类担罪主体,即制度性罪恶的担责者和具体的罪恶的担责者。

一、危害人的生命权、健康权的反人权罪罪行。

1.危害人人享有的生命权,及生命权不得被非法剥夺的行为;处未满18岁者以死刑及执行怀孕妇女死刑的行为。诸如“六四”屠杀案、徐纯合被枪杀案、雷洋被虐杀案及广州张六毛死亡案等诸多冤死案中的涉罪人员必将受到具体的罪罚。

2.危害人的健康权利的反人权罪行。包括拒绝建立有效的医疗救治保障制度行为;于降低死亡率、预防和控制疾病方面有明显的懈怠行为;有毒有害食物祸难方面有明显的监管懈怠行为;于结构性的环境污染后果关涉的明显的监管失职行为。

3.故意或放任对儿童和妇女特别保护方面的责任,造成明显的灾难性后果的行为。诸如毒疫苗祸难事件及持续的“计划生育”名义下的于人权的野蛮暴虐行为等。

4.危害财产权、居住权的反人权罪行,诸如强制交易、强制拆迁、强制没收或以暴力侵害所有权权利等暴行(若深圳等地新近的强行没收电动车侵犯所有权的暴行鲜例者)。

5.危害经济自由权利的行为。

二、危害人的普遍的、基本的自由权利的反人权罪行。

1.危害言论、出版及思想自由的行为;危害自由持见主张、自由表达意见、自由接受和自由传递资讯的行为。

2.危害宗教信仰自由的行为。诸如强迫改变信仰或以暴力及其它恐吓手段侵犯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行为。

3.危害人的结社自由权利、和平集会和示威自由权利的行为。

4.危害人的自由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危害应有的普遍的选举权利及普遍选举中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的行为。

5.危害个人迁徙自由的权利,以及离开本国往去别国的权利而造成实际危害后果的行为。

6.危害婚姻权、婚姻自由权和任意剥夺或干涉私生活权利的行为。

7.危害工作权、休息权、自由择业权及罢工权、劳动保护权、获得危困救济和保障权利的行为。

8.危害男女平等权利造成明显而实际危害后果的行为。

三、危害自由、公平教育权利的反人权罪行。诸如“从娃娃抓起”及“绝不允许宣扬西方价值的内容进课堂”等邪恶恐怖的强制性洗脑罪行。

四、危害法律平等权利的反人权罪行。

1.任意逮捕行为、任意绑架行为、任意囚禁行为。

2.危害无罪推定及获得辩护权利的行为。

3.危害诉讼权利(如拒绝受理诉请)、危害告申权利(如打压上访人员),及危害及时公正公开接受审判权利的行为(如于世文案件中的黑帮行径)。

4.危害具有普遍意义的“不得加以酷刑或加以残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对待或刑罚”权利的行为。

鉴于今年以来国内人民反抗恐怖暴政的快速发展趋势,鉴于2013年初以来中国普遍的逐日加紧加重了的人权暴虐形势,加之实际主导当今世界秩序的西方主要国家政府的麻木和心安理得的贪婪及无良现实,考虑到2017年后对反人权罪罪行追惩的实践应用之念,有必要对反人权罪罪行以范围性匡示,以促中国改变的尽可能低成本实现。据此,我在此再次严峻声明,所有的中国人,凡愿意盘算自己的将来者,都有必要于自己及家人2017年后的命运归向做些符合正常人类感情的思考。凡于2016年8月1日(过去言及过是2016年9月30日)前公开退出中共恐怖组织、停止犯罪并公诸犯罪真相而真诚悔罪者,不论是谁,悉可酌情减轻或免除刑罚。

未来中国特别法庭的刑事追诉将依循真相、真诚忏悔换得结构性减轻罪罚的思想运行。这一原则却不适用于2016年8月1日后的任何反人权罪罪行,不适用于作恶到最后的中共恐怖组织大大小小的党委常委恶徒们。

另,未来中国将在特别法庭外启动普通犯罪追诉程式,对于不构成反人权罪而又造成具体的实际的危害结果的前非法政权人员及其鹰犬们予以刑责,诸如那群臭名昭著的昧灭了灵性的美化恐怖暴政的恶文人们。

未来中国将对那些丧失人类基本感情的,专为恐怖政权掩罪遮恶而不够罪罚条件的极左棍者、“五毛党”者、删帖党骨干成员们,以及其他助虐恶徒(诸各种所谓的行业协会鹰犬们)予一定时间的竞业限禁,以惩戒他们冥顽不灵的、令人目瞪口呆的卑鄙。

上述人员凡于2016年8月1日前停止助恶并公示放弃助虐者,悉将酌情减轻或免除处罚!

新近在如何实现中国转变路径上争论声迭起,我认为争论并无坏处,但意图统一抗争手段则既无可能亦无必要。我们各自可以以非暴力手段表达我们决绝反抗,并不可因此认为我们便代表了唯一正确,这是于中共恐怖组织本质尚无清醒认识所致。

对于恐怖势力的反抗,任何手段都是合法的、正当的,无论从人类法理的角度或原始自然法则角度均然。倒是一些争论本身显出躁急或认识的混乱。这里首先抱持了一种错误的历史认识观──历史发展的路径以至其步幅步频悉是人苦思冥想的结果。毫无疑问,人是历史的载体,然而历史与人一样同样有着自己的形态和意志,人类群体活动是历史所有形态的基础,人类在历史形态里当然地依然具有意志的能动性,但所有历史经验都已表明,人不是历史意志的唯一表达者,人类许多的著名历史阶段或历史事件中,一些很有力量的人或人群都有过经沉思默想后的意志表达,但最终生成的历史局面,却与他们所期望的结局相反,这样的事例历史上多不胜举。

英国原打算杀一儆百的马萨诸塞州镇压行动,为美利坚合众国的生成拉开了序幕,这可曾是英王想要的结果?持续了两个多世纪的奴隶制,使人们看到的都是好──它为美国的独立准备了经济基础,更为美国早期工业化奠定了资本积累基础,可曾有人积极设计过它与美国国家分裂而终于爆发内战之间的关系,没有。这就是历史自己意志的结果。

1991年8月19日,驱策如蚁的苏共士兵及海量的坦克遮覆莫斯科街头的“党和国家领导同志”可曾为的是三日后的可耻灭亡结局?1989年被处决前的“党和国家领导同志”齐奥塞斯库,驱十万“支持者”上街游行以期震慑反对者,他对六日后被处死似是没有过热烈的历史期待。正在进行中的历史常有着惊人的迷惑力。纳粹覆灭前曾决定并代表了德国的永世美好,它们彼时在德的民众支持程度比今天的中共如何?1934年9月,在纽伦堡召开的纳粹党全国代表大会上,“领导同志”希特勒宣布:“德国今后一千年的生活方式已被清楚地确定。”可这些疯狂至忘乎所以的东西可曾想到仅仅十年后,这次党代会所在地,竟成了审判他们反人类罪的国际法庭所在地?

一战的技术原因肇起于奥匈帝国储君被杀,奥匈帝国于事发后不开战便狂躁难耐,彼本身的强大,加上强悍德国的支持,它可曾料到,四年后的战争结局,是自己的彻底灭亡?

一战后的上个世纪20年代快结束时,欧洲似乎无可争议是安定下来了,处在一个和平和繁荣正在明显生长的时期,有几个人能在彼时看清楚了历史自己的脚步──接下来的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吞噬一切的历史巨震?1929年初,美国经济繁荣增长大势孰可争议?以致彼时的财长自豪地宣布:“现在没有担心的理由,这一繁荣高潮将会继续下去。”结果后来大家都已知道──就是在当年秋天,便有毁灭性的经济局面临到。这次经济危机危害的强烈程度和萧条的时间之久,都是空前的。

我不厌其烦地罗列上述历史例证,意在使那些正于历史迷乱认识里奔突的人们,不可把自己的历史认识窄化成纵向的中国历史变幻常识。仅横向研识一下世界共产主义百年生灭规律,亦不致使对未来中国之终于成功实现改变之前景悲观以至迷乱。尽可看看外面有那么一群人,整天除了揣摩今上的心事,便是忙不迭告诉人们中共会长期统治下去、人民只有永作奴隶的份。我常说,有什么样的眼界,便会有什么样的心灵,而昏昧的心灵则定义了昏昧的眼界。

中国的改变正由许多积极心理支配下的行动者在无声里推动着,这不容置疑,却也正有不少消极悲观又总不甘寂寞的掣肘者,这实在不大使人理解的。一些人只看见国内表面上反抗的沉寂,却忽略了体制内正全天候自掘坟墓者对最终摧毁暴政机器无可限量的意义,他们加班加点地拚命掘进效率、效能使人目瞪口呆,这不正是所有共产主义政权灭亡的不二路径!

关于对中共灭亡规律的判识,我在前阶段的一段私下交流文字里有部分涉及。现附上这段文字,与大家共飨。附:

《习近平誓言改革,是对“中国特色”的公然反动》

一边歇斯底里声言“中国特色”是顶好的,一边又誓言说“要将改变进行到底”。习先生的错乱使人愕然。“中国特色”既是如你们所言的那般好,好似性病梅毒巅峰期形容“艳如桃花”了,好至谁言不好,便烈怒犹烈犬般狂咬不歇。既好如斯,何需改革?这就像你党一边壮怀激烈说南海主权是中国的,一边又动情表白说:绝不开第一枪──给侵略者吃上定心丸一样的使人饭喷。今天的中国,恕我爆个粗──言改革者,是放他妈的屁,于中国的实在情形不特瞎了眼,而也昧灭了灵性。

“六四”屠杀之后,中共的改革命运已被杀灭。中国今天需要的是再造。从习先生个人已显明的情形看,他最要紧的需要是人性再造。以他们迄今对“六四”屠杀失亲者的野蛮暴行论,他们的性情尚在牲畜以下。于他们而言,大规模的人性启蒙再育才是第一要紧的。

在远未出现政府之前的人类群体里,杀人偿命已成了人类普遍的正义感情。他们杀死雷洋后的局面迄今怎样!几间祖屋,是许多贫弱者在这恐怖国土上活着的全部基础。而他们明火执杖的、人类有记录史上空前绝后的、永不倦怠的血腥强迁暴虐,常在骤间使贫弱者这种保命基础灰飞烟灭,有时甚至扑灭了这生命本身。

习一喊改革,便使清醒者恐惧。曾几何时,“依法治国”的嘶叫使多少糊涂蛋魂牵梦萦。“709”反人类法治感情的暴虐,让数百个律师家庭堕入苦渊,使全国律师在恐怖中度日,人类恶的记录史上又创下一个空前绝后。最近对唐荆陵律师夫人、对李和平律师及王全璋律师的亲人的流氓骚扰逼害丑行,虽禽兽于同类不曾为。反人类暴行斑斑可考,成了你党日常的全部事业。你们永与人为敌,永视人民本身为问题。G20清空杭州全城而使公务人员装饰太平的丑行,再次自曝了你们的鼠盗嘴脸与永不得改观的无能。在一切一目了然的卑鄙事件中却腆脸挺肚,认真营造“高尚”氛围。而在本可高尚的过活里,却去下死力营造卑鄙。你们的邪恶与愚蠢至了怎样的不可救药的境地。

从大历史视野看,共产主义作为一种同质历史生命现象,其生与灭的规律无疑必是相同的。恶党绝不能例外。一、一律的暴力取得政权;二、一律的暴力维持政权;三、一律的拒绝宪政改造;四、一律的于腐败丧德,尽丧人性及人心的疯狂里与人民及文明拚死缠斗的最后经历;五、一律的灭亡于一个非暴力背景下的看似偶然的突发性历史事件中。所有前共产党政权的死灭规律,恶党迄今为止尚无纤毫偏离的,唯剩最后一项了。

上帝绝灭共产主义邪灵的决心已醒目了然。逆天意行者独死路一途。恶党2017年不亡,我愿赌上项上物。于包子君论,死保党,党死他死。倘尚能听得进人言,而弃党求自活己命,这是先生当下还尚可有的正途──扼死邪党,己献罪、真忏悔、祈宽恕。倘决绝欲殉死,则定能遂君宏愿,好在局面不远,咱们走着瞧。

近几年总有言及宽恕的必要。一味的宽恕与一味报复之恶实无二致。不别皂白的宽恕与不别皂白的报复一样的肤浅而亵渎人类正义感情。宽恕是人类独有的高贵感情。而正义感情不特同样为人类独有,且其生命根脉较前者是更加的绵长辽远。宽恕只可予值得宽恕者。2016年9月前脱离恶党,停止作恶、说出犯罪真相、真心忏悔者,是悉能得宽恕的。作恶至最后的祸首们,临追惩罪恶际再言宽恕,那逻辑与恶无异──在宽恕的感情里审判罪恶,是届时大家能找到的最理想局面了。(完)#

附:高智晟《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草案全文下载。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标题为编者所加。)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