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铭:血腥迫害遭至恶报连连

内蒙古自治区是遭受中共江泽民集团严重迫害地区之一。从明慧网报导出来的几例惨案,使我们更加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认识到解体灭亡中共是结束这场惨无人道迫害的关键。

案例1: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市法轮功学员王霞被逆杀

王霞,一九七四年生,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因进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在临河警察局遭到殴打,第二天被转入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尽管已有三个月身孕,仍被强迫干重体力劳役,被强迫以极为困难的姿势站立很长时间,并遭到电击,还曾被双腕吊起整整一天。孕期六个月短暂获释,二零零零年七月三十日,怀孕八个月时,再次被抓回临河市警察局,恶警试图对她强行堕胎,但未得逞。分娩一个月后,王霞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二月,王霞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内蒙第一女子监狱残酷迫害致生命垂危,并被送精神病院摧残致记忆丧失。在狱医认定只能活两三天的情况下,被抬回家,回家一周后,王霞顽强的活了过来。此事被国际媒体广泛报导后,面对善良人的关心与谴责,毫无人性的临河610及当地司法、警察等不法人员再次将她投入女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王霞又被当地610绑架,被折磨成急性肾衰竭伴随多脏器衰竭,六月十五日含冤离世。该案例已于二零零六年被列入联合国的立案名单。

案例2:内蒙古通辽市田心一家人的悲惨遭遇

田心全家六口人都遭受中共非常残酷的迫害,一家人十五年来从未团圆过,相继不断地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据粗略统计,全家六口人累计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四十一年。父亲田福金(原是通辽市皮件厂技术科长、副厂长)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六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一年半后被迫害致死。母亲刘秀荣被非法关押两次,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判刑两次共八年。大姐田芳曾经被绑架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关押四次、送劳教两年,因体检不合格,办理保外,后来被非法判刑两次分别四年、五年。三妹田苗被劫持到洗脑班一次、非法关押四次、非法判刑六年。弟弟田双江被非法关押两次,非法判刑三年。这个六口之家,经常是刚刚释放,又被抓走;一个出狱,另一个又进去……几年来,曾经富足的家庭,被中共迫害的骨肉分离,生意破产,钱财荡尽,已一贫如洗。(详情请看《公诉人伪造证据 通辽法院再次对田心非法开庭》一文。)

案例3:花季少女张毅超悲惨离世

一九九八年,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符桂英十一岁的女儿张毅超,开始随母亲修炼法轮功。母亲符桂英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学校发动学生签名诽谤法轮大法,十三岁的小毅超拒签,被校党委书记孟宪民找去谈话。市610(迫害法轮功的专职非法机构)及公安局向学校施加压力,多次要求她签名写保证,否则以开除学籍相威胁。

霍林郭勒市第四中学以她父母都修炼法轮功为名,拒绝她继续上学。后经集团公司协调,学校同意接收,但学校党委书记孟宪民,每星期找她谈话,要她每星期写一份书面材料,逼她和大法和父母断绝关系。二零零二年三月一日,霍林郭勒市第四中学以她父母都修炼法轮功为名,将小毅超开除。小毅超在社会上流浪,备受歧视及侮辱。一天夜间,一恶徒从阳台爬上二楼,砸碎玻璃,闯进她家,把张毅超强暴。

二零零二年七月,生命垂危的符桂英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小毅超看到母亲双目坍陷、骨瘦如柴的样子,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刺激。为了躲开邪党制造的恐怖,年仅十五岁的张毅超被迫离开家乡,到沈阳和大连等地打工。后来,身心疲惫的张毅超在打工时又感染上了肺结核。她没有钱医治,想回家,可是父母一次又一次被残忍的迫害,和周围环境中的仇恨与恐怖,使她不寒而栗。可怜的张毅超在外晕死不知有多少次,当父母找到张毅超接回家时,已经无法医治,于二零零五年四月六日早七点二十分,在霍林郭勒市人民医院传染病科,年仅十八岁的花季少女离开了人世。

案例4:赵淑贞律师一家的悲惨遭遇

据明慧网报导,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九死一生的原北京市石景山区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淑贞,(内蒙古赤峰市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控告书,要求追查发起这场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的元凶江泽民的罪行,将其绳之以法。

在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之后,赵淑贞家里所有的成员都受到过非法绑架、关押、各种酷刑折磨。七十多岁的父亲赵殿宾和母亲邹瑞环,先后被迫害致含冤离世。赵淑贞的丈夫被逼迫与她离了婚,并丢了工作。年仅6岁的儿子被随妈妈在拘留所关押,之后长期处于失学、流离失所的状态。两位弟弟、弟媳被酷刑折磨,甚至株连到众多的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详情请看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文章:《全家受迫害父母含冤离世北京律师控告江泽民》)案例5:张丽梅,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马林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被诽谤诬陷,为使世人明白真相,张丽梅坚持向世人广传真相,于二零零一年春天,被元宝山区公安局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七年,这是赤峰地区第一个非法判刑的案件。

张丽梅在内蒙古呼市女子监狱被迫害期间,被二十四小时罚站不允许睡觉,包控她的苑喜梅等对她打耳光、揪头发、辱骂、用脚踢,还用扫床的竹板打她的头、手、胸部和胳膊,被打得一道一道血印和青紫疙瘩,用长针扎她的臂部、大腿内侧,扎得鲜血直冒,惨不忍睹。二零零七年,张丽梅结束了漫长的牢狱生涯,回到家后,只能领着孩子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期间还经常被监听。二零一五年八月,张丽梅因依法控诉江泽民,又被松山区国保大队非法劫持,被勒索恐吓,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据明慧网资料显示:

2016年下半年统计,内蒙古自治区被非法骚扰65人次,绑架17人次,行政拘留10人次,刑事拘留45人次,合计137人次,比上年增长41人次。被非法庭审、判刑达32人次。

据明慧网资料显示,内蒙古赤峰市迫害尤为严重。如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开始的一次迫害中,赤峰市“610”成员、安全局、公安局,元宝山、红山、松山等区公安分局、交警大队约二百名警察,在元宝山、元宝山电厂、元宝山矿、建昌营,红卫、八家村等地绑架法轮功学员,历时半个月,约有七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近三十人被判刑或劳教,五处资料点被破坏,数名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价值几十万元的机器和现金被洗劫一空。

迫害法轮大法修炼十七年来,仅赤峰市松山区,被迫害非法判刑的就达三十多人次,劳教的达六十人次左右。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关押、洗脑的人,累计达二百多人次。

在血腥的迫害中,一些积极追随中共江泽民集团卖力迫害法轮功的官员,遭到了恶报

如原内蒙古赤峰市公安局元宝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刘伟民,男,五十多岁,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做了心脏搭桥手术,现在生活不能自理。当地公安内部知情人士透漏,刘伟民得有专人陪护料理,活得很惨。

据中共媒体报导,2016年4月6日早,内蒙古通辽市中级法院刑一庭庭长米建军从七楼坠楼身亡,现在警方已介入调查。据明慧网报导,内蒙古通辽市中级法院迫害法轮功特别严重,王丽霞、周金鹏、田心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诬判。

原内蒙古赤峰市“610办公室”主任杨春悦,65岁,跟随江泽民犯罪集团卖力迫害法轮功,曾叫嚣:“收拾(指摧残法轮功学员)得要死了或死了,就把他们送到监狱、劳教所或医院,到那里再宣布死亡,我们就没有责任。”杨春悦之子杨志慧被其安排在“610办公室”任司机,在一次车祸中惨死。杨的妻子哭了一个多月,此后一直疯疯癫癫。杨春悦也死于癌症,一家人就这样恶报了结。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市委书记王学丰和巴彦淖尔市市委书记何永林同日落马,直接被立案侦查。王学丰与何永林在职期间都参与迫害法轮功,为获取不断的升迁,利用职务之便,在其任职的所在地,推动迫害法轮功进一步升级。

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区委统战部原部长王素毅被调查,为中共十八大后内蒙古落马“首虎”。2014年7月17日被判无期徒刑。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原自治区公安厅厅长赵黎平于2015年3月20日在赤峰市境内涉嫌故意杀人被拘捕。已被判处死刑,最近已被最高法院核准,这是习近平主政以来首例被判处死刑的副省部级官员。从赵黎平工作履历显示,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基本处于参与迫害的岗位上,其双手沾满了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鲜血。目前,在内蒙古地区,积极追随江氏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各级官员中,至少有三个省部级官员和超过二十一个地厅级官员落马。

古人说迫害修佛的人罪大无边,无论这些人遭到何种恶报都是死有余辜,都是在兑现著善恶有报的天理。目前,中共江泽民集团已经土崩瓦解,面临全面被清算。奉劝那些至今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清醒,悔过自新,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自中共江泽民集团发起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以来,法轮功学员失去了应有的信仰自由与平安,许多人因为坚守着自己的信仰,被无辜的夺去了生命,甚至被活摘器官致死,许多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结束迫害,还百姓应有的信仰自由与平安,还人类的天赋人权,已经是当前刻不容缓、迫在眉睫的头等大事。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大陆的法轮功人权,关注这些这些至今仍在中共邪恶迫害中痛苦挣扎的人群。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