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省看守所开庭未通知律师 伪造判决包庇盗窃警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3月07日讯】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三日,七台河市桃山区法院在外界不知情的情况下,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在看守所被,对法轮功学员张桂荣非法开庭。张桂荣被非法判三年半,罚金3000元。

然而至今,律师仍然没有接到张桂荣的判决书。律师明明未到庭,但判决书却违背事实公然写着“张桂荣和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判决书的正文部分也只有张桂荣的自我辩护,没有律师的辩护观点。在正常的判决书里面,既然有代理律师到庭诉讼,就一定有律师的辩护观点和意见。

七台河桃山区公检法部门听命于政法委“610”的指使,公然枉法,制造冤案,整个过程是先抓捕后搜集证据,先起诉后捏造材料,先定罪后开庭。它们为阻止律师的介入,设置层层阻碍进行阻挠,如禁止律师会见当事人、强行对律师安检侮辱、撒谎离间律师和当事人的委托关系……

张桂荣和辩护律师面对这些执法犯法者,据理力争,毫不退缩。几经较量之下,公检法人员拙劣的表现丑态百出,愚弄人的把戏被拆穿。即便如此,它们仍然想快速推进庭审,草草结案。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律师拒绝法外设定的专对律师的“安检”,庭审未能进行。然而令人震惊的是,仅过了两天(一月十三号),桃山法院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在看守所内对张桂荣强行开了黑庭。

花甲老人被非法绑架

张桂荣,女、64岁。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母亲节这一天,七台河市桃山区桃南派出所曲龙等人绑架了张桂荣。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点多,连续十四个小时的审讯中,张桂荣被警察连续折磨,疯狂谩骂、反复侮辱、威胁、诱供,逼迫当事人“认罪”。


法轮功学员被桃山派出所非法绑架,警察顺手牵羊,偷走大量现金。(明慧网图片)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张兰君、于桂华、高运山等四人在铁山乡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七台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委毕树庆将此事上报到黑龙江省,并设立所谓“专案组”,欲以迫害法轮功来捞取政治资本。

五月八日,七台河市又绑架了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张桂荣就是其中之一。至今张桂荣、于桂华、谭凤云、吴旭姝、李葆华、赵春阳、张兰君、王元菊八位法轮功学员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七台河市看守所。有五位已被非法庭审,其中张桂荣被三次非法庭审。

抄家时丢失大量现金 法院拒绝提供执法录像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三点多,在桃山区法院,张桂荣的代理律师参与了庭前会议。法院拒绝出示警察抄家的视频,只选择性的播放审讯录像。录像中显示:连续十四个小时的非法审讯中,张桂荣滴水未进,反复被凌辱、谩骂与摧残。张桂荣精神几近崩溃,以头撞墙,要以死来解脱折磨。

被抄家时,张桂荣丢失一万二千元现金,负责抄家的警察曲龙和李鑫具有重大嫌疑。律师要求调阅警察执法录像,但法院却拒绝提供。在律师强烈要求下,法官只好同意在第二天(二十九日)开庭时,当庭传唤参与抄家的涉案警察曲龙、李鑫等四人,出庭接受律师的询问和质证。


张桂荣家被警察非法抄家,却被警察偷走大量现金。图为被抄家后的现场。(明慧网图片)


张桂荣家被警察非法抄家,却被警察偷走大量现金。图为被抄家后的现场。(明慧网图片)

案件在检察院阶段时,律师曾先后给检察院公诉人、法院法官等邮寄“举报信”、“非法证据排除”、“羁押必要性审查”等五份材料,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第一次庭审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桃山区法院第一次对六十四岁老人张桂荣非法庭审。张桂荣身体虚弱,两名医护人员随时待命抢救。张桂荣和律师对检方的不作为并涉嫌包庇盗窃警察之事提出申请,要求公诉人回避。法官、公诉人等不知所措。

在庭审现场,七台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委、“610”主任毕树庆毫不隐讳的咆哮:“我们就是要用零口供,把这一系列案件办成铁案。”


七台河市国保政委、“610”主任毕树庆声称:“我们就是要用零口供,把这一系列案件办成铁案。”(明慧网图片)

庭审中,有证人依照法定权利,申请要当庭为张桂荣作证。公诉人高馨艳得知这一情况,气急败坏,像是泼妇一样开口大骂证人,完全不顾“申请当庭作证是每个知情公民的法定权”这一法律规定。

进行到下午二时许,法庭不得不宣布休庭。第一次庭审最后不了了之。

对律师施压

随后,桃山区法院在“610”政法委书记张春雷、郑春桥的操控下,一方面让张桂荣及其家属辞退律师,另一方面软硬兼施,让代理律师放弃代理,同时政法委还串通律师所辖的司法厅和律师事务所,给律师施加压力。哄律师说:“这官司(给法轮功)打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这样你也挣不到钱,你挣完钱你就走呗。”当律师谈及张桂荣应该无罪释放时,法官马上说:“那不归我管,我们就管开完庭,走完成程序报到上面就完事了。”

家属控告警察盗窃 官方欲盖弥彰

家属分别向黑龙江省纪检委、七台河市纪检委、法院、检察院和最高检察院控告警察的盗窃行为。而“610”、国保为掩盖警察盗窃的罪行,强行推进非法庭审。

此外,它们在看守所关押张桂荣的监室,放入一个名叫张玉萍的人,自称“九天玄女”。此人自称可以看到另外空间,可以上天入地,并声称看到警察盗走的钱已经送回张桂荣家中某处,让家属立即取回……。妄图把警察偷盗的赃款悄声退回,掩盖抹杀警察偷盗的罪行。

第二次奇葩庭前会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桃山区法院预谋对张桂荣第二次非法庭审,要求律师在一月九日上午去法院开庭前会议。

律师准时来到法院,却被院方无理要求安检,遭到律师的强烈反对。院方无奈,只得在法院大厅的走廊过道,开了所谓的庭前会议。律师在警戒线外,刑庭庭长金星峰在里,两人隔着警戒线交涉了半小时。

由于政法委串通了律师当地的司法厅和律师事务所,一起给律师施加压力,因此法院认为律师会承受不住压力,放弃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也不会揪住盗窃案不放。金星峰拿着一大堆照片,还有装满各种面值的一个大塑料袋子,里面是抄家时抄走的八千多元钱,但并未随扣押清单移交。

金星峰说:“钱都在这呢,有带字的有没带字的,你看看就行了,在法庭上就不要质证(警察的盗窃罪行)了”。金星峰甚至央求律师:“抓紧时间庭审完好下判决,你就别坚持了,开庭时差不多就行了吧。”但遭到律师拒绝。


法官金星峰央求律师开庭时不要质证警察盗窃事件。(明慧网图片)

当天下午,律师去看守所会见张桂荣,得知张桂荣并没有接到开庭通知书。而中共的法律规定,开庭的前三天,应给当事人送达开庭通知。

变花样再阻律师 第二次庭审未遂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桃山区法院对张桂荣第二次非法庭审。律师九点到达法院准备出庭时,突然接到金星峰的电话,通知开庭地点临时变更在看守所。律师当即指出:这是在违反审判公开原则。律师打出租车到达看守所,却被警号为231157的法警阻拦,并要求对律师进行安检,被律师断然拒绝。

随后,周鹭荻(审判长)、法官金星峰、王春丽合议庭三人及多个随从人员涌入门厅,仍然坚持只对辩护人安检,律师将《拒绝非法安检》的严正声明交给合议庭,要求合议庭做出书面答复,被无理回绝,律师没能进入法庭。张桂荣因没见到律师拒绝开庭。第二次非法庭审未遂。

下午,律师再去会见张桂荣,看守所以年终考评为由不让会见。声称下次会见时需要法院允许,还要提前48小时预约。

强开黑庭四处行骗 法官:越辩越有罪

一月十八日,代理律师再次去看守所会见张桂荣,得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桃山区法院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剥夺了张桂荣的一切权利,在桃山区看守所内,秘密进行了庭审。

张桂荣告诉律师,她当时没看见律师和家属到庭,立即提出强烈抗议。但桃山法院仍然明目张胆的草草开庭结案。

张桂荣当庭质问法官和公诉人:“今天开庭,你们为什么不让律师进庭,你们肯定做手脚、做文章了”。张桂荣对律师说:13号在法庭上,合议庭人员反复欺骗她,说律师已经不为她辩护(代理)了,法院解除了律师的辩护权等等,让她另行聘请律师辩护。

公诉人骗张桂荣说:“你的辩护律师不敢接受安检,不进庭,已经回上海了”。张桂荣要求和律师通电话,他们谎称“律师已经关机不接电话了”。审判长周璐迪说:“律师进庭一点用都没有。无罪辩护,越辩越有罪”。


审判长周璐迪说:“律师进庭一点用都没有。无罪辩护,越辩越有罪”。(明慧网图片)

张桂荣对公诉人说:“我提出的问题没有解答为什么开庭?我家一万多元钱和存折都没了,家里很多东西都丢了,这次开庭为什么只字不提?”公诉人高馨艳竟然说:“你和管教说,让管教找监管”,“你和审判长说去”。审判长周鹭迪推诿的说:“你这个问题不属于开庭范围内的,和我说不着。案子归公安局管,你应该和公安局说”。张桂荣说:“怎么说不着呢,扣押清单里没有。我上哪去找公安局(被关押在看守所),就得找你们说,钱那么多,和我这本来就是一个案子”。


桃山区检察院公诉人吴琼。(明慧网图片)

桃山法院因忌惮律师的辩护,在非法庭审后,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向律师事务所及所辖司法局诬告,声称律师没有履行辩护职责。

张桂荣已经上诉到七台河中级法院,我们期待真正的公平光明到来!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