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音:不收红包的医生

在中共大小官员带头贪污腐败下,现在“红包”侵蚀了中国所有行业,连救死扶伤的医生也不例外。病人及家属觉的医生收了红包才会认真看病,否则心里不踏实。而不少医生收红包也心安理得,更有甚者,不给红包不认真看病。

在中国大陆目前的医疗乱象中,仍然有一些洁身自好、不收红包、真心关心病人的医生。他们不仅医术高明,而且更难得的是医德高尚,不仅给患者带来福音,也给社会带来希望。

患者:医院的医生都炼法轮功就好了

钱厚民毕业于大庆市职工医学院,原是黑龙江省大庆管理局萨中二医院(油田井下医院)外科医生。可是,作为医生的他却治不了自己的病。因为肾结石、肾囊肿、肝囊肿,高血压,心脏病、冠心病、颈椎等多种疾病折磨,他脾气暴躁易怒,经常发火。随着社会的道德下滑,他利用职务之便接受患者家属的吃请和红包,还染上抽烟、喝酒等不良嗜好。

自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钱厚民所有的病神奇般好了,不仅身体健壮,脾气也好了,整个人变的善良、宽容、忍让。工作兢兢业业,医术求精,且提升了医生的职业道德,不再受贿收礼,诚恳、热心为患者服务。还自觉打扫医院卫生,天天拖地(以前领导叫他扫雪,他不扫,表示不是份内工作)。

每次给患者做完手术,对请吃、送礼的人,钱厚民都一一谢绝。一次,他给病人做完脑瘤手术后,家属为了感谢他,两次送五百元的红包和服装,他都真诚的婉言谢绝,并自豪的告诉病人家属:“我是个法轮大法修炼者,我师父让我们做真正的好人,我不会要你的红包和东西。”医院领导和同事常说:“钱大夫炼法轮功后完全变了一个人。”

患者说:“医院的医生都炼法轮功就好了。”钱厚民因此曾连续被单位评为先进个人。

名医师修炼后的变化

黄利平女士今年七十五岁,是湖北省武汉市中西结合的主任医生、教授,长期从事中西医妇科临床、教学、科研工作,特别对治疗“不孕不育”有较深的造诣。多年接待全国各地及外籍华侨患者千余人。由于疗效显著,经常收到病人的表扬信、感谢信、锦旗、匾。多家省、市广播电台、电视台对此进行过报导。

由于病人越来越多,长期延长看病时间,加之多年的伏案工作,黄医生患上了颈椎病、头痛、白内障、鼻窦炎、膀胱炎、关节炎等多种疾病。一九九五年十二月,黄医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仅三个月时间,老花眼能看报纸、穿花针,紧接着全身疼痛消失了。

法轮功不仅教人炼功拥有健康的身体,其法理更要求大法学员按照宇宙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修炼,成为一个道德高尚、有益于社会的好人。修炼后,黄医生的人生观发生了巨变。

修炼前:她将病人送的锦旗、匾挂满诊室四面墙上,还将不孕症病人治愈后出生的孩子照片挂满两大板,显示自己的能力。

修炼后:她将所有的锦旗、匾取下来,以免伤害其他医生(因为病人都找她就医,其他医生就坐冷板凳)。

修炼前:病人送吃的、穿的、用的、戴的都有。农村病人送土特产,如新疆寄来的好葡萄干(已生男孩),山东寄来大枣,并要她为孩子取名,河南挑一担鸡蛋,她都收下。

修炼后:她拒绝接受病人的一切礼物,实在推托不了的,送到幼婴堂和科室医务人员,有时还给病人送礼物。

修炼前,有位病人跪地两次求她收下手镯子,并说:“您是我再生母亲,不然我的家庭会破裂。”修炼大法后,她想,这个贵重礼品怎么物归原主呢?心想事成,那位病人带着女儿来就诊,黄医生就将手镯子快速取来归还于她。

对病人一视同仁

王炎毕业于石家庄医学院,原是河北满城县太行监狱的医生。他医术高明,对脑血管、脑溢血等疑难杂症很有突破。

有一个半身不遂多年的瘫痪病人,经他治疗基本恢复生活自理。王炎脉象极准。有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常年经血不止,西医看遍,名贵药吃了无数,都没什么效果。这位病人找到王炎,没说什么病情,王炎只把了把脉就把病情说出来了。这位妇女很受震动,说:“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医术!”这位病人吃了很简单的几副中药后,身体恢复健康。

王炎不仅医术高明,医德也令人钦佩。他对待病人不分职工家属或犯人,一视同仁。不论白天还是夜半,随叫随到,从没拿过病人一分钱或收贿赂。他到太行监狱上班后,此监狱犯人死亡率明显下降。有一个男犯大冷天被关小号后,两脚全冻烂了,不能走路。王炎知道后,从自家拿花椒熬水给他治疗。有人对他的行为感到不解。王炎说:“他是犯人,但是,他首先是个人,身体不好知道痛苦。”

有一个黑社会老大不想出工劳动,就装病让王炎给他三天假。王炎耐心和他谈心,用法轮大法的道理给他谈,告诉他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人为什么当人。最后这位老大哭了,告诉王炎一定要弃恶从善、改邪归正,从做一个好人开始,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

温柔的“法轮功大夫”

路玉英是烧伤专科医生,家住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安宁堡街道居民路。在修炼法轮大法前,她是一个性情暴躁、大大咧咧的人。在她的专治烫伤、烧伤诊所里,每天都有不同程度烫烧伤的病人,有些病人烫伤面积大,烫伤程度深,给这些病人每天换药是件很头痛的事。由于剧痛,病人根本不让接触创面,哭喊叫嚎什么样的都有。她根本不管这些,直接用力猛的一下就将创面上的敷料纱布撕下,痛的病人屏住呼吸,半天喘不过气来,头上豆大的汗珠儿往出冒。

修炼法轮大法后,路玉英决心做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她常说:作为一个医生要有端正的品性和良好的医德,要能感知病人的痛苦。以后她给病人换药时,先用药水浸泡敷料纱布,再用镊子一点点轻轻剥离,一边剥离一边安慰病人,有时给病人放一些如同天籁之音的歌曲,来减轻病人的疼痛。病人对这个时时为自己着想、工作认真、态度和蔼可亲的大夫,亲切的称她“法轮功大夫”。病人在她那里看病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方便、随意。

由于烫伤很突然,往往让人措手不及,外来打工的人根本没钱,烫伤又严重。在这种情况下,路大夫会说:“先治病,看好病了再说。”现在医院费用高,烫伤面积稍微大一点的,在医院要花费二、三万,而且会留下疤痕。而在路大夫那里只花一、二千元,且不会留疤。可是,就这一、二千元,有些人也拿不出来。路大夫经常免费诊治。对于病人的千恩万谢,她总是真诚的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如果我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是不会这样做的。”

生活艰难的情况下仍然不坑骗患者

翟金萍女士一九八九年毕业于泰山医学院,以年级第二名的成绩作为优秀生被分配到山东省泰山疗养院当内科医生。曾因注射青霉素过敏,诱发抑郁症、心血管神经官能症、肋软骨炎、关节炎、胆囊炎和功能性闭经等疾病,中、西医诊治无效。

一九九七年一月,翟金萍学炼法轮功,二十天后病症消失,三个月后重返工作岗位。修炼后,她不再接受药品推销商的回扣,有一次实在推脱不下,就把那部分钱送给一对从农村来的老年人,让大娘给生病的大爷买营养品补身体。一位她曾帮助过的女病人,从那一年到现在近二十年了,每年都要来医院一次,打听翟医生的情况。

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一意孤行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翟金萍被单位无理开除公职,没收医师资格证、执业医师执照、房屋产权证,使她至今无法从事医疗工作,生活艰难。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她做过家教、保姆、钟点工、超市医院的保洁工,串过糖葫芦,发过广告,给幼儿园小孩儿做过饭,摆过地摊,生过豆芽。

对翟金萍来说,也曾有轻松而且收入高的工作让她选择。两个卖保健品的人几次买了礼物上门找她,让她一周讲三次课,月薪是干保姆的两到三倍。她知道那些保健品的宣传都是虚假的,修炼人不能说假话,就拒绝了。也有诊所要聘她,还有一个私人医院提出,只用她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康复医师培训的牌子(泰安市只有她一人参加过此项培训),就给她一份不错的收入。她拒绝了,说:“如果不是修炼了法轮功,我一定会去的,因为我原来也是个争名夺利很要强的人。是大法师父教我真正的凭著自己的良心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所以我不会去那些不为治病,只为赚钱的诊所坑骗患者,更不会去干传销。”

结语

对于患者,生病本是不幸,如果医生收红包、开大处方、增加检查项目,会把病人的整个家庭拖垮。而如果遇到一位认真负责、不收红包、真心关心病人的医生,对于病人及家属将是不幸中的万幸。这样的医生在修炼法轮功的医生中比比皆是,“真善忍”信仰使他们抵御住名利的诱惑,变的善良无私。

但不幸的是,在这种医疗乱象中保守医德、本该受到表彰的人群,反而因此受到中共残酷的迫害。为了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当局取消他们的行医资格,甚至将他们非法监禁,暴力洗脑。本文列举的几位医生都受过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钱厚民医生曾被非法判刑七年,身心遭受极大摧残,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岁;翟金萍医生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六年,曾遭吊铐、毒打、电击、野蛮灌食,九死一生。

今天,我们将几位不收红包的白衣天使的故事写出来,是想告诉您,如果他们没有遭受迫害,没有被剥夺做医生的权利,会有更多的人受益;而他们高尚的医德也为同行做出表率,会带动整个医疗风气向正的方向转变,那时,会有成千上万的百姓受益。让我们共同呼吁停止迫害,呵护善良!不仅仅是为了那些无辜遭受迫害的好医生,也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整个社会。

──转自《明慧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