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张德江香港代表团发言有文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中共官媒新华网报导,3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分别参加了人大香港代表团、澳门代表团的审议。报导十分简短,先是提到张德江强调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中央领导下,“一国两制”实践取得了新的进展,其后在香港代表团指出,香港社会要进一步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保持香港社会政治稳定、经济繁荣,并“希望香港依法顺利选出符合中央要求的新一任行政长官人选”。

如果与亲北京的香港《大公报》的详细报导对照,就可以发现新华网刻意忽略了以下内容:

一、忽略了张德江的感慨:“香港不能再折腾了!”而其所谓的“折腾”意指香港的“街头政治”,也就是普通民众的抗议。

二、忽略了张德江香港经济倒退的原因的阐述,张称是因为香港“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以“香港再也经不起政治争拗的拖累!”

三、忽略了张德江自创的实践“一国两制”要坚守三个意识,即宗旨意识、底线意识和法治意识的说辞。在阐述底线意识时,张德江再次提到香港立法会的宣誓风波,并称全国人大主动对基本法第104条作出解释,是“以具法律约束力的方式表明中央政府对‘港独’的严正立场”,也是对广大港人的法治教育。

此外,张德江还疾言厉色地称,要让香港社会明白不只是“港独”这个红线不能碰,连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或利用港澳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活动等都是不能触碰的底线。而这类言辞同样被隐身。

四、忽略了张德江对中央如何看待香港特首选举的说辞。张德江称,中央对行政长官选举不可能不闻不问,因为中央有实质任命权,必然要对参选人进行考察、进行了解。“由什么样的人当选行政长官事关香港管治,事关中央对香港的主权管治,事关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张德江亦重复了不久前中共公示的选拔特首的四个条件:爱国爱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港人拥护,并呼吁代表投好自己的一票。

从新华网刻意忽略的报导内容来看,张德江还是在坚持他一贯对港的政策和作法。事实上,真正折腾香港的不是普通的香港民众,而正是张德江、张晓明、梁振英为首的“乱港团伙”。香港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的背后始作俑者都有他们的影子,从2014年张德江搞的《一国两制白皮书》及“8.31决定”,到去年的人大主动释法,无不是在挑起香港的纷争,无不是严重破坏香港的司法独立,无不是在考验“一国两制”是否能够真正的执行。

也正是这些乱港人物的存在,以及梁振英施政的无能,才使越来越多的香港人失去了对香港的信心,使国际社会对于曾经自由的香港失去了信心,香港的经济下滑完全与此有关。

可如今从张德江的狡辩中,我们感受到的是:香港的一切问题都是香港民众自己折腾的结果,而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实践“一国两制”,这岂不是本末倒置?颠倒黑白?岂不让人贻笑大方?主动释法、推出《白皮书》的张德江又是何居心呢?

事实上,对于张德江人大释法破坏香港的“一国两制”,北京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就在人大释法,大陆官媒和主要门户网站一片叫好之声中,大陆和香港各一家媒体的信息,透露出这并非真的是习近平的想法。

一方面,有习阵营背景且一直紧跟时政新闻的大陆财新网无论是在人大释法前还是在人大释法后,根本不置一词,这样的冷淡足可以说明问题。与之相对的是,在去年10月大陆其它媒体在香港前特首曾荫权涉贪问题上保持沉默之时,财新网则发表了《香港前特首涉贪案被加控罪名》一文,内文中牵出了张德江。

而受北京高层授意连续发文抨击张德江、刘云山、张晓明等乱港之人的香港《成报》,则称释法是张德江主动给基本委员会发函要求的,并指这是由张德江与西环秘密策划,梁振英在政府操作,由中联办掌控的媒体《大公报》报导事态发展进程的“极不寻常、由上而下”的“密封作业”。“释法是严肃的问题,不可含糊,须理据充分,否则会引起香港社会强烈震荡,也令国际社会在‘一国两制’问题上造次。”此次张德江人大发言坦言是人大“主动释法”坐实了《成报》的报导,而引起香港社会强烈震动应是其目的。

《成报》还公开点出张德江是阴谋家,释法是为了保江泽民的江山;是张德江等策划了“伪港独”阴谋,并利用“国家领土完整”来绑架中共高层,以更有利控制全国人大系统,以达致做大谋权的阴谋,从而给“习核心”出难题。张德江还被罕见地冠以“国妖”的称号。

从此次张德江在人大香港代表团的发言来看,张本人并未改弦更张,而是继续否认香港民众抗争的合理性,继续威胁香港民众,继续为自己所为辩解,甚至不惜颠倒黑白,继续暗示究竟选举谁当特首,这明显与反复强调要确保香港“一国两制”真正实行的习近平唱反调。

至于张德江之语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港区代表以及他们背后那些众多投票者,笔者认为还将取决于习近平对相关问题的直接表态,或者通过某些举措的间接表态。随着香港特首选举日趋临近,最高层会采取怎样直接或间接的方式表态,值得关注,否则结局难料。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