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播窜红褒贬不一 年薪千万“只是传说”

【新唐人2017年03月16日讯】大陆网路直播视频的兴起让在家里吃饭、聊天、嗑瓜子就可以挣钱成为现实。近日,一份网路流传的“某直播平台金牌主播价目表”显示,网路主播签约价最高已达到月收入200万,相当于年薪2400万。但是,中共官方调研显示,不到一成的网路主播月入过万。年薪千万只是传说。

近年来,网路直播市场呈爆发式增长。近日,网路流传一份“某直播平台金牌主播价目表”显示,该平台“身价”最高的主播签约价已达到一月200万,相当于2400万一年。

有中共官员表示,当主播就挣钱,那只是一个传说。“扫黄打非”办公室11日提供给媒体的最新调研显示,33.1%的网路主播月收入500元以下,只有不到一成的网路主播月收入万元以上。

中共官员称,网路直播行业呈现“三个年轻”的特点:一是企业年轻,多数企业2015年和2016年成立,高阶主管和主要营运人员平均年龄为28岁以下。

二是主播年轻,20至30岁的主播占90%以上;三是直播内容迎合年轻人的口味,一些网红主播在青少年群体中具有一定的号召力。

《新京报》去年10月4日曾报导,网路直播市场自2015年开始呈爆发式增长。有传媒公司筛选年轻女孩们入住别墅,进行集体训练,批量生产“网红”。

直播管理员像星探一样,在网上挖掘可培养的女主播,并进行3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观察。被公司认定有培养潜质后,女孩们签订经纪合约,入住别墅,进行集体化培训。

每人一间房,配有专用手机、电脑进行直播。别墅内每天都有阿姨为她们做饭、整理房间。每个人的房间就是自己的工作直播间,每天按规定在相关平台 直播2到6个小时,月入10万。

按合约规定,女主播们每天直播时长不得低于2小时,一周需保证6天工作。但为了粉丝数量,她们除了参加线下活动,3个月内没有一天停止直播,每晚直播到凌晨2时也是家常便饭。

每至夜晚,主播们准备上线,打开专业补光灯,调节手机摄录角度,化著精致的妆容,身着与定位风格相符的服装,一天的工作正式开始了。

除了日常直播,女孩们还被安排普通话、形体课、瑜伽舞蹈多项培训,并让她们参与打造风格和衣服搭配。

报导称,“网路主播”凭借良好的外貌、甚至靠“露点”吸引大量粉丝,获取暴利收入,已成为众多女孩梦想的职业。

但因为当局监管不力,造成“网路主播”普遍涉传播色情、涉黄。

去年5月,《中国经营报》报导,“网红”涉黄的风气是从2014年3月左右开始,东莞扫黄后,不少在涉黄场所服务的女性摇身“上线”变成了网路女主播。而此前的女主播大多是靠直播游戏攒人气。

从此,女主播的出名方式发生了改变。不少网路直播的老板要求女主播无论做什么,衣服穿得越少越好。随着女主播人数的增多,目前在大陆其产业链已经形成。

澎湃新闻去年10月报导,上海已认证了45万名网路主播,另关停违规直播间千余个,14家违法网路直播平台进行处罚。

有网民说,网路直播,其实就是专门骗男人刷钱的网路诈骗,骗子之所以敢肆无忌惮疯狂诈骗,就是因为有着这些披着“合法”外衣的所谓直播网站,这些诈骗窝点来充当保护和行骗工具。

还有网民认为,网路主播,这是高科技卖淫,传播的都是暴力、色情,只有在中国社会这种行业才能成为产业,畸形变态的社会。

(记者汤圆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