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被带病提拔?原国安部资深官员:他将被秒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3月14日讯】香港特首梁振英3月13日在北京两会获提升为副国级的全国政协副主席,成为首个担任“国家领导人”的香港特首。对此,不少评论员分析,认为这是政协在十八大之后就是“最危险官位”,梁振英升官是为了方便中纪委跨境调查,他将被当局“秒杀”。

“一个命令上北京开会,就可能被‘双规’了。”大纪元引述评论员报导,梁振英13日(周一)获升职,与习近平之前收到大量举报梁振英的信件有关,而官至政协副主席,有令计划和苏荣在先做榜样,很可能会因此加快落马。

梁振英争议声中当选

宣布不谋求连任特首的梁振英,在争议和反对声中,当选政协副主席。26名泛民主派议员先是发联署信给中共政协主席俞正声,反对梁出任此职。3月9日又发动游行到特首办前抗议,沿途高喊“UGL一查到底,政协不是护身符”口号。

在周一政协表决会议上,梁振英获2,066票赞成、13票反对,较其前任特首董建华当选政协副主席时多出5票;另外,有16张弃权票。

和已入狱的前任特首曾荫权一样,任期只剩下三个月多的梁振英,也面临澳洲企业UGL贪腐案的调查。不过,当年曾荫权曾发声明指,因为涉贪腐调查,婉拒出任政协副主席一职。而正受立法会成立UGL专责委员会调查的梁振英,明显对“官职”甚为紧张,更不惜发律师信给议员梁继昌,就UGL被调查一事挑起火头。前日出席政协会议前夕,梁又继续为他涉贪一事开脱,强调UGL事件只是“政治炒作”。

举报信包括中共情报机构

大纪元获接近中南海的知情人士爆料,梁振英出任政协副主席之前,除了泛民以及多位建制派中共政协常委反对外,包括中共内部的情报机构,也写报告给习近平、中纪委和政协主席俞正声,举报梁涉贪一事。

据该知情人士披露,举报信一是指梁振英破坏一国两制,为人缺乏诚信,人品不好;二是经济问题一定要解决清楚,“不仅是UGL5,000万贪腐问题,还有包庇梁粉、商交所(香港商品交易所有限公司主席)张震远的事情,当时商业调查科建议廉政公署应起诉张震远,但被梁振英压了下来,梁振英对此也要负责。”

练乙铮:梁或在大陆翻船

对于梁振英担任政协副主席一职对香港政局的影响,坊间有很多热议。

资深时事评论员练乙铮8日曾撰文表示,“梁既有污点在身,当政协副主席马上会成为某些当权派系的潜在攻击对象。廉记(香港廉政公署)不敢做的事,有人可帮在大陆搞定”。

熟悉中南海内情的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表示,目前各式直达北京的举报信,恰恰给习近平当局提供调查梁振英的证据,“只是何时落马的问题”。

他指,梁振英太不了解中共体制,自以为官至“政协副主席”,就可以拿到“免死金牌”。恰恰相反,梁振英被调任政协副主席,正是落入中共官员落马模式,“即明升暗降,先调虚职,再调查后落马”,而且“官位越大,越危险”。

专家:纳入习王管辖

石藏山说:“你原来在香港当特首,是实职,很多人讨好你,想从你身上得到好处,所以别人不敢轻易动你。而政协是虚职,无法凝聚力量,没有人保你。一动手,就下台了。”

石藏山进一步说,从格局来看,梁振英担任政协副主席一职,实际上纳入习近平、王岐山的管辖范围,失去盘踞香港的江派势力的保护伞。换句话说,习近平要查梁振英变得更加容易,而且没有期限。“贪腐案过了追溯期,法律上要追究就困难。廉署要等他下台,才能执法。中纪委调查没有追溯期,一个电话叫他去北京,就‘双规’了。”

石藏山还表示,目前王岐山主政的反腐机构中纪委和监察部合署办公,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就算梁振英不是党员,中纪委不能管,监察部还可以管。”他笑言建议梁振英:“赶快熟悉一下中纪委的办案方法。”

虽然目前中纪委还没有查办香港官员的先例,石藏山指,“中纪委特务系统随时可以爆料给相关部门”。

UGL疑由北京放料给香港

事实上,最早UGL事件被曝光,当时已有港媒怀疑是“国家级动作”。

2014年10月,香港爆发雨伞运动,梁振英曾下令开枪镇压但遭习近平当局叫停。在形势紧迫之际,澳洲传媒Fairfax Media突然爆出梁振英于2011年与澳洲企业UGL达成协议,UGL全面收购了梁振英持股的戴德梁行控股公司(DTZ),梁则分两年收取折合约5,000万港元的“秘密费用”,作为梁支持、推广UGL亚洲业务发展的报酬。收款时,梁已经上任特首。其秘密合约也被曝光,一共6页。

港媒报导,有理由相信,这些资料绝非一般媒体可得到,最大的可能是“国家级动作”,目的就是要令梁振英“进一步低调”。

大纪元获悉,将梁振英黑材料交给澳洲媒体的人,涉及到当年审查梁振英材料的某中资银行高层,他在关键时候受命于北京最高层,在最敏感时期发放出来,令江泽民派系搅局香港的计划破产。

另外,2015年,中国著名经济学家杨鲁军撰文,引述现居香港的中共中央调查部(现国安部)资深情报员陈福中的话称,他曾向中央举报UGL事件,“梁在出任特首之际收受澳洲财团UGL的5,000万港元贿赂,作为回报让UGL中标香港地铁工程……”同时,陈福中断言,“梁振英将被习近平‘秒杀’”。

当时有分析认为,UGL事件还有下文,如梁振英利用特权把港铁生意判给UGL,这是可以随时拘捕梁的一个线索。届时,涉及港铁招标、列车质素、高铁工程延误等种种黑幕也有可能被放出。

廉署查中交建或涉梁振英

就在梁振英出任政协副主席的前夕,中国交通建设(以下称中交建)3月8日晚发布公告指,香港廉政公署人员在3月2日进入该公司位于香港湾仔港湾道的办事处以执行搜查令,要求出示关于包括执行董事兼财务总监傅俊元及2008年建议配售新股的若干文件。公告续指,该搜查及廉署的调查与执行董事傅俊元有关。

据时事评论员周晓辉发表的文章披露,2015年,中交建与澳洲礼顿集团(Leighton Holdings)签署了股权购买协定,收购其旗下的该国最大建筑工程承包商之一John Holland集团100%的股权。而收购梁振英持股公司的澳洲企业UGL与John Holland集团有不少交集。

2009年,港铁与UGL旗下的UGL Rail、John Holland组成合资公司Metro Trains Melbourne Pty. Ltd.(MTM),营运澳洲墨尔本的都市铁路(取得为期8年的营运及维修专营权),港铁占60%股权。此外,2014年9月,三方再度合作,投得澳洲悉尼西北铁路工程及营运合约,总额约252亿港元。

周晓辉分析,廉署搜查中交建,目标明确,一定是为了某个特定目的而为,且涉及的是财务问题,而身为中交建执行董事兼财务总监以及中交财务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傅俊元,一定也是参与者和知情者。周推测,此应与廉署调查梁振英涉嫌收受“贿赂”有关。

政协高危 两副国级被判无期

就政协职位高危一事,大纪元3月3日刋出的《传升政协副主席 梁振英高危》一文中,也对政协落马现象进行详细分析。

如十八大后,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和令计划落马模式几乎一致,他们皆是在2013年3月升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约一年多后因涉案被查。二人获任政协虚职,均被视为“明升暗降”。

省级政协主席、副主席落马的亦为数众多,包括广东政协主席陈绍基和朱明国先后落马。江泽民的妻侄王荣,2015年从深圳市委书记调任广东省政协主席,也被认为是“落马前兆”。

另外,主管港澳台的政协“大管家”,本届也传出落马讯号。中共中纪委早前公布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主任孙怀山涉嫌严重违纪受查,是今年全国两会首名受查的高官。孙怀山因跟港澳系统关系密切,外界关注此落马讯号不简单,或波及更多人。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任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