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投降书”–中共逼人就范的流氓工具

近日,几条国内和国际新闻都提到,中共政权要求某些个人或机构签署“悔过书”、“承诺书”或“具结书”。在这些事件中,中共以人身安全、学术事务或护照等为砝码,威逼对方妥协,以达到中共的目的。

日前,一位在美定居的福州政庇绿卡人士告诉大纪元记者,他因中国护照过期而向纽约中领馆申请换新护照。中领馆要求他签署一份“具结书”,“承认自己是为了拿美国身份才办的政治庇护,其实在中国未受过迫害,将来也不会反对中共政府”。

这位福州移民对此感到愤怒。他说,共产党迫害了中国人,还要人签字说没被它迫害,是为了办身份而欺骗美国政府,真是耍流氓耍到家了。现在好不容易逃出来了,但中共只要逮著机会,还不放过人,还要耍流氓,连换一本护照,都要被共产党羞辱。

据报导,中领馆的这一做法并非新鲜事物。有些业内人士见怪不怪,甚至称之为“投降书”–“签‘投降书’嘛,政治庇护办护照的人个个都要签的”。

中共不仅威逼本国公民,也不放过外国人士。3月3日,BBC记者John Sudworth从湖南发出报导,披露了他的团队在当地采访时的遭遇。据Sudworth描述,采访当日,有一大群人挡住了通往受访者的住所的道路。这些人攻击Sudworth一行人,并且砸碎了他们所有人的相机。Sudworth等人驾车离开村子,大约20个人追赶并包围了他们的车子。后来,穿着制服的警察和外事部门官员到场。面对有可能发生的进一步的暴力,Sudworth被迫删除了一些录像镜头,签署了“认罪书”,才得以离开。

Sudworth最后写道,“在中国的议会召开前夜,许多公民,那些最需要大会代表的人,正面临相似的虐待。尽管签了悔过书,我不会因为尝试采访他们而道歉。”

3月3日,大陆律师陈建刚发出声明,他强调:“本人没有犯罪,本人在意志自由的时候不会配合对我的非法审讯,不会指控、配合指控、构陷其他人。任何书面的、口头的、影视的本人认罪、自污或者构陷指控他人的言辞、视频,绝对是我在精神不自由、被控制、被酷刑、被威胁的状态下被逼说出来的,也都不是真实的。”

他还表示:“如果自己遭遇酷刑,并因此软弱屈服,所说的一切言辞都是虚假的,都不能作为对任何人指控、定罪或污名的证据。”“如果我失去自由,我上了电视提到了哪位朋友的名字,请原谅我,因为那已经不是我的言语,不是我的意志,我只是个道具。请原谅我。”

这份声明的背景是,在今年一月份,陈建刚律师曝光了谢阳律师在被关押期间遭受酷刑的细节。而3月1日起,中共党媒安排被失踪一百天的江天勇律师高调露面,他在“采访”中“承认”:谢阳受酷刑是他编造的。陈建刚律师大概预见到,自己也有可能遭受类似迫害,因此提前针对“被认罪”发表声明。

再来看去年的一则新闻。2016年8月30日,正被取保候审的北京律师张凯于微博发表声明,称8月初他接受媒体访问时,指控周世锋律师等人涉及境外势力渗透的言论,并非其真实意愿。他表示,当即撤销所有评论,并为自己曾经因心灵的软弱和恐惧而做出的行为忏悔,也请求709事件家属原谅。

张凯是北京的维权律师,曾协助浙江省的基督徒维权。2015年8月,张凯及其助手被温州警方带走,2016年2月,张凯在电视上“认罪”。当时,美国政府谴责了中共当局强迫张凯“认罪”的行为,指出:强迫公民在电视上公开“认罪”不但违反了法制原则,也违反了中国宪法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条款。

在2015年“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之后,一些律师在审讯过程中认罪、悔罪、揭批同行。外界评论,这些非正常现象充分说明了中共对人性的摧残、对良知的践踏。

大陆著名维权律师滕彪表示,“王宇和赵威这种被迫认罪只能增加公民和国家社会对这个中共的厌恶和表现中共的野蛮。”

钟锦化律师谈到维权律师和公民“被认罪”时表示,“把人性摧毁殆尽,就以为自己成功了、胜利了?NO!这是邪恶,这是彻底的失败!”

在中共的暴力恐怖下,“被悔过”、“被认罪”、“被转化”,时有发生。为了压垮反抗者的意志,为了获取一份违心的文件,中共使用一切流氓手段,株连亲属,酷刑虐待,精神摧残,无所不用其极。被迫害的对像往往承受生不如死的痛苦,在失去自由意志的情况下,他们签署的“悔过书”或是“转化书”只能说明中共的罪恶丑陋。有哪个善良的人会真心向邪恶中共“投降”、“悔过”?

因此,在中共践踏法律、大耍流氓的情况下,所谓的“认罪”和“悔过”都是不能接受的。以极其残忍的手段逼迫一个人说假话,企图击垮他的良知,将其变为中共欺骗世人的“道具”。这种非人的作法正显示了中共的魔鬼本性。

曾在马三家劳教所受尽酷刑的法轮功学员孙毅说:“所有被中共迫害的人,内心永远都不会认同中共的邪恶,即使有些人被迫违心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那也只是增加中共的罪恶而已。迫害只能制造更多埋葬中共的人数和力量,加快它自身的灭亡。”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