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谢阳“认罪”真相曝光:决非本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3月09日讯】近日,中共党媒大力炒作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的新闻,声称江天勇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自己“凭空捏造”了湖南律师谢阳遭酷刑的事件,同时宣称谢阳否认遭酷刑。8日,陈建刚律师发布谢阳的草拟亲笔信,信中指:若有朝一日“认罪”,决不是自己真实的意愿。

谢阳的代理律师陈建刚公布的草拟亲笔信,是他1月份会见谢阳时,谢阳亲笔写的信,信中声明,“18个月来我受尽了虐待和折磨,但我至今仍然没有认罪,因为我本人无罪。如果将来有一天我认罪了,无论是以书面的还是以录音录像的方式,那都不是我真实意思的表示,或者是因为持续酷刑折磨,或者是因为交换,用认罪换取保回家。”

谢阳说,目前他受到巨大压力,他的家人受到巨大压力,当局要他认罪,而且要求他闭口不谈被酷刑折磨的事情。

1月份,陈建刚、刘正清两律师曝光两份谢阳笔录,是他们两人在长沙第二看守所会见当事人、维权律师谢阳时,记述谢阳亲述自己在被拘押期间,遭受湖南公安惨无人道酷刑,包括长时间剥夺睡眠、通宵被固定在审讯椅上、遭掌掴叉颈殴打、被烟焗眼鼻、禁止饮食等。

笔录称,审讯时,公安要我坐“吊吊椅”,直腰坐正不能动,动一下就指我要“袭警”,遭拳打脚踢,哪怕是转脸抬头,都会被扣上袭警罪名,招来一顿狂殴。一日这样坐20多个小时,不让喝水吃饭。

公安看我困极欲睡,打手立即拉我起来,有人抓住我胳膊,有人用拳头猛击我腹部,用膝盖顶其腹,用脚猛踹,称这样打“不会留痕迹”。公安还用手叉颈把我推在墙上,我不能动不能呼吸,公安左右开弓搧其耳光,直到我昏迷。

更毒是几个打手坐在我两边,每人点燃好几支香烟,吸后向我眼鼻喷去,我被迫坐着不能动弹,被烟焗眼泪鼻涕直流,无法呼吸;打手说“我们抽烟你管得着吗”、“整死你像整死一只蚂蚁”。公安又逼我乱咬他人以“立功抵过”,又以我的妻儿安危威胁我。

谢阳表示,酷刑令他生不如死,3天不到就精神崩溃,对方要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他泣不成声说:“我是逼于酷刑折磨,但我是完全无罪的,就因为我发表了一些自由言论,参与了一些维权案件,长沙市公安局就这样折磨我,他们才是真正的罪人和凶手!”

这一消息令海内外舆论哗然,随后,100多位中国人权律师,组织“谢阳刑讯逼供案控告后援团”对湖南公安进行控告。海外多个人权组织,也纷纷发声要求严惩凶手,追究湖南相关警员的刑事责任。

3月1号起,中共官媒突然铺天盖地炒作,采访到了在“709案”中被抓,并关押至今的谢阳律师,以及去年11月底失踪至今的江天勇律师。

并声称,江天勇策划谢阳律师的妻子在网路刊发谢阳受酷刑的文章,引发关注后,再由谢阳的代理律师陈建刚在会面时,将境外媒体的情况告知谢阳,之后陈建刚律师又在网路上发表“律师会见谢阳笔录曝光”一和二,披露谢阳酷刑内容。并宣称谢阳否认遭酷刑。

这些报导内容引发大陆民间的广泛质疑。

3月2日,“谢阳刑讯逼供案控告后援团”的100名中国律师发表联合声明,指出报导存在诸多疑点,如报导中通篇没有谢阳明确表示在关押期间没有遭受酷刑虐待,只剪辑了谢阳的只言片语。

后援团的律师们要求中共当局澄清事实,答复律师和公民就谢阳遭受酷刑的控告;公开谢阳被关押期间的所有监控录像;允许律师会见江天勇,保证江天勇能够客观真实地表述;同时召开关于谢阳是否遭受酷刑的调查听证会,允许第三方介入及媒体报导。

当天,“709大抓捕案”的家属公布了就家人遭遇酷刑问题给一些主要国家领导人和议员的信函,希望各国政府对中国施压,追究实施酷刑的人员的责任。

有网民还翻出江天勇2013年写下的声明,在网上广传。江天勇在声明中说,自己一旦入狱,绝不会自杀;不接受官派律师;在非自由状态下的放弃、悔过、承诺都是无效的。

现年46岁的江天勇,去年11月21日“失联”,12月23日,长沙公安局通知家属,江天勇以涉嫌“煽颠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代理律师多次申请会见,都被国保以案件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拒绝。

现年47岁的谢阳是“709”大抓捕事件的在案人之一,于2015年7月11日被中共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抓捕并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被羁押在湖南省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去年8月谢阳在指定监视居住点遭到酷刑。

(记者汤园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