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谭晶丈夫两会发言触江绵恒一大腐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年中共两会的人大代表中有一夫妻档成为焦点,那就是会前传出负面消息的谭晶和邓中翰夫妇。据报导,3月5日,身兼中科协副主席的邓中翰在会上提出自己的建议:“以自主晶元决胜人工智慧时代”。

对搞高科技的人而言,有所谓“得晶元者得天下”之说。在中国的这一领地,无疑让江绵恒捷足先登。

90年代后期信息技术在全球兴起热潮,江绵恒精准嗅到巨大商机也及时抢到国内这块肥肉,因为江绵恒就时间那么刚好地坐上了中科院副院长的高位,并且是有实权的主抓全院高技术研究所的研究与发展工作。由此江绵恒一方面以国家之名推广自主晶元,一方面在上海打造个人王国。

江绵恒1999年11月出任中科院副院长,2000年时就透过“上海联合”与台塑少东合资在上海建中国大陆最大的微晶元厂,欲让上海成为“世界晶元制造业中心”。

这家位于上海浦东张江桥高科技园区的晶元厂动工后,2002年正式投产。次年上海又宣告一件科技大事,2003年2月26日,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亲自主持召开盛大发布会,多名重要沪官悉数到场,宣布“汉芯一号”──中国第一片自主知识产权高端DSP晶元研制成功。随后汉芯二号至五号分别于2004年至2005年间发布。

但在2006年1月,汉芯被人揭露为造假,原来是主事者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将一片从美国买来的晶片,雇工磨掉原有标志,然后加上自己的“标识”,变成了所谓“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汉芯一号”,以此申请多项专利、数十个科研项目,骗取高达1.1亿元的科研基金。

闹得全球晶元业沸扬的汉芯造假门,也成为当年两会的焦点。据历史新闻,2006年3月6日人大开幕前夕,时任科技部部长徐冠华不但代表国家科技主管部门第一次对案情公开表态,而且对于记者提问“陈进为何能拿到那么多资金以及调查什么时候有结果”等问题,徐部长语气肯定地说:“不会很长时间。”

可是最后整起事件不仅没有任何相关部门与人员出面负责,主事者陈进还不知去向,相关科研资金也未追回。

其实陈进并没有离开上海,2011年来自业内披露的股权资料显示,陈进仍在幕后领导2家公司:上海新奥通讯和上海硅智晶片有限公司。进一步查询,上海新奥通讯与上海交大教育发展基金会还有股权关联,即上海交大基金会间接持股新奥通讯,真是匪夷所思。

汉芯造假门时有官媒评论:“汉芯件不仅仅是陈进一个人的丑剧”。但文章也是点到为止而已。

汇集过去的新闻重点,陈进一帆风顺地通过各种官方鉴定和认证,获得上海市和科技部的认可,成为国家863高科技专案,本人也成为上海交通大学的博导、微电子学院院长、上海市十大杰出青年。他的“汉芯一号”不只受到上海当局力捧,还有贾庆林、李岚清等高层都曾专程视察。“汉芯一号”的评审专家是中科院院士组成的鉴定专家组,评审一致认为:“汉芯一号及其相关设计和应用开发平台,属于国内首创、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准,是中国晶片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这些报导读来,陈进显然不是技术高超,而是和江派高官关系非同一般。或许这是当年“非核心”的胡锦涛即使震怒促查,还是未能将汉芯造假门办到底的原因吧。

在江绵恒藉上海网通成为日后的“电信大王”,又看准时机透过“上海联合”夺得中国信息产业这一大领地,通讯也好,晶元也好,这些对江绵恒来说更接近名利场,却也让中国科研领域陷入急功近利的腐败。

自主晶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约从2000年起扎堆出笼的自主晶元项目,经过三四五年的虚晃一招,终于集中在2006年出纰漏。这一年重大科研造假丑闻接踵而来,除了榜首的上海交大的“汉芯一号”,还有国防科技大学的麒麟作业系统等等。2006年也被IT行业视为耻辱的一年。

曾被捧为“中国第一片”的汉芯终究是一桩早就计划好的世纪大骗局。在“汉芯一号”2003年发布前,陈进已于2002年返美成立一家小公司名为ENSOC,以这家公司与上海交大签订合作协议,并收取大量研发经费。陈进透过ENSOC公司把科研经费洗到海外。就像邓中翰的中星微集团,当年的创立与海外上市皆有官方投入的大把银子,如今落得私有化退市的资本游戏一场。

仅就目前已经暴露的科技腐败,只能说此一领域近十几年的腐败,与1999年当时身兼家多家投资公司董事长与商业机构董事会成员的江绵恒入主中科院密切相关。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