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骗人为杀人洗地

小时候我非常恨人扯谎。那时还不懂大道理,只是觉得撒谎的人特狡猾、特低级、特没品。上了学也是这样,要好的同学朋友一定是真诚以待,倒不至于一定两肋插刀,但至少不能刚吃了饺子却哭丧著脸说棒子面窝头没吃够。然后不小心一呲大牙,牙缝里塞满韭菜,打嗝熏人一跟头,咱交情就算掰了——吃顿饺子都怕人仇富,都要跟哥几个撒个小谎,哪天我吃满汉全席没叫他,不得恨我一辈子啊。这样的没得交,散伙。

后来自己有了孩子,这种做人要诚实的坚守,便开始传宗。我不止一次把孩子叫到跟前嘱咐: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孩子歪著头问:这学期考“双百”?——切!考零蛋都没关系,但不能撒谎!给我记住了:现在、将来、永远都不能撒谎!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也许孩子有点遗传,就使劲点头,可能心想,这很难吗?

几十年前的百姓社会,虽然都是大锅饭,谁都不富裕,但整个民风是鄙视撒谎的。特别是熟人圈里,哪位是谎话篓子,大家都躲得远远的,还会特别嘱咐孩子别沾那家伙的边,以免学坏。

有句俗话叫人要脸,树要皮。那时候常说。直到有一天,国风变了,脸皮不再重要,钱比脸值钱了,黑猫白猫了,笑贫不笑娼了,谁敢干谁发家了,昔日骗人的混混一堆堆变老板了,这国朴实的德性就开始变味了。

又到了一天,有个叫小悦悦的4岁女孩,在街上玩耍被一辆车撞倒,没人管,接着被一辆辆车轧过,还有18个“人”经过,也没一个“人”报警、帮助,眼见孩子断气!看了监控视频,我的心在流血,我想全国的良心都在流血。谁能感受那个幼小柔弱的生命,被庞大的机器碾压,脏器破裂、骨头折断,心脏停跳?谁能感同身受?!孩子还没断气前,是不是一次次看见“叔叔阿姨”们走过身边却假装没看见,连呼救的最后一丝力气都被他们的冷血带走?!


蔡淑妍的录取通知书,9月3日她将进入大学校门。(家属供图)

再到了去年9月的一天,广东惠来19岁女学生蔡淑妍因被骗1万元学费自杀身亡的消息网路炸锅。蔡姑娘已被广东外语艺术职业学院录取,收拾好行装,将要报到入学,却收到诈骗简讯称蔡“获奖”,骗子团伙娴熟的一步步诱骗蔡姑娘,把她卡中的一万学费分三次骗走,致使蔡姑娘无颜面对辛苦打工的父母,一步步走向大海,结束了年轻生命。


海边沙滩找到的蔡姑娘尸体(财经网微博)

蔡姑娘发给弟弟手机的“遗书”中充满了对自己“愚蠢”的后悔与伤心绝望:“老弟,当你看到这条简讯的时候,我应该已经自杀了,自杀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太蠢了,相信了简讯诈骗,被骗光了老妈给我的一万多元钱,很蠢对吧?我也觉得自己很蠢,……有了希望,然后绝望,这种感觉真糟糕,我真的承受不了,只能以这种方式来结束我的生命,来躲避责骂,我很懦弱对吧!很对不起你们,老妈,老爸,对不起,不能给你们养老送终了,还要让你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图添伤心。……为我的去世伤心一阵就把我忘了吧!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女儿……”


蔡某在“遗书”中称被人骗去1万元,“自杀对我来说反而轻松”。(家属供图)

虽然党国“神勇”的警方很快破了案,抓到了诈骗团伙6个罪犯,但是,蔡姑娘再也无法回到父母身边。联想到7月被骗9900元后心脏骤停猝死的山东高考生徐玉玉、亦因网路诈骗被盗走1996元后心脏骤停猝死的山东在校大学生宋振宁等几案,此三案共抓获20多名骗子,都是海南、福建、江西等地的网路流氓,专靠骗人吃饭,害了无数的善良“蠢人”不说,也给了中国社会民间几乎归零的诚信以最后一击。难道这些流氓不是在间接杀人么!

加上那些为了钱钱钱,不惜白酒里勾兑工业酒精,白面里掺滑石粉,刨光霉大米当好米卖,地沟油炒菜,猪肉注水,苏丹红腌咸鸭蛋的,还有影响亿万家庭和孩子的著名三聚氰胺奶粉……联袂构成红朝的五毒俱全、互害不止。简而化之,所有的毒根表象都是骗人!

那么,骗人的根子又在哪儿?中国人原来不骗人的。这个,也不用讳莫如深,不用手搭凉棚、黑地里打灯笼,一抬眼你就看到它无所不在,从中国人的肉皮直扎到骨髓里!它,就是万恶的中国共产党——欺骗人类、毒化中国的老根!

共党骗人早在抗战时期就已“炉火纯青”。欣赏一下中共窑洞机关报《新华日报》的骗词:

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

可惜它到现在也没学会美国的诚实。再看看中共篡政后第九年的报纸:


(维基百科)

这就是所谓的“吹牛皮、说大话、夸大声势”的社会主义“大跃进”“放卫星”。上图中“人日”刊登的还只是颗小卫星,更大卫星是青海柴达木盆地赛什克农场第一生产队小麦亩产的8586斤,稻谷亩产最高的是广西环江县红旗人民公社的130435斤。

我就不懂了,老毛这个农民,就算坐上了土皇皮椅子,也不可能忘了祖宗几千年来一亩地产小麦产稻谷的极限吧?那个660平方丈大小的地界儿,能长出十几万斤粮食,两年后还能饿死几千万人么?一个村几千亩地,这吓人的产量够全村老少吃一辈子了,还会野菜挖光、树皮剥光,饿殍遍地?一亩地产十几万斤稻谷,中国能养活全世界几十亿人了。难道这种没有常识的骗术老毛不觉得低级?

另一大骗战就是1957年的“反右”。毛先是假惺惺的让知识份子给党提意见,一下让千万文人墨客上了弥天大当,还以为老毛终于想听谏言了。加上多年遭党洗脑,愚忠赤诚,便一吐为快,没想到是个大坑。结果章伯钧、罗隆基、彭文应、储安平、陈仁炳等大小“右派”几十万,被一夜扣上帽子,发配边疆劳改,很多人冻饿而毙。

不少人昨天还是体制内高官。章伯钧当时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交通部长、农工民主党主席。他的“反党言论”:“现在工业方面有许多设计院,可是,政治上的许多设施,就没有一个设计院。”罗隆基当年是全国政协常委、森林工业部长、民盟副主席。他建议成立一个委员会,不但要检查“三反”、“五反”、“肃反”运动中的失误偏差,还要公开鼓励大家有什么冤枉委屈都来申诉。这老兄的发言后来被定为中国右派的三大反动理论之一。光明日报总编辑储安平呢,竟敢发表《向毛主席和周总理提些意见》的讲话,说“这几年党群关系不好”,“关键在‘党天下’这个思想问题上”。您说这不是公然挑战独裁么?上海市政协常委彭文应则称“学习苏联不一定好,学习美国不一定坏”。估计是被1943年的《新华日报》社论骗得深。民盟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仁炳因《陈仁炳对共产党整风方法有不同意见》被毛泽东直接点名。那还能有好吗?

天真的知识份子真的缺乏防骗培训,对党,就像个小儿,给块糖就跟着走。当然,主要是万万想不到“大救星”居然会食言,出尔反尔,结果误了众卿卿性命。

接下来的中共红祸骗术更上台阶。“文革”十年浩劫,毛泽东怂恿趋炎附势的大批跟班,用造谣对手、编排历史、放大错误、扣帽打棍等共党一贯手段,彻底打垮了对其最高权力有威胁的同伙;同时撬动平民人格负面,鼓励政治幼稚的学生,联合起来为毛卖命,欺骗和花言巧语,最终令人们不仅打垮了政敌,专政了标签上的阶级敌人和走资派,还以全民暴乱运动,最终击碎了所谓“四旧”——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承。“文革”中,父子反目,夫妻互诬,学生打死老师,好朋友落井下石……十年间,大批中国人的正义感、情义链、是非观、诚信念荡然无存。

要我说,说谎脸都不红了,这就是国魂没了。中国人外表还是中国人样,但张嘴就是谎,骗人不打犇,共产党改变了国人的善相。

记得刚“改革开放”那会,我虽然有工作,想也尝试着做点生意吧,反正大家都做,又鼓励第二职业、没啥限制。做什么呢?不打砸抢了,要盖楼了,钢材成了俏货,最时髦的是“盘条”,你看那会满大街夹着公文皮包到处乱窜的毛头小伙,十有八九听见谁有“盘条”批文都会扑上来套近乎,你再看饭馆里搓啤酒侃山的姑娘大爷,10桌上有8桌在盘条长盘条短……这股风刮了几年,我后来听一个钢厂的朋友说,其实90%都是大忽悠,他们的生产指标和货源走向是稳定的,计划外的很少,有也被一帮高干子弟私下瓜分了,哪来那么多批文,没啥真格的,就是想挣钱想疯了,当时的商风,你骗他,他再骗我,就是那会兴起的。不过当时被骗而死的不多。

到了血腥“六四”,就是中共枪笔党特色又一次大亮相了。杀了多少市民学生它自然知道,哪天共匪垮台必定公布,最可恶的是那个中共国务院发言人,6月17日接受美国电视记者采访时,竟称共军6.4在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中“没有死一个人,没有轧伤一个人”。在全世界媒体曝光共军坦克轧人、血流遍地的画面下,袁某竟能不错眼珠的大撒其谎,毫无赧色。如此,这个红祸党还有什么不敢干不敢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失国60多年后,“文革”40多年后,“六四”20多年后的中华大地,劳苦挣扎的大众包括大批“中产”,除了要恐惧被杀被关被毒食品毒空气害至生命之忧,还要时刻小心被骗财骗色骗去身家外带灵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国家体验?我们生而为人,凭什么要一再“享受”这挥之不去的红色灾祸呢?为了能明白的活着,不该顿悟一下吗!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