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朝鲜问题很简单 中共二次愚民失败陷泥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3月17日讯】近期,朝鲜当局顽固推进的核武试验,把中国与朝鲜、韩国、美国的多边关系,逼入进退维谷的僵局,也引发舆论界对中共长期奉行的对朝政策的反思与谴责。日前,有港媒发表署名评论文章指出,朝鲜问题的根本症结在于,中方在确定相关外交战略的出发点,究竟是维护国家利益,还是出于“意识形态相互取暖之需”。

港媒:朝鲜的核爆挑衅 是东北亚核心乱源

朝鲜当局在最近的两年间频频进行中远程导弹试射,甚至进行了据称为“氢弹”的试爆。一个月前,长期受中共庇护的金正男又在马来西亚遭到疑似朝鲜特工实施的毒杀。朝鲜当局的这一系列挑衅不仅狠狠扇了中共几记耳光,也成功刺激起韩国对朝鲜核弹的极度不安,促使美、韩在三番两次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的同时,大大加速了萨德防御系统在韩国的部署。

中共以“萨德”对中国战略安全构成严重威胁为由,对韩国采取了一系列制裁与威胁措施——如下达“禁韩令”,打压处罚配合韩国政府的萨德部署计划的乐天集团在华开办的超市等。不料中方的压制手段并未让韩国朝野在萨德问题上让步。

朝鲜不买账、韩国不让步,凸显出中共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影响力十分有限。中共在东北亚的外交政策因此遭到外界的强烈批评。

针对上述情况,香港东网3月16日发表了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吴戈的评论文章指出,“朝鲜问题其实很简单,关键在于对问题根源的认识。”

文章表示:如果看清了朝鲜的“对内暴政、对外挑衅、玩弄战争边缘政策以自保”的极权统治是半岛一切问题的根源,那么由此产生的一系列难题都可“迎刃而解”;但如果中共还是继续认定美国对朝鲜的“敌视和威胁”是半岛问题的根源,那么必然会推导出诸如“朝鲜拥核拥导有理”、“‘萨德’助纣为虐”等结论。

文章进一步分析,这两种出发点的本质区别是:前者坚持朝鲜必须遵守国际基本规则;后者却不顾国家利益的实际对立,“出于意识形态相互取暖之需”,而主动遵循朝鲜的诡辩逻辑,以安全需要等为借口,“一厢情愿地企图扮演朝鲜并不买账的保护国角色”,以至于“最终不仅沦落到为暴政的人权记录辩护,更不惜将自身安全全面卷入,为人火中取栗。”

当中共奉行的对朝政策走入僵局“不能自圆”之际,中共又试图以“韩国威胁中国战略安全利益”为幌子对中国民众搞第二次愚民(第一次是在朝鲜战争性质上搞愚民),结果造成了社会的撕裂。

文章指出:“东北亚核心乱源只有一个,那就是朝鲜暴政为续命而不断冒险和挑衅。”

问题是,中共内部有人把朝鲜乱局视为中美之争中可以利用的牵制因素,却看不到恰恰是朝鲜半岛上的对峙和战端,“使中国再有本事也深陷群山之中”,所谓“突破岛链”和“经略大洋”的战略都因此而“顿成画饼”。

所以,只要是站在党派,特别是极左的立场上看问题,中方的对朝政策就会“拚命亲朝鲜,颂援朝”;但如果能真正站在国家利益上看问题,立刻就可以看清很多问题。

文章认为,与韩国建交通商把朝鲜半岛南北在不同制度下的“天渊之别”暴露在国人眼前,让国人看到了“极权乃人类之祸”的现实,这个后果令极左份子“极不舒服”。因此有人试图利用封锁信息和窒息思想的手段,以及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来否定韩国的繁荣、友好和安全需要,因为这正好有利于否定“半岛制度竞赛结果”。

中国学者:意识形态的原因导致北京对朝政策矛盾而混乱

无独有偶,此前上海独立战略分析学者赵楚曾经在《朝鲜核爆给中国制造外交新难题》一文中指出,由于意识形态的原因,导致北京对朝核问题一直采取了“十分矛盾和混乱的政策”。

这种矛盾首先体现在:一方面,中国声称把半岛无核化的基本政策视为东北亚地区安全战略目标,并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有关制裁决议上投下赞成票,中国还是国际社会对朝制裁的参与国;但另一方面,中国又作为朝鲜最大的外部经济援助国,在事实上成为朝鲜得以对持续投入核武研发进程的赞助者。

赵楚在文章中分析称,“前一种做法是中国追求负责任大国地位及国际软实力的表现,而后一种做法则是中国视朝核问题为西太平洋中美地缘战略权力博弈角斗场的结果。”

而当前的事实是,朝鲜无视国际法约束,自行其是进行核试爆,并已经实际成为了“某种核武的非法拥有者”。而且朝鲜当局正是以中共发起的六方会谈等多边外交尝试为掩护,完成了“朝鲜走向拥核的过程”,朝鲜的核冒险又反过来暴露了北京在东北亚地区的影响力有限的弱点。

还有一个无法忽视的严峻问题是:朝鲜核试爆地区紧邻中国!中国东北地区人口密集,产业丰盛,但朝鲜当局却不惜以牺牲中国的环境利益为代价不断进行核试,这个严峻的现实也是导致中国民众对中共执政正当性怀疑的动力之一。

文章最后判定,“内外各种因素的考量相互激荡,势必使中国新领导团队对朝外交与朝核问题态度发生微妙改变。”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凯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