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铭:两会前哈尔滨群体绑架事件是何目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报导: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晚六点半左右至十一点多,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分局、阿城区国保大队以及相关派出所,同时出动大量警力,现已知非法抓捕十八名法轮功学员。

二月二十五日上午,阿城公安局特意开会部署抓捕法轮功学员,下午就开始行动。已知道的有省公安厅、哈市公安局、阿城公安局、阿城国保、阿城各派出所、阿城刑警、特警,上百人参与了此次针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抄家绑架事件。

自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黑龙江省一直积极追随江泽民集团实施迫害,是中国大陆受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哈尔滨市、齐齐哈尔市、大庆市等地区迫害特别严重。这里列举几个案例: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黄富军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被哈尔滨市阿城区看守所关押,三个多月后,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看守所让家属接回家。四天后黄富军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四岁,至今尸体仍停放在阿城区殡仪馆。

法轮功学员王伟华,曾三次被非法抓捕,遭受冬天扒光衣服浇冷水、上大挂、坐铁椅子、电棍电击、捏睾丸、暴打多种酷刑,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哈尔滨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四岁。经尸检发现王伟华身上共有十九处大伤。

黑龙江哈尔滨四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洪斌遭十年冤狱迫害,才出狱不多久,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又被诬判九年。

哈尔滨市双城区西南隅法轮功学员刘利女士,因依法控告前中共头目江泽民,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晚十点被非法抓捕,在双城区法院被秘密庭审,并被判刑五年。

哈尔滨双城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96人,另有3人失踪。一个县级市就有近百人被迫害致死,可见其迫害程度有多么严重。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徐宏梅、沈子力,被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等绑架刑讯逼供五天五夜后咳血、不能进食、身体水肿、抽搐、重度昏迷。分别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十六时三十分和二十时五十分在身心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徐宏梅年仅三十七岁,沈子力四十九岁。

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潘洪东,毕业于“川大”电脑专业。二零零二年末,潘洪东被非法判十年,二零零三年中国传统新年后被劫至泰来监狱。被迫害后的潘洪东惨不忍睹,有的刑事犯都看不下去,偷偷地给递坐垫,被恶警发现后狠狠地呵斥。潘洪东被恶徒活活毒打致死。很长的一段时间人们听到潘洪东遭受毒打后发出的惨叫呻吟声,直至听到有人大喊一声“打死了”之后,突然一下子四周就变得寂静无声了。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早八时十八分被迫害离世。

曾经救六条人命的潘本余曾经遭受中共二次劳教迫害、二次非法判刑(分别为四年、七年)。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肝腹水、心肌梗塞、吐血,心脏病、生活不能自理。于二0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半夜一点多停止呼吸。

截止到2016年10月底,齐齐哈尔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61人;非法判刑至少262人次;非法劳教至少254人次。迫害的酷刑种类至少50种以上。

2014年3月,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等,为帮助被非法关押在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又名青龙山法制教育基地)受尽折磨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昌、韩淑娟、蒋欣波获得自由,多次前往青龙山基地交涉、喊话,被非法绑架。

四位律师被戴黑头套及酷刑折磨,甚至被打断24根肋骨。当时跟律师一起遭绑架的有7名法轮功学员。此事激起大陆律师界和社会各界的愤怒,纷纷亲临建三江救人。在国际舆论关注下,四律师被释放,建三江案也因此引起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

黑龙江省迫害法轮功的严重程度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打开动态网“追查国际”网页,会发现有关黑龙江省受到“追查国际”追查的迫害案例特别多。在两会前夕,在黑龙江哈尔滨市发生这起群体绑架事件绝非偶然,是江派余孽在公然搅局。目的就是造成加剧迫害法轮功的态势,是出台两高新“司法解释”后的进一步行动。目的很明确,就是让人知道法轮功仍然被镇压,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政策没有变。

中国有句成语“黔驴技穷”,中共江泽民集团在被打得土崩瓦解、一片狼藉的今天,真是无计可施了,只能重复这些加剧迫害的老调,以苟延残喘。在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国际社会二百多万正义人士连署举报江泽民,要求将其绳之以法,及逾两亿六千万的退党大潮面前,它们能还有什么路可走呢?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