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谁令正义蒙羞 —评两高之两会报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3月12日,中共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的负责人,在人大会议上做了2016年工作报告。据美国之音报导,两份报告都把国家安全和维稳列为首要任务,并将“709”维权律师案中的周世锋等“颠覆国家政权”案列为首要政绩。被平反的河北聂树斌案是在平反冤假错案方面中的首要典型案例。然而,对于在中国社会引起极大反响的雷洋案、贾敬龙案,报告却只字未提。

两高报告一出,引发多位学者的批评。各界再度看清:中共玩弄法律、颠倒黑白,流氓本性尽显无遗。

“709”案——司法的耻辱

首先来看震惊中外的“709”案。自2015年7月9日开始至2015年底,全国至少有316名律师、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维权人士及家属,遭遇被传唤、限制出境、软禁、监视居住、拘留、逮捕或失踪等非法对待。

在这一波大抓捕中,被打压的都是正义敢言的维权律师。他们不顾个人安危、毅然代理敏感案件、为弱势群体发声。可是,在中共的体制下,好人被构陷、被审判,他们被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甚至不能自由聘请律师,不能与家属会面。涉案律师的亲人也受到威胁和株连。如此大面积的人权迫害,竟然成为中共司法最高机关炫耀的政绩,令人悲愤。

北京著名维权律师程海,对大纪元记者讲述了709案中存在的肆意枉法现象,并以此驳斥两高报告中的相关陈述。程海是“709”涉案人王全璋律师的辩护律师。他以王全璋为例说:“从2015年8月1日王全璋被拘留逮捕后,到现在为止已超过一年半,期间我们十多次要求会见都被拒绝。公安部门拒绝介绍案情,检察院拒绝接受我们律师的辩护手续与会见要求,违法通知看守所不让我们会见。法院阶段也不给会见,他们的理由是这是王全璋本人要求的,不要律师,要自己辩护。”

程海表示,周强所言都是歪曲事实的谎话。中共媒体是一言堂,反对的声音发不出来。所以这种判决恰恰证明两高枉顾事实、故意错判,是司法界的耻辱。

北京的余文生律师向新唐人记者表示,这些维权律师,无非是要求宪法保障公民权利,用法律捍卫公民的权益,然而这些却被中共政府当成危害中共国家安全的头号敌人。他说:“打压律师这种行为,只能说是最野蛮最破坏法治的行为,已经把法治的最后底线都突破了,如果真正实现司法独立的话,那他们的统治基础就会动摇的,实际上,周强的讲话完全是为专制政权保驾护航,什么司法独立?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个摆设,现在连摆设都不要了。”

悲哀——冤案成政绩

再看聂树斌案。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两高以此案邀功,遭网民炮轰。有网民指出,聂树斌冤案本是一眼就明了的、真凶认罪必须予以重审的冤案,(案件)体现了当局毫无实据且不加掩饰的造假枉法的丑恶嘴脸。但是这样一个冤案却可以一压十多年,两高竟然拿来邀功,实在“不要脸”。

陈进学律师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聂树斌和家人20多年的沉冤刚刚昭雪,制造冤案的那些司法人员仍然没有追究责任,就把平反聂树斌案这样一个错杀无辜年轻人的冤案当成中国司法的一项政绩来夸耀,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陈进学还指出,2016年平反了聂树斌案和江西乐平的冤案,都是拖了多年的冤案。平反一个冤案很难,“而且他这一个司法体制是不断每天在制造新的冤案啊,这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情了”。


2005年,聂树斌的母亲扑倒在聂的坟茔痛哭。(网路图片)

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报告中透露,2016年,全中国对1,076名刑事被告宣告无罪,再审改判刑事案1,376件。两个数字合并,显示有近2,500宗属于错判。

两千五百个案件,并不包括各地多起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起诉、判刑的案例。众所周知,法轮功受迫害是中共制造的最大冤案,而自18年前开始的这场迫害仍在持续。

每一起案件都事关真相、正义和生命。人命关天。中共掩盖真相,草菅人命,导致冤案遍地,悲剧无数。最令人无法忍受的是,中共杀错了人,竟然“化悲为喜”、往自己脸上贴金。耍了流氓,还要扮作“义士”。“平反”、“政绩”所隐藏的丑陋和丑恶令人不齿。

两高的工作报告,散发了多少荒唐可鄙的信息!报告声称要将国家安全和维稳列为首要任务。周强还强调,坚决维护国家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这样人民才能安居乐业。

前福建宁德市中级法院经济庭审判长李建峰指出,此说完全是本末倒置:“应该说司法公正了,老百姓才能安居乐业,你司法不公,因为司法是老百姓寻求公平正义的最后一条底线,你连这个底线都保不住了,那老百姓还能安居乐业吗?如果司法不公正,你听从一个党派的意见,按照一个集团的意见,按照权贵的主意去办,你还能办出公正的案件吗?”

制造无数冤错案件、践踏人权、让正义蒙羞的,正是中共。在中共治下,善良百姓的生命和尊严根本得不到保障,司法不公也难以杜绝。更多的悲剧将酿出更多的悲哀。只有抛弃中共,中国才有可能走向司法公正。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