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派19工作组进驻中央单位 政法系宣传口被指“重灾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7年03月22日讯】近日有港媒披露,中共中央政治局以协助单位纪委部门开展反腐工作和督察换届工作为名,对19个中央级别的单位派驻了工作组。在这19个单位中,政法系统和宣传系统被指是“重灾区”,中共党校、社科院等宣传机构被指一切以名和钱为基准。

政治局向19个中央单位派驻工作组监督换届

香港《动向》杂志3月号披露,今年3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宣布派遣蹲点工作组进驻19个中央单位监督换届。

在这19个被责令“反腐补课”的单位中,政法系统被指在近十多年以来,领导班子、队伍建设和素质一直是重病灾区,有近300名厅级官员下台。

其中,中共最高法院被指出的问题包括:领导班子“软、散、疲”;选人用人不规范、审核不严谨;滥发津贴、补贴,擅自提高福利标准;公款旅游观光;清理复核积压案件迟缓。

最高检察院被指出的问题包括:领导班子“软、散、疲”;干部违规兼职情况严重;三清工作进展停滞,内部反应强烈;铺张浪费,新晋人员的生活作风、工作作风问题突出,影响很坏。

宣传新闻系统则被指事实上已沦为腐败、钱权、色权交易平台,是“不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重灾区”。

中共中央党校、社科院、行政学院和工程学院被指偏离专业、政务,在课堂、论坛、网站等阵地管控乏力,一切以“名”和“钱”为基准。其存在的问题包括:领导班子的组织性薄弱,对形势变化的掌握、判断、分析出现较大分歧和问题,搞派性影响领导工作展开等等。

众所周知,政法系统过去是周永康的王国,该系统中的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的掌门人周强和曹建明,与宣传系统的历代掌门人曾庆红、李长春、刘云山都是江泽民派系的重要党羽。因此,有舆论认为,北京当局要真想彻底解决政法系统和宣传系统的问题,拿下这几个“国贼禄蠹”并彻底清洗其依托的江派势力是势在必行的。

清洗政法系的几个理由

香港《争鸣》杂志2016年12月号曾发表一篇作者署名为“子鸣”的政论文章,指北京当局的反腐“压倒性胜利”尚未形成,政令仍未畅通,改革仍未起步,习近平等新当权者“仍随时面临被腐败集团颠覆的危险”,而反腐也要继续深入下去,就要清洗政法系统,掌握“刀把子”。

文章罗列了政法系统必将成为下一个重点反腐目标的几个理由:

其一,中共政法系从1989年镇压爱国民主运动后就一步步蜕变成权贵集团的家丁护卫,尤其在江泽民掌握最高权位后,其贪腐违法的罪行绝不输于军队,他们“从骨子里抵制”反腐运动,他们客观上是军队之外对新当政者存在最大威胁的对像。

其二,中共政法系是中国法治建设的最大路障。为了最大限度捍卫他们摄取的利益,江系权贵集团长期超越于法制之上,通过重用周永康之流的法盲死党来掌控政法机构,使政法系成为践踏法制的重灾区。

其三,蓄意制造社会动乱。中共政法系统是中国数千万含冤受屈访民的最主要而直接的制造者,近几年中国出现的抓捕律师等大规模波法治大倒退的事件,背后也都是政法系在操刀。

其四,军队内部的反腐清洗告一段落后,现在中国最强力阻止反腐的就是政法系。他们刻意阻止反腐延续,肆意阻梗政令畅通,严重背离法治精神,成为完全脱离中央管控的独立王国。

其五,政法系统被江派权贵集团牢牢把持,结党营私,宗派繁殖,在江派同罪共存的“投名状”机制下“互结死党”,衍生成强大的利益犯罪团伙,成为了权贵集团“最顽固保守的堡垒”

文章论断:“在如此种种罪孽之下,政法系必将誓死捍卫过往权贵老路,而成为抗拒中国反腐及其改革的大本营。”

中共宣传系统暗抗习近平遭到持续清洗

自从习近平等上台执政以来,刘云山掌控下的宣传系统就一直在对习近平当局的反腐和改革“搅浑水”,试图采用个很宣传手段绑架习近平左转。而习近平当局对宣传系统的清洗也一直在进行中。到2016年年底,包括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河北、陕西、甘肃、辽宁、吉林、湖北、湖南、青海、西藏、新疆、福建、广东、广西、贵州、江西在内的至少20多名省委宣传部部长被撤换。

中共十八大以来,因贪腐、受贿等罪行落马被抓捕或被判刑的宣传系统官员有:山东出版集团原董事刘强;中共湖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文雄;新疆日报社原党委书记赵新尉;原社务委员薛伯清、原社长覃晓光、原总经理皮林、原社务委员刘树林等人;湖南广播电视台原副台长罗毅;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原总经理张勤耘、原总经理杨步国;湖北知音传媒集团原董事长胡勋璧;长江出版传媒公司副总经理华应生;湖北长江出版传媒集团原总经理周艺平等人;青岛日报社社长、青岛报业传媒集团董事长蔡晓滨、原总经理王海涛等人。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唐睿)

相关文章
评论