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榆中县一位农民的18年血泪实录(3)

【新唐人2017年03月14日讯】2000年9月的一天深夜,甘肃省榆中县看守所。一阵暴打将熟睡中的金吉林打醒。醒来时,他发现眼前一片漆黑,自己难受得透不过气来。打他的正是看守所警察陈文刚所指使的犯人,对方用被子蒙住他的头猛打。

金吉林,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金崖镇金崖村一个朴实、善良的农民。他是一位法轮功学员,于1995年11月30日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真、善、忍”。身心受益的喜悦、远离病痛的快乐,对他而言真的是难以尽述。

然而,好景不长。1999年7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谎言与诽谤铺天盖地而来。金吉林像千百万法轮功学员一样,去北京上访,向民众讲真相,多次被绑架、关押、入狱。

18年来的日日夜夜,他如同在地狱中煎熬著。在狱中,他见证了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他自己在此期间却不知道妻子已经在绝望的等待中亡故……

(接上文)

烙刑、冻刑、开水浇

4月,犯人们又发明了新的折磨方法。

他们把热水器放在暖水瓶里,把已经烧开的开水再次加热,烧至滚烫,倒在不銹钢茶缸里,然后将法轮功学员金吉林死死压贴在墙壁上使其无法动弹,再将烫得像熨斗一样的茶缸烙到他身上……

而当金吉林的烙伤处刚刚结疤时,犯人又用拳头将结疤处打掉。伤口处长期无法愈合,流血化脓。

就这样,每天晚上,他们还要将金吉林的衣服扒光,浇上冷水,打开窗户让冷风吹冻。

酷刑示意图:浇冰冷的水。(明慧网)

酷刑示意图:浇冰冷的水。(明慧网)

在不断翻花样的折磨下,已经很虚弱的金吉林吃不下饭,喝不下水,呕吐不止。脸上皮肤成了焦黑色,人瘦得严重脱相。

2007年6、7月,狱警刘立江、叶强休假一个月回来,见到金吉林都吓一跳:“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都不认识了。”

此时的金吉林,身体虚弱到任何人走过身边时带过来的一点小小的风都会令他全身发抖。

2007年10月,九监区召开严打会,监区长陶园林任严打组长,教导员高升荣、副教导员张海军任严打副组长。在此种形势下,金吉林又被作为重点迫害对像。九监区加派了犯人王小军、王平对金吉林加重迫害。

由于受到警察的纵容和默许,5个犯人变本加厉地开始对金吉林实施恶行。

每个白天,犯人们都往金吉林的脖子里浇开水。到了晚上,扒了衣服接着浇冷水。每天循环往复,致使金吉林脖子到胸前的皮肤、后颈部到后背的皮肤,都被烫落后结成黑疤。

禁止家人会见

2007年11月27日,金吉林的家人去监狱探视。家人看到金吉林脖子里的伤疤时,质问张海军是怎么回事。后来张海军气急败坏地对着金吉林吼道:“我叫她们来接见你,是让劝你(“转化”)的,像这样接见就算了。”于是蛮横地禁止金吉林与家人会面。

从2006年11月到2007年12月,金吉林曾多次向四监区警察反映过自己被迫害的事实。甚至对张海军申诉过四次,但每一次都是打得更凶、更狠。

相反,那些曾经包夹残酷迫害过金吉林的犯人们却都无一例外地得到了兰州监狱减刑:冉向阳2007年3月3日获减刑出狱;王小军2008年获减刑出狱;苏世勤2007年获减刑;陈慧2008年获减刑嘉奖;王平、王奋发2009年获减刑。

警察不仅亲自动手打人,通过表扬、减刑、释放等利诱方式指使,纵容一些罪犯暴力殴打法轮功学员的现像在中国劳教所和监狱内非常普遍。

妻子在绝望中凄然离世

在这期间,金吉林的家人始终被禁止会见。金吉林的祖母去世、妻子病重的信件,均被监狱扣押。

2008年12月22日,金吉林的妻子在绝望中凄然离世。

当天,金吉林的儿子和当地的村民到监狱要求见金吉林,但兰州监狱既不让金吉林的儿子见到金吉林,也不通知金吉林他的妻子已经去世的消息。相反,他们跟金吉林的儿子和村民造谣说:“金吉林不见你们,也不管家里的事。”

2012年8月25日,金吉林的家人终于被允许前去探视,金吉林才知道自己的妹夫出了车祸离世。在金吉林长达十年的非法关押期间和妻子去世后,金吉林的家里就全靠这个妹夫照顾老人和孩子们的生活、上学。妹夫的离世,对这个家庭无疑是雪上加霜。

8月25日晚,金吉林终于结束10年黑狱,回到家中。

出狱两年又陷牢笼

2015年7月2日凌晨4点,7、8个国保警察闯入金吉林的住处,将其绑架。

这一次,他被兰州市榆中县法院非法判刑7年。2016年又被劫持到甘肃省第一监狱。

在金吉林第一次10年冤狱期间,妻子和母亲就已去世。金吉林的父亲金文玉,现已77岁,拖着病体,孤苦伶仃地生活在一个大院子里。

77岁的父亲孤苦无依

明慧网2017年3月7日根据来自大陆的最新消息报导,最近,金文玉老人感冒咳嗽,躺在炕上,不停地呻吟。面容憔悴,脸色发黑,身体瘦弱不堪,耳聋,听话已很费劲。桌子上堆著药盒,茶几上放着半小碗咸菜,几片发蔫的绿萝卜。初春时节,房中冷清凄凉。

年前,老人有病住院,医院检查是肺结核的症状,在县医院住了一个星期,花了一千多元。出院后,身体时好时坏,头昏头晕,一直咳嗽,有时栽倒,神志不是很清醒。

去年,榆中县金崖乡金崖村取消了老人每月100元的“低保”,老人已无耕种能力,没有稳定的收入,生活陷入困境。

而金文玉的儿子金吉林,目前还在甘肃省第一监狱中日夜面临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