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禁史】真实的周扒皮与土改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3月05日讯】新闻周刊(567)中共两会的召开,引起国际关注,拥有最庞大人口、市场的中国,注定在世界的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而未来,路向何方?也许迷雾中,可以从历史中借镜。从本周开始,新闻周刊将推出“血色禁史”系列报导,带您回顾中国百年跌宕起伏的命运和历史。犹记去年底,陕西省一名交警,因早前转发文章,批评1950年前土改是一场谋财害命,杀人越货,制造仇恨,摧毁中华民族优良道德传统的运动,结果被判刑一年。今天我们的“血色禁史”特别专题,就从一个耳熟能详的伪造案例,带您一起回顾土改真相。

半夜学鸡叫,迫使长工早起干活的周扒皮,是中共塑造的典型地主

周扒皮的原型,是辽宁瓦房店黄店屯村大户周春富。1947年国共内战,中共打进黄店屯村,发动土改。有240亩地的周春富,被划为地主乱棍打死。

2013年,《南方都市报》走访黄店屯,还原了真实的周春富:裤腰带都舍不得买,用破布条搓,想攒钱买地传家业,但他对伙计相当厚道,伙计说,在周家吃的比文革时好多了,而且一年能挣8石粮养活全家,根本没有“半夜鸡叫”。

唐靖远: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中共“土改”,土地来路是明晃晃的抢,再分配目地是为了吸引农民为共产党卖命,替它打内战夺权。

1949年夺权后,中共立刻在全国启动土改。

1950年6月,中共把《土地改革法》拿到政协第一届大会二次全会上讨论。许多与会者提出,中共已经掌握政权,可以用行政法令和平分配土地,不用再暴力斗争。但是毛泽东反对,他要土改“村村流血,户户斗争”。

横河:在自由世界,如果要土改的话,他是用赎买的方式,是尊重地主产权,然后花钱把土地买出来分给农民。但是共产主义革命呢,肉体消灭阶级敌人是它革命的一部分,杀人本身就是它革命目的之一。所以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它在共产主义革命胜利以后,都有大屠杀。

据保守估计,1950年后,土改造成约200万人死亡。

四川学者谭松,实地走访,撰写了《川东土改调查》。他说,中共划分地主十分随意,在川东贫穷山区,一家有2个煮饭的鼎罐就被划为地主。地主要上缴金银珠宝,缴不出就酷刑。一个地主家人缴不出金银,被脱衣活烤,浑身往下滴油。许多地主子女被性虐待,悲愤自杀。

1953年,土改基本结束。经过夺田再分配,中共宣称,大约3亿无地农民,分到了7亿亩土地。

不过就在53年2月,中共以互助组、合作社的名义,又把土地收归“集体”,专家说,由此可见,分土地不是中共土改的真正目的。

横河:中国的历史上,所有王朝时期,一直到国民党时期,统治都没有下过县。原来基层就是儒家书生和土地拥有者形成的乡村自治。共产党要(通过土改)把中国社会原有结构全部摧毁掉,然后取而代之是中共的基层组织。

唐靖远:历朝历代的文化精英,绝大多数都是从乡村耕读世家这个土壤中产生的。中共在全国强行推动暴力土改,等于是从根源上毁掉了传统文化与道德在社会基层的载体,这是中共第一次系统的用党文化毁灭传统文化之举,也是中国传统道德崩溃的开始。

土改60多年后,中国的农村,正在走向崩溃。农民被户口制度打成二等公民,巨大的城乡差异,吸引农民大量进城打零工,不仅造成农业后退,也留下数千万留守儿童。农村老人的养老金,平均每月只有141元,无法维持基本生活,大量农村老人选择自杀。

王江松:“传统文化是有制度配套的,比如说有家族制度,乡绅治理,农民互助互济的传统啊。现在政府拿走他们权利的同时又不对他们尽责任。所以他们就处于不能自救的状况。”

如今,大陆农民只有土地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农民抗议村官擅自征地,已成为中国群体事件第三大导火索。有网民戏言,今天最大的地主就是中共。

而在土改中惨死的周春富,历史记下了他的最后时刻。他被批斗人群乱棍打伤,扔在沟里,奄奄一息中被两条狗咬死。他被污名化的故事,则被中共长期留在小学课本里,装点土改的门面。

新唐人记者林澜纽约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