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王岐山副手空降司法部 释整肃信号

2月24日,中共官媒报导称,中共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在当日表决,决定任命何立峰为国家发改委主任、张军为司法部部长、钟山为商务部部长。其中接任吴爱英出任司法部部长的张军乃是中纪委副书记兼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成员,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副手。其多次跟随王岐山调研,并公开在网路解读中纪委的举措。

不过,张军空降司法部,也算是回归老本行。毕业于吉大法律系的张军,长期在最高法工作,曾任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第二庭庭长,最高法院副院长;2003年至2005年任司法部副部长,2007年至2012年任最高法院副院长的同时,亦为中纪委常委;2012年底至2017年2月任中纪委副书记。他曾撰写过《刑事错案追究》、《刑事审判中法官的自由裁量权》、《法治的使命》等书籍。

与其前任“法盲”吴爱英相比,张军显然是科班出身,而其以中纪委副书记的身份转任司法部部长,应在释放整肃司法系统的信号。

众所周知,江泽民周永康时期的司法系统,尤其是司法部下辖的监狱系统黑幕重重,腐败同样令人瞠目结舌,而且还涉及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涉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前任司法部长吴爱英的罪责难逃。

吴爱英早年任山东副省长、山东省委副书记,2003年11月进入司法部任副部长,2005年起任司法部部部长。此前香港《争鸣》杂志披露,吴爱英是借助山东的老上司王乐泉攀上周永康而进入政法系的,其上任后,对周永康是亦步亦趋,一方面利用监狱系统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方面要求律师配合周的“维稳”政策,而不是要律师来维权,致使律师地位越来越低下。如当年重庆薄熙来时代构陷李庄律师入罪时,吴爱英竟然以司法部的名义发了一个要求大家认识李庄的问题的文件,并将批判李庄的文件下发到全国。

在习近平上台后,提出“依法治国”,吴爱英却持续打压律师。2015年5月,她召开电视电话会议,称要教育引导律师“拥护党的领导及社会主义法治”,被律师批为是在走文革老路。此举的大背景是当时兴起了“诉江潮”,而且有不少律师挺身而出,为无辜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辩护。

蹊跷的是,2016年10月中,司法部“不知何时”修订的《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出炉,并拟在11月实施。此《办法》引发了律师们的不满。168名律师向全国人大、国务院及司法部发出公开建议书,认为修订中的《办法》是一部违反规章制定程序,严重违背宪法、违背法律和国际法文件、违背国家和人民利益、违背科学的劣法,应当依法予以撤销。

吴爱英所为以及造成的恶劣影响,北京高层不会看不到,其被更换的信号相继出现。2015年,坊间就有消息称,李克强对怠惰狱政管理“坏了国务院声誉”的吴爱英一直有微词,北大一名研究行政学的资深教授在不小范围内曾说,李克强将动用程序“清除”吴爱英。

2016年10月28日,在司法部召开的学习贯彻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的会议上,主持会议的是新任司法部副部长、党组成员熊选国,而吴爱英则在同日去了哈萨克斯坦出席上合组织成员国司法部长会议。据悉,熊选国与习阵营成员有关联,而能代替吴爱英主持会议的地位显然不同寻常,尤其是其刚刚来到司法部,就越过了其他业已在司法部任职几年或多年的三名副部长,主持如此重要的会议,这昭示著“清除”程序业已启动。

随后的12月16日,司法部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同时兼任人事警务局局长的卢恩光落马。笔者曾分析认为,同为山东人的卢恩光能够从劳动保障部(后来的人社部)进入司法部任职,与吴爱英应有关联。

而去年6月,中央第六巡视组在司法部党组专项巡视反馈会上提及的主要问题是:选人用人问题反映较多,有的领导干部违规兼职、档案造假、瞒报个人事项;全面从严治党不力,“两个责任”落实不到位,“四风”屡禁不止,部分因公出国(境)团组用“阴阳批件”延期改道,一些单位公款吃喝、滥发津补贴,办理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及罪犯转押服刑等方面腐败行为易发多发。

上述问题与卢恩光所在的司法部政治部、人事警务局密切关联,卢恩光的所为,吴爱英难辞其咎。预示著吴爱英不妙的信号一再释出后,终于由张军取代了其司法部长的位子,而吴爱英能否平安着陆还是个问号。下一步的看点是,司法部在张军的主掌下,将如何肃清周永康的影响,将如何整治监狱黑暗以及处理与律师的关系。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