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周永康的今天就是周强、曹建明的明天

今天看到《美国之音》的一个报导,说的是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和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中共“两会”上,竟然将迫害709律师作为“首要政绩”。套用一句老百姓的话: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抓捕和审判709律师,将成为周强和曹建明将来受审判的重要罪行之一。

1949年10月1日以来,中共发动了50多次“人整人”的政治运动。因此,中国人有两怕:一是“穷怕了”,二是“整怕了”。许多中国人在中共的强权面前长跪不起。这也是中共敢迫害法轮功长达18年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人人都起来反迫害,中共可能早就解体了。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为坚持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被非法判刑5年。2009年12月17日,我被押解到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前进监狱。从我被抓进看守所到出狱,我一直在用我手中的笔反迫害。比如,2008年11月19日,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东一区102监室内的我,写了一封致时任中共军委主席胡锦涛的检举信《关于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议》,上交解国建警官(音)。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领导下的公、检、法的办案人员没有一个人敢对此说一个“不”字!

我坐牢5年的亲身经历反反复复证明:一正定能压百邪。下面,再给大家讲三个我在监狱里正念正行反迫害的故事。

一、拒绝写认罪悔罪总结。

按照监狱的规定,每一名在押人员出狱前,都必须写认罪悔罪总结,这是必经的一个程序。

2010年9月9日至11日,我依法写了10封检举信,分别是写给时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何勇,时任中纪委副书记干以胜的:(1)关于依法查处北京市国家安全局鉴定人的强烈要求(致何勇);(2)关于依法查处北京市公安局鉴定人的强烈要求(致何勇);(3)关于依法查处做伪证者的强烈要求(致何勇);(4)关于依法查处北京市西城区法院法官徐丽文的强烈要求(致何勇);(5)关于依法查处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贾连春的强烈要求(致何勇);(6)关于依法查处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院长的强烈要求(致何勇);(7)关于依法查处践踏我的工作权者的强烈要求(致干以胜);(8)关于依法查处隐藏在中央最高层的大叛徒、大内奸、大特务的强烈要求(致尉健行);(9)关于依法查处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强烈要求(致何勇);(10)关于依法逮捕贺国强的强烈要求(致胡锦涛)。

这10封检举信上交后,全部被柳刚警官“以这里是监狱”为由非法扣押。之后,就柳刚非法扣押我的检举信问题,我又给前进监狱领导写了许多检举信,上交我所在监区的所有警官。从分监区的警官到监狱长,没有一个人对我的上述10封信中检举的问题说一个“不”字!

我出狱时,是在11分监区。当“包夹人员”转告狱警要求我写认罪悔罪总结时,我明确表态:不写!不写会怎么样?可能会被关“小黑屋”,可能会被没日没夜的“车轮战”,可能被脚镣手铐“伺候”,可能会被押送到“严管队”,可能在出狱当天押往洗脑班,可能会……一个人只要你有怕心,这些都可能变成真事。

但是,每当要过关过难的时候,我的耳边就会响起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诗句:“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在邪恶面前,你大它就小,你强它就弱,你正气磅礡,它就消失遁形,就这么简单的理!包夹人员立即向狱警做了报告。过了几天,这个包夹悄悄对我说:上面说了,你可以不写了。这样,出狱前,我没有写一个字的认罪悔罪总结!

二、拒绝写思想汇报。

在前进监狱,我仔细观察过,狱警对于其他刑事犯,包括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缓的,没有定期写思想汇报的要求。但对法轮功学员,却要求每个月写一份思想汇报,这是对法轮功学员的一种精神折磨。

主管我的警官叫柳刚。他也通过包夹我的刑事犯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没有硬碰硬的拒绝,而是写了一份思想汇报。汇报什么呢?汇报柳刚非法扣押我写给时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胡锦涛等的检举信,既列举了宪法等法律法规的明确规定,也列举了具体事实。最后,强烈要求监狱领导依法查处柳刚的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写完后,我直接去上交柳刚警官。从我住的监舍走过长长的通道,来到一道铁栅栏门前,门外是狱警工作区,门内是在押人员生活区。柳刚隔着铁栅栏门对我说:“你先放到大厅的桌子上。”柳刚是存心让我出丑的,因为放到大厅的桌子上,通道里的值班员都可以看到。这些通道值班员的嘴,一个比一个长,会在很短时间内,传遍全监区。柳刚是想让大家都知道王友群写了思想汇报了,以便羞辱我。

柳刚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的思想汇报,从头到尾都是揭露他的违纪违法行为的。当通道值班员都看了,并且你传我,我传你,传的全通道都知道后,柳刚才看到。一看我写的竟是这些东西,柳刚肺都要气炸了,立即派人找我到开水房谈话。我从被抓进看守所到出狱,没有一个人打我一下,没有一个人敢动我一个手指头!但这一次,柳刚气的差点就要动手了。我看着柳刚气的变形的脸,听着他的吼叫,一句话不说,就在那里默默的念李洪志师父的诗句:“身卧牢笼别伤哀正念正行有法在静思几多执著事了却人心恶自败”。一会儿,柳刚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也不吼,也不叫唤了。从此,柳刚再也不要求我写什么思想汇报了。

2011年9月,我被调整到第11分监区之后,柳刚也调到11分监区。柳刚故伎重演,又要求所有法轮功学员必须一个月写一篇思想汇报。我所在监室里被判无期徒刑、自称坐了16年牢只学会一个字——“坏”的强奸犯姜立成,也向我讲了这个要求。我明确表示:不写!姜立成立即跑出去向柳刚汇报。柳刚对他说:“你先回去,有空我找他谈。”从此,柳刚没有找我谈过一次。我带头不写思想汇报后,这个监区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也都不写了。

三、拒绝恶警的无理要求。

刘光辉是11分监区指导员,是专门靠迫害法轮功学员升官的恶警。2012年8月15日,就刘光辉包庇、纵容、支持11分监区最坏的刑事犯姜立成辱骂、威胁、折磨70多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王泽臣等问题,我写了一封致前进监狱副监狱长薛英奎的检举信《刘光辉指导员是11分监区所有歪风邪气的总根源》,上交监区长齐春华。但是,迟迟没见动静。我就向齐春华监区长要求面见监狱领导。齐春华没有将我的检举信给刘光辉看,只是对他说我向监狱长反映姜立成违反监规的问题,并将我要求面见监狱领导的事跟刘光辉讲了。

2012年9月初的一天早晨,我再次找齐春华,要求面见监狱领导。齐春华让我回去等著。不一会儿,刘光辉来了,将监室内的其他人统统赶出去,由他单独跟我谈话。这是我到11分监区后刘光辉跟我的唯一一次谈话。我真没有想到刘光辉的素质会那么差。他一上来,竟然说,你反映姜立成的问题,他顶多被严管,但王泽臣则要被加刑,因为王泽臣宣扬×教。他的逻辑是,你不是为王泽臣鸣不平吗?为了王泽臣不加刑,你就别反映姜立成的问题了!

我双眼一直盯着他看,一言不发,只在心里默念师父的诗句:“大觉不畏苦意志金刚铸生死无执著坦荡正法路”。刘光辉一直不敢正眼看我,车轱辘话来回说了近一个小时,我一言不发,只有嘴角轻蔑的笑。当时的真实想法是,跟素质如此差的人讲一句话,都会脏我的嘴!刚开始,刘光辉离我还比较近,声音也比较大,后来,越退越远,快退到墙边了,声音也越来越小了。再后来,他说:“你同意我的看法,你就点点头;不同意我的看法,你就摇摇头。”我既不点头,也不摇头。最后,他说:“你好好想一想,吃完午饭来找我。”刘光辉一出去,我马上找监区长齐春华,要求必须见到监狱领导。否则,从现在开始,我就绝食。我的态度非常坚决,齐春华没招了,只好同意。

第二天,我就见到了一位监狱领导。这时,我才得知,齐春华一直不敢把我检举刘光辉的信上交监狱长,但给这位领导看过。这位领导还有点水平。他首先肯定我依法给监狱长写检举信没有错,其次认可我写的东西都是事实,因为有监控录相为证,第三也认为姜立成不是个东西,监狱领导准备对他作出适当处理。

2012年9月11日,因为是911,这个日期我记得很清楚,姜立成被赶出11分监区。这件事,在11分监区引起很大震动。因为姜立成最坏,一直得到刘光辉的包庇、纵容和支持。此后,刘光辉的嚣张气焰也被打下去了!

有人问我:当代中国最缺的是什么?我说,最缺的是正气,是长贯天地人间的浩然正气。如果每一个人都像孟子说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正念正行,你看看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和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还敢这么“狂”吗?13亿中国人中,一切有良知的人都起来,对邪恶大胆说“不”,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今天,就是周强和曹建明的明天!

文章来源:作者 文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新唐人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