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杀人为吓人,吓人为保权

写完上文《不杀人,它一天也活不下去》,总觉得还没说完。虽然絮絮叨叨3000多字,但发现积郁胸中的话只说了一半,想想,还是把另一半说出来,也不悖再用小刀刮刮中共红祸党毒皮的心愿。

第一次看杀人,是在“文革”中。那时还是小学生,停课在我父母被下放的城市里。某日上街,被小伙伴跑着招呼著“走啊,看枪毙人去”,虽然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没压住恐惧加好奇,便被裹挟著向本市那条著名大河岸边狂奔——早听说处死罪犯都在那里。待气喘吁吁奔上河堤,却看到成百上千的人正在散去,暴土狼烟笼罩着人们各异的神情,有些呛喉咙。“看,在那儿!”小伙伴逆着人流缝隙,指著50步开外的河滩——几具看似被杀的人尸裹在几卷破苇席里,横陈于黄土地上。我一脑袋汗,心在砰砰跳,愣愣的杵在迎面而过的人流中,盯着那个杀人场,脑中莫名生出无数疑问:他们是谁?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被枪毙?死了家人多伤心……有具尸体光着的脚露在席子外,正冲着我,沾著黄土的灰色脚掌,让我至今无法忘记。

我第一次生出对死的恐惧:一个刚才还像我们一样活生生的人,现在变成了裹在席子里的死尸。远远地,一对妇女倚著树在偷偷抹泪,眼神凄惨却不敢上前,现在想来,兴许是死者的母亲、妻子或妹妹,在等待人流散尽,去给亲人收尸。

这年幼时的一幕,开启了我对生命的思考。后来据知情人讲,那些被杀的人中,最小的才十几岁,是因为偷东西被杀,号称破坏“文革”;还有的是反对某派,被“革委会”、军管会指令“法院”判处他们死刑,以震慑“阶级敌人”。

在中共党史中,我们可以看到每一篇每一页都充斥着杀人记载,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四清、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

中共凶恶大家都有共识,不是本文的重点。我想说,中国人,该从历史麻木中觉醒了,看清中共如此凶恶的目的——保权。特别要看穿它保权的手段:杀人,制造恐惧。忽略这一点,你就无法区别独裁暴政与文明体制的根本区别。

我在前文中举了美国罗斯福总统的话:人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而人类最应远离的恐惧,就是死的恐惧。

父母生下了我们,你一条命,我也一条命,活在世上,各自走自己的人生。这是上天慈悲所赐。凭什么你可以杀我?共产党,有种你就回答!你有什么权力夺走上天给我的生命?我杀你行不行?别看今天你狂笑我没刀枪夺不了你命,今年你就等著哭吧!现在你说,你杀人占不占理?占,哪条?

它回答不了,狡辩不是答案。任何人任何党拿出任何人间理论、党派宗旨,法律条文,都无法辩解为自己私利而杀人的恶毒行为。共产党永远不占理,因为它就是个私货党,一切为自己,从没有为过人民。你看看那些党魁党干,哪怕是个村支书,没有共党杀人军警撑著,那就是个农民,和他邻家大哥没一牙花子区别。更不用说那些百亿身家、百多情妇的国妖省妖市妖县妖们,难怪被抓上央视献丑还不忘哭天抹泪说对不起党。是啊,按周带鱼的名句:没有党,你屁都不是。

人类推进到20世纪,不少国家为尊重生命权取消了死刑。就算罪犯杀了100条命,也只是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不杀。我不好评价这样的法律是否对死者公正,我想无非就是:人已经死了,杀了罪犯也无法令死人复活;也许还有不制造冤冤相报轮回后果的思考吧。的确,人类杀来杀去都是悲剧。我想西方文明走到今天,不管是受了耶稣基督还是圣玛利亚的教诲,总之尊重生命哪怕是杀人犯的生命,成了立法前提。

但这不是我们中国人的理念。中国人心中有一条特别简单的道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也是中国从古到今的铁则。不管个人还是统治者,都遵循甚至不敢违背这个基本公理,都认为它才是人间正道。

应该说,这个简单公理共产党也不敢明著逾越。你没看它改来改去的宪法,还有随意出台的法律法规,字面上都冠冕堂皇、左右逢源的很,但这都没用。一牵扯保权就露馅。比如那个中共第一大法官周强,一说党危机了,还是无法控制的呲出獠牙,挑战普世价值。

有人说,共产党在改好。我说,它一天也没改过,让它改好就像期望癞蛤蟆变成天鹅一样没有可能。读读历史,它几十年都在变着法的杀人保权。它太怕失去政权了。它的团伙概念就是:老子脑袋别到裤腰带上夺来的江山,死也不能让给他人!于是不管杀高官对手、杀良心异己还是杀反抗大众,它绝不手软。所以,求共产党改宪政治国,无疑是天方夜谭。它认为那是“亡党亡国”,是万万不能答应的。你说,你和它商量个甚!

林彪曾按毛泽东的意思讲过一句话,叫“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没有政权,就丧失一切”,虽然在里面还加了些虚头巴脑的主语“无产阶级、劳动人民”。他这句话是自我解读共产党一党之私的一句大实话。

既然“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那么围绕保权,它就可以不顾一切,甚至杀人。而且它赫然发现,一切之中,杀人保权最奏效。早年刚做土匪时,他们沿用了匪祖宗的手段,绑票吃大户。抓了乡绅,割一只耳朵送去给家属,要5000大洋,不然再送就是人头。此招屡试不爽,到后来红匪发现人人都怕死,拿人命威胁换巨额财宝简直就是最划算零成本的买卖,于是一路走来,由小土匪走到老土匪,割耳朵换大洋变成了强拆开发换吨金及其他,尽管质押物换了又换,但人命始终是共匪不变的根本要挟。

到了20世纪下半叶,匪首毛泽东、邓小平、江蛤蟆发现,虽然对草民要保证镇压运动“七八年再来一次”的生命威胁,但其实几十年的杀人实践已经生出了后效应——恐惧。因为它杀人杀得太频繁,杀得太随意,杀得太得心应手,以至于中国人人人都不知道何时会莫名其妙被杀。恐惧便一直在中国大地弥漫。像被枉杀的内蒙呼格吉勒、河北的聂树斌、北京的雷洋,还有没被杀也关监数载的佘祥林、赵作海等无数冤案,都是中共恐怖统治的“杰作”,也是枉死中国人的九牛一毛。

“我做什么你没资格插嘴,照我说的做你就能活。”——这就是手握生杀大权的共产党对中国人的最大“威慑”。问题是,人不是猪,凭什么不能思想,不能出声,否则就被你宰杀?猪挨一刀还拚命叫呢是吧。那不管,不服的格杀勿论,要不我算什么统治者?共产党就这思维,从20世纪到21世纪,100年也没改。你想和共产党讨论“免于恐惧”,无异于与虎谋皮。

这也就是共匪几十年来既不肯下野,也不要变革的原因。它玩不起,也不想玩公平公正,只想掠夺财富、随心所欲、独享权力,从没有想和你分享什么,哪怕一间平静睡觉的房子,你要祈祷千万别让这个贼党看上,如果不走运,今晚回家时分,你很可能亲睹一架推土机正在砸烂这间你全家的幸福记忆。你不恐惧么?你叫天能应叫地能灵么?接下来,就是你十年上访,遭暴打关监,吃尽人间苦……你不恐惧?共匪可能暂时没杀你,你能保证它一直不杀你,一直不让你失踪?我想,没有一个中国人敢拍胸脯打保票。这就是体制内精英雷洋先生走出家门10分钟便一命归西、无数网民特别是广大中产阶级不断刷屏怒吼的原因——今天已经到了对恐惧必须说不的要命时刻!

共产党从夺权第一天起自己就开始恐惧,也是它为何不遗余力制造恐怖气氛的另一个原因。因为,它的一切,都是从你手里夺的。它也知道自己杀人夺财的极不合法性,你让它按规矩来,它就该还命吐赃兑现“人民当家做主”承诺了。那是它还不起也是死也不愿意的!因此它每天都活在恐惧中,恐惧第二天一早发生陈胜吴广、太平天国,像它一样起义夺它的权。它只有制造让你恐惧来取代它自己的恐惧。把所有看似有威胁的人、人群,都看作是仇敌或假想敌,能杀就杀,能株连就株连,务必把想像中的“革命烈火”扼杀在火苗期。因此,只要共产党存在一天,它就不会停止制造恐惧。

恐惧是杀人的后效应,甚至比杀人还管用。恐惧会让人生活在坐立不安、生怕犯规、臆想威胁、躲避是非的心态中。十几亿人口,当今相当比例患上了恐惧症,不信可以查有关部门的权威数据,全中国患上抑郁症、自闭症、恐惧症、妄想症的病患有几多?包括党政部门的官员公务员,那也是精神病患者的重灾区。因为,吓人,必会吓到自己,就像害人比害己的互害社会性质一样。除非你不再是人。

因此我说,共产党肆虐的红祸社会,没有人能逃离魔鬼的诅咒。我一个出国10来年的人,尽管已经远离共党社会,但一当看到中共使领馆在西方反共国家煽动爱共党的活动,而且居然还有同胞为得俩臭钱参与,我还是会伴着厌恶生出丝丝恐惧的生理性反应。敢问那些街坊老乡,你真的不了解共产党这个杀人党?你家父母兄弟姐妹七大姑八大姨姐夫大舅子二姑丈里,敢说没人被共党所杀,所关、所酷刑、所欺压、所强拆、所失踪、所喝茶、所监视居住?如果你敢对天发誓“没有”,我只能仰天长叹:我碰到了外星人。

记得电影《辛德勒名单》里的一个镜头,奥斯维辛集中营,纳粹军官攥着手枪,在几排犹太人里踱步,看哪个不顺眼,举枪就杀……这个镜头持续一两分钟,令人战栗窒息,他们杀人没有任何理由,就像共党一样。他们干吗这样?制造恐惧!

尽管我们不生在那个年代,但从二战史中我们了解到,这个电影情节只能再现纳粹残暴于万一。它已经成为全人类的反面教材。今天,历史已经轮到我们中国人对共党红货说不了。其实,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良心子孙,早将共党杀人罪行记录在案,不远的将来,必将对它彻底清算。到那时,对十恶不赦如江大蛤蟆这样还苟活着的反人类罪犯,我们将动议中国新政府法庭和国际法庭对其执行绞刑,绝不宽恕。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