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军方代表两会提议透露什么内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6日,军网据军报刊文披露,军队人大代表、陆军第26集团军某旅宣传科科长王海龙提议:应对网上不良涉军信息,要深挖不良信息来源。

在军报这篇标题为《网路虽无界,涉军信息应有界》的文章中,特别突出与举例的不良涉军信息,都是关于“军改”的。换言之,这类涉军信息以前没有,而是在习近平启动军改后随之冒出来的。

若据网际网路协会发布的《趋势报告》统计,涉军微信公众号数量的大幅增长,是在2015年以来。这年正是“脖子以上”军改力度最大的一年。又据军媒在内的媒体报导显示,涉及军改的信息也在2016年达到乱象丛生的地步。然而2016年军改实已大势底定。

按说军宣口不论是封闭还是监测的程度,其实皆远高于一般宣传口。现在军宣系的王海龙提议“要深挖不良信息来源”,那表示这来源或非一般网民。

既然不是普通人,那么谁能够以“精心准备”的不良内容,还能够在军宣口大肆散播而严重“扰乱军心士气”,让官兵对军改“缺乏信心”,甚至“向后转”的信息源头?

而且打击军改无异于打击习近平,那么实际情况可能来自这两个:军内江系的负隅顽抗,以及能够组建网路庞大舆论引导队伍,在网上发酵负面舆情的刘云山文宣系统。

如果是刘云山文宣系搞出来的,有时候还可以让负面信息看起来颇为“正面”。例如2016年5月,“歼20”那时根本尚未服役,但央视报导空军飞行训练时,居然插播了“歼10”与“歼20”画面。而立即公开否认央视这个假消息的正是空军,没几个月后又见军媒刊文怒批传播涉军假消息。

就像这次军报这篇文章说的,许多信息军委还没有对外发布,消息就满天飞,说得有鼻子有眼,其实有的纯粹就是无中生有、捕风捉影、造谣生事。

刘云山的文宣系在2016年曾遭到习近平不小的整顿,虽然如此,但刘云山在江泽民掌权时靠迫害法轮功攀升,进而执掌中宣部,掌控宣传机器超过十年。这十年的时间与资源都是现成的,所以这几年刘云山才能不断以此搅局。

如今进入2017年的博弈,除了以往的“高级黑”、“低级红”,也许刘云山还会在此系统酝酿更大的杀伤力来“扰乱军心”。这或许是军方代表提议要深挖不良涉军信息来源的内情之一。其中一个佐证是,这篇两会期间公开报导的文章,居然在局部地区遭到删除,就像2014年两会王岐山批评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的言论被删除一样。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